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研究报告
研究报告
韩国与“一带一路”倡议:在疑虑和参与中徘徊




朱锋:