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盘古观察
盘古观察
庞中英:美国大选拜登投石问路,但多边主义还会回来吗?




"7月11日,美国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在纽约发表了其首场政策演说,呼唤多边主义,希望美国回归特朗普上台前的世界秩序,引发美国内外大量关注。美国大选中诸如拜登这样的多边主义言论,反映了在深层次上,多边主义的力量在美国并未消失,即使不从价值或者道义的角度看,未来,美国的利益需要多边主义。"

 

本文作者系盘古智库学术委员,中国海洋大学特聘教授、海洋发展研究院院长庞中英,文章来源于《华夏时报》。

 

 

首先,我有一个关于各国经济(尤其是参加G20这样的多边论坛的世界最大经济体们)和全球经济的预测:由于国际合作意愿下降和国际合作变得困难,由于各大国内部(如美国和欧盟)和大国之间(如美国和世界其他大国)在多边合作甚至多边主义上的分歧难以克服,各国经济和全球经济都可能进一步下滑,前景堪忧我们看到,全球价值链、产业链、资本链的问题(最近是日本和韩国),由于缺少多边体制对之的调节甚至治理,而加剧了。冷战结束后到21世纪初,各国经济和全球经济之所以能够高速增长,原因之一正在于冷战后国际合作的加强人性的特点是忽视最重要的东西,以为是当然,身在福中不知福。最近这几年,全球范围内的多边合作遭遇的困难甚至危机与各国经济以及全球经济之间相互作用,在一定程度上形成恶性循环。

 

现在,在欧洲和美国,有人用20世纪30年代国际合作的崩溃并导致战争而警示世界:现在的世界确实与20世纪30年代存在一些类似。

 

多边主义是关于国际合作至关重要的一整套理论(包括信念)和实践。这套理论和实践认为,国际社会需要集体行动应对共同的全球挑战。

 

然而,我们知道,任何集体行动都存在着其内在的问题,即“集体行动的问题”。目前,全球的多边主义就深陷其“问题”中。集体行动的问题不是单一的问题,而是一个问题体系。大国(如美国)如果不能承担多边体制中的领导责任就已经对多边体制构成致命一击,更不用说大国居然要攻击多边主义和造成多边体制的后果了。

 

不利于多边合作的其他因素很多。例如,大国之间的竞争、冲突和对抗。100年前诞生的国际联盟之所以失败就是因为大国竞争。1945年诞生的联合国代表了大国的集体行动(大国一致)。然而好景不长。长达40多年的美苏冷战严重影响了联合国框架下的大国多边合作。目前,大国冲突再起,有许多人因此担心全球的多边合作再次受到大国竞争的严重影响。

 

当然,大国竞争也并不意味着就完全没有国际合作。冷战时,联合国仍然幸存下来了。美苏之间也不得不通过双边谈判和双边合作防止冷战升级为热战。如古巴导弹危机得以克服。冷战后期,诞生了一系列治理大国之间冲突的多边合作框架,例如对冷战的最后终结做出贡献的欧安会(OCSE)。

 

美国是全球问题的最大的来源国,美国本来也是全球问题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在特朗普政府之前,美国历届政府,尽管在外交政策上有差别,但是,与特朗普政府不同,总的还是主导了治理全球问题的国际合作。

 

意识到了多边主义的危机及其带来的不利后果,多边主义是否会回来?

 

7月11日,美国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在纽约发表了其首场政策演说,呼唤多边主义,希望美国回归特朗普上台前的世界秩序,引发美国内外大量关注。拜登的演讲“火力”直指特朗普,对特朗普目前的美国外交政策给出了十足批评。

 

美国《大西洋月刊》网站就拜登的演说评论道:拜登与其他人不同,并没有接受“旧世界秩序已经消亡”的观点,而是认为,美国“可以回到以前的世界秩序”。

 

这是一个深刻而令人哭笑不得的评论。这是对拜登演讲的核心点的概括,也是对拜登观点的批评,认为拜登太怀念逝去的昨天。

 

我们知道,这几年,在美国,形成了一种似乎赢得了很多人认可的叙述,这一叙述认为:1945年以后形成的、冷战后获得空前加强的美国领导下的世界秩序几乎衰落了,甚至寿终正寝了,而任何寿终正寝的东西不可能复活。很明显,拜登不认同这种观点,而是认为,即使特朗普政府破坏了仍然存在的世界秩序,美国和世界仍然能够回到多边主义代表的正确位置和正确方向上。

 

拜登的演讲也透露了他的竞选策略:从批评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和提出新的外交政策主张入手展开民主党内的竞争和与特朗普的争夺。特朗普政府最为美国民主党诟病的东西还不是内政而是外交。世界范围内,尤其是欧洲、美洲和国际组织,不喜欢特朗普外交政策是普遍情况。所以,从外交政策入手攻击特朗普是很好的策略。

 

当然,美国民主党参选人的这一竞选策略能否奏效还不一定。美国是否到了又需要外交政策转变的时刻?美国选民中,有多少是支持目前特朗普的外交政策的?有多少是支持拜登主张的?这些问题,可能需要民意调查做支持。我不清楚拜登讲话后,是否有美国民意调查机构跟进回答了这些问题。

 

进一步地,对待多边主义的不同态度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美国内政(外交政策也是国内政策)的严重分裂。美国对待多边主义的态度和政策在一个十字路口上。

 

多边主义的未来成为国际焦点。今年是纪念1944年成立的布雷顿森林体系诞生75周年。许多欧美外交政策精英由此强调多边主义的重要性,并为大国竞争下多边主义的生存和自我更新提供策略。7月16日,英国《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则以《理性的全球主义仍然受到支持》(The case for sane globalism remains strong)为题,为全球主义辩护:“今天,我们的世界最迫切的政策挑战要求多边合作”。沃尔夫说,“全球主义不应仅仅指经济全球化”,“它还应指人类负有全球义务,拥有全球利益”。“地球如同一颗悬在太空中的耀眼蓝色弹珠的照片,让许多人认识到这一点。这些照片是500年的探索和科学发现的结晶,让人深深体会到泰伦提乌斯那句话的涵义。全人类息息相关。他们是复杂的生命网络的一部分。他们共住一颗星球,它是太阳系中唯一承载生命的行星。在宇宙的其他地方可能有更多像我们一样的生命。但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找到它。

 

沃尔夫把人类及其赖以存在的地球相提并论,“认为为了巩固西方主导地位而有必要阻挠非西方国家经济崛起的观念是令人憎恶的”。尽管他只是点到为止,却难能可贵地呼吁政治人物从全人类和整个地球的角度考虑政治之私,提供了对全球主义的最新理解:“全球主义是对整个人类和地球的关切”。“全球主义是无法避免的”。

 

政治人物如拜登的登高一呼似乎为如沃尔夫等学者的论述提供了新的证据。美国大选中诸如拜登这样的多边主义言论,反映了在深层次上,多边主义的力量在美国并未消失,即使不从价值或者道义的角度看,未来,美国的利益需要多边主义。

 


盘古动态

- 盘古新闻

- 大事记

盘古观点

- 盘古专栏

- 媒体采访

盘古研究

- 研究报告

- 出版物

关于盘古

- 盘古简介

- 学术委员会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才

关注我们

公众帐号

智库简介 招贤纳才 联系我们 官方app下载

技术支持:才高八斗@2013-2015 盘古智库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01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