1
盘古观察
盘古观察
张明:全球碎片化考验中国




 2014年9月13日至16日,我在风景如画的瑞士小镇Stein am Rhein参加了由瑞士Stars基金会主办的The Symposium for Leaders of the Next Generation(未来领袖研讨会)。这个研讨会的目标是将各国商界、政界与学界的青年人聚集起来,研讨未来的全球重大趋势。Stars基金会的未来领袖研讨会每年召开两次,一次在Stein am Rhein,另一次在新加坡。明年上半年,Starship还会在成都与重庆举办一次实地考察(Study Tour)。本次研讨会共有全球范围内的80余名青年人参加,年龄范围在35岁至45岁之间。参会者的职业分布大概商界80%,政界与学界20%。参会者的地域分布似乎主要是欧洲与亚洲。

 

Stein am Rhein的英文直译为Stone on Rhein,即“莱茵河上的小石城”。这个小城距离苏黎世大约40、50公里,毗邻瑞士与德国边境,有上千年历史,一度是繁华的商贸中心。莱茵河穿城而过,两岸皆是静谧安详的田园风光。Stein am Rhein的最大特色,是小镇里四处都是中世纪的哥特式建筑,且建筑外立面绘有各式各样色彩艳丽的壁画。在秋日阳光的映照下,这些壁画愈发显得秀美绝伦。我的房间位于一座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木制小旅馆的顶层阁楼,窗下即是静水流深的莱茵河。在写作这篇文章的时候,温暖的阳光正充盈着整个小阁楼,这真是一个让人心情平静、烦恼归零、适合思考的好地方。

 

 与秀丽的风光相比,研讨会的内容也毫不逊色。让我们先来看看各议程的题目:“2030年的挑战与选择”、“中国塑造未来”、“全球化世界中相互竞争的价值观、体系与意识形态”、“改变未来”、“全球领导力”、“全球化世界中的监管与服从”以及“动荡与转型中的世界”。正如Starship基金会的执行主席Toni Schoenenberger(他也是UBS Wolfsberg的CEO)所言,Stars的宗旨乃是Expect the Unexpected(预料到出乎意料之物),也即尽可能准确地提前辨认未来的重大趋势。研讨会的主要形式,则是邀请政商学界的知名人物进行主题演讲,之后与参会者进行深度互动。当然,穿插在研讨会间的为数众多的茶歇、鸡尾酒会与晚宴,则为参会者的沟通提供了大量机会。

 

 在这次研讨会上做主题演讲的大佬很多,例如前任德国央行行长、现任UBS董事会主席Axel Weber先生、新加坡GIC的集团主席Siong Guan Lim先生、诺华集团总顾问Felix Ehrat先生、日本国际合作银行CEO Hiroshi Watanabe先生、奥巴马总统前任白宫副幕僚长Mona Sutphen女士等。除业界大佬外,在研讨会上参加主题演讲的也有不少业界或跨界的新锐人物,例如待会笔者会重点介绍其观点的新加坡混合现实研究所(Hybrid Reality Institute)的所长Parag Khanna先生。

 尽管会议讨论的内容相当丰富,但受文章篇幅以及笔者的兴趣所限,我将重点介绍三位发言人的精彩演讲。

 

 第一位是前任白宫副幕僚长Mona Sutphen女士,她发言的内容是未来10、20年全球范围内的重大趋势。在她看来,未来有三大趋势值得注意,其中前两大趋势均与技术有关。第一大趋势是技术创新的黑暗面日益凸显。例如,最近日益猖獗的伊斯兰国家组织(ISIS)灵活地运用诸如Fackbook、Twitter等社交媒体工具来招募潜在的恐怖分子。又如,她担心在未来网络袭击(Cyber Attach)将成为恐怖主义的重要形式。第二大趋势是新能源革命。她披露的数据是,美国将在2020年超越沙特成为全球最大的石油出口国。Sutphen女士宣称,近年来美国国内能源行业的革命压低了全球能源价格,对本轮世界经济复苏功不可没。第三大趋势则是地缘政治与全球治理机制的碎片化(Fragmentation)。例如,目前世界各国似乎已经对WTO等全球多边组织失去了信心,而是转为寻求双边或区域性质的合作,例如目前方兴未艾的TPP、TTIP与BIT谈判浪潮。有听众问能源日益自给的美国是否已经放弃了中东,而是将战略重点转向亚太?Sutphen女士的回答很有技巧。她说美国并未放弃中东。事实是,过去美国将过多的精力与资源放在了中东,而目前美国不过是在重新配置自己的全球力量而已。

 

