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盘古观察
盘古观察
邱晓华:各地优化营商环境比过去更加急迫!




        ”招商引资与营商环境密切相关,营商环境也是近年来从中央到地方密切关注的重要工作。本文系对盘古智库顾问委员会高级顾问、国家统计局原局长邱晓华在“2019中国营商环境研讨会暨城市营商环境指数发布会”上发表观点的总结。“
       本文来源于“陇南招商引资”微信公众平台。
 
 
 

一、改善营商环境不是比过去任务更轻,而是比过去任务更重!

//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营商环境应当说有了明显的改善。这其中最重大的特征就是以放权、让利,给了中国企业,给了中国企业家,给了投资者,给了消费者更多的发展的自主权,从而创造了中国改革开放以来超越发展的新的奇迹。今天放权、让利的阶段是不是结束了?我想应当还没有结束。针对今天中国经济面临的新的环境,我们在营商环境方面存在的问题还是很突出,要适应新的形势,要实现中国经济高质量的发展,在营商环境方面的工作还有许多需要下大力气做。


1、从中国目前发展阶段的改变来看,我们已经从短缺发展阶段,从低收入发展阶段进入到相对宽裕的发展阶段,相对中等收入的发展阶段。这种发展阶段的改变意味着市场供求关系的改变,意味着微观层面对各自权利,对政策环境理解上的改变。因此,面对改变了的发展环境,面对发展阶段的调整,我们应当去思考营商环境怎么适应新的发展阶段,那就是适应市场供求关系由短缺到相对宽裕的变化,适应中国低收入向中等收入迈进的变化。


2、中国目前发展环境也发生很大改变,内部环境已经不再是过去主要靠要素投入求得发展的环境,因为今天的中国要素的瓶颈,要素边际效率都出现了问题,因此我们更多要转到靠创新驱动来实现新的发展。创新驱动的基础就在于要有个更好的营商环境,让微观主体能够更自由、更便捷、更平等地来投资消费,更自主地创业创新和创造。

 

3、今天面临的主要矛盾也变了,我们已经从解决人们对物质文化的需求这层矛盾,转到了要解决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追求的矛盾,因此解决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也需要更好的营商环境。


总结起来,第一,面对经济的下行压力,我们需要进一步提升发展的动力,而发展动力的主体绝对不是政府,而是微观。而微观动力的提升更多要靠营商环境的改善。


第二,面对目前要进入更好实现产业转型升级的阶段,产业的转型升级的基础也在于微观的活力的提升,而微观活力的提升也需要营商环境的改善。


第三,面对市场竞争更加激烈的内外环境,我们需要提升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核心竞争力的关键在当下的世界,当下的中国,也在于营商环境的重新的构造。


总结起来,改善营商环境不是比过去任务更轻,而是比过去任务更重,不是比过去更加可以等待,而是要更加急迫。

 

//

二、中国今天的营商环境4大问题

//

 

目前中国营商环境虽然有很大改善,但确实还远远不能适应微观层面的需要,远远不能适应内外环境改变的需要。看下中国今天的营商环境:


1、政府的诚信问题依然突出存在,一个不守信用的政府就是最不好的营商环境,如何提升政府的诚信度,改变政策多变,改变对微观层面的主体的利益保护不够的问题,是目前面临的突出问题。


2、目前市场准入门槛比较高,不公平竞争还在突出表现,打破垄断,降低门槛,给各个市场主体提供更加公平的竞争环境也是今天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


3、融资渠道单一,融资成本高昂的问题也是今天营商环境中还不尽理想的突出问题。今天中国的融资环境和融资渠道普遍存在着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就是一个真实的写照。因此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也是我们当前需要面对的问题。

 

4、宏观环境怎么保持稳定,让政策的预期怎么得到保证也是今天需要面对的。宏观环境稳定与否,政策是否可预期也是微观主体能否有活力,能否有信心的关键环节。

 

针对上述存在的问题,我们确实需要在改善营商环境方面下更大力气。

   

//

 三、如何改善营商环境:三个要素

//

 

第一,我很赞同黄奇帆市长讲的,在营商环境方面需要抓住三个要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来构建新的营商环境。市场化就是要进一步深化市场取向的改革,要尊重市场的规律,要构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要打破市场壁垒。法治化我们要切实提升执法的公平性,切实完善法治的整体性和完善性,要切实维护和保障投资者、消费者的基本权益。国际化就是要遵循一般的通行规则,在从基本国情出发基础上,在营商环境上更多要兼顾国际的一般通行规则。而国际一般通行规则最大特点就是公平、透明、互惠。因此在公平、透明、互惠方面怎么与国际规则进一步接轨,是我们下一步改善营商环境需要努力的。


第二,在这“三化”基础上,还有两方面需要下力气改进:


一是可预期政策的可预期是营商环境很重要的方面,不要让投资者、消费者猜政策走向,我们要让大家预测政策基本变化。如何增强政策透明度,如何提升政策可预期性,是我们下一步改进营商环境很重要的方面。


二是平衡性。我们要进一步来改进目前各种歧视现象比较突出,各种差别、差异比较突出的现状,让各个主体无论是内资、外资、国有、非国有,让各个消费主体无论是农民还是城市市民,都能够有公平均衡的公共服务和公共产品的享有。


只有这样,我们的营商环境才能够得到更好的改进。在一定意义上,面对变化了得国际大势,面对正在改变的中国发展的环境,构造一个更好的营商环境,已经成为下一阶段抢占经济发展制高点,赢得发展主动权的一个关键环节。外部一个升级版的全球化趋势正在向我们走来,中国是适应这种变化还是停留在原版的国际化,这对我们是一个需要做出决断的选项。一个不能适应升级版的全球化的中国不会有前途,因此这方面我们要做出决断。内部各种分化日益凸出,整合势在必行,是用行政力量整合还是用市场力量整合,对我们来说也需要做出决断。历史告诉我们,行政命令整合不会有前途,唯有市场力量整合才会有光明的未来。因此,我们要在对外开放方面,对内改革方面,进一步地加大力度。最关键的就是中国今后要下大力气保护消费者,保护企业家,如果我们能够在保护消费者、保护企业家两方面真正创造出一个更好的环境,我相信中国经济的明天一定会更加美好。

 

盘古动态

- 盘古新闻

- 大事记

盘古观点

- 盘古专栏

- 媒体采访

盘古研究

- 研究报告

- 出版物

关于盘古

- 盘古简介

- 学术委员会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才

关注我们

公众帐号

智库简介 招贤纳才 联系我们 官方app下载

技术支持:才高八斗@2013-2015 盘古智库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01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