  第二位是新加坡混合现实研究所的Parag Khanna先生。不夸张地说,他的演讲掀起了研讨会的一次高潮。他的主要观点非常有趣,即第三次世界大战打不起来,原因是全球贸易与投资的发展已经塑造了一个全球的供应链帝国(Supply Chain Empire),这甚至改变了传统的主权观念与地缘政治。例如,他认为传统的意识形态是自由民主与共产主义,而未来的意识形态是实用主义;传统的权力结构是联盟,而未来的权力结构是互补;传统的扩张形式是领土型扩张,而未来的扩张形式是基础设施型扩张;传统的掌控形式是获得所有权,而未来的掌控形式是获得运营权;传统的政策偏好是帝国主义式的重商主义,而未来的政策偏好是创新式的重商主义等。在这一背景下,传统国家之间的战争可能演变为不同国家集团之间的“拔河”,即由传统的水平型竞争逐渐转变为未来的竖直型竞争。传统水平型竞争在地缘政治上讲究安全缓冲,主要投入是原材料,主要工具是制造业,主要基础设施是港口与管道,主要政策工具是资源民族主义等。而未来竖直型竞争在地缘政治上则讲究泛区域,主要投入是具有价格增值的知识,主要工具是高端的设计、技术、营销与财务,主要基础设施是智慧城市,主要政策工具则是技术转移与替代能源。最后,他还指出,跨国公司的兴起正在逐渐侵蚀国家主权,这些跨国公司具有“四无”特征,即无支配性国内市场、无支配性投资目的地、无支配性员工来源,以及无支配性公司总部。

 

 第三位则是为整个研讨会压轴的UBS董事会主席Axel Weber先生。作为曾经的金融学者、央行行长以及目前的商业银行领袖,他是讨论金融危机前后金融监管变迁的最合适人选。他的主要观点是,尽管在本轮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后,各主要国家的金融监管均明显增强,但令人警惕的是金融监管的碎片化趋势正在加剧。例如,危机爆发后,美国、英国、欧元区与日本在强化金融监管方面的政策各不相同,这不仅令UBS这样的全球性金融机构有些无所适从,同时客观上也提供了大量新的制度套利空间。究其原因,由于金融危机爆发以后,很多金融机构都接受了本国政府的财政援助,因此本国纳税人要求这些金融机构必须更多地为本国经济服务,这进一步造成金融监管的本地化。因此,他呼吁全球主要国家应该在制订本国金融监管政策时加强协调,尽可能为金融机构带来相似的经营与监管环境。有人问下一次金融危机将会爆发在哪个领域?Weber先生拒绝进行预测,但他回应道,尽管很难预测危机的爆发点,但迄今为止的危机都有一些共同特征,例如金融机构的自满情绪、高杠杆率以及显著的资产负债表错配等,这意味着宏观审慎监管政策不可或缺。有人问欧洲央行货币政策新举动对全球外汇市场的影响,Weber先生答道这会压低欧元兑美元汇率,但至于欧元兑英镑、欧元兑日元汇率则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有人问瑞士法郎单边盯住美元的做法是否得当,Weber的回应则是该政策在推出之时发挥了很大作用,但不能长期持续,其扭曲效果将会日益凸显。最后,有人问他个人从本轮全球金融危机中学到了什么。Weber的回答是,作为曾经的经济学家,他学会了变得更加谦逊,因为主流经济学的分析框架不能很好地解释现实问题,而作为曾经的央行行长,他学会了如何做出妥协以达成建设性的结果。

 

 总之,笔者认为,Stars研讨会的最大特色,是将来自不同行业、具有不同知识背景的青年人召集在一起,通过与各行业领军人物的对话来感知并辨识潜在的全球重大趋势,从而为帮助参会者开拓视野并构建新的网络。从这一意义上而言,本次研讨会无疑是成功的。然而,如果碎片化与供应链真的成为未来全球发展的关键词,那么中国如何在这些新的全球趋势下顺势而为,则面临着很大挑战。例如,中国如何应对全球化机构的影响力下降以及区域化、双边化机制的兴起?中国是寻求加入TPP还是另起炉灶,重点打造RCEP?中国经济如何进一步实现更具效率与可持续性的全供应链管理?中国如何利用自己在全球供应链中的重要地位来扩大自己对全球经济与政治的影响力?等等。这些问题无疑应该成为下一阶段中国世界经济学界的研究重点


盘古动态

- 盘古新闻

- 大事记

盘古观点

- 盘古专栏

- 媒体采访

盘古研究

- 研究报告

- 出版物

关于盘古

- 盘古简介

- 学术委员会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才

关注我们

公众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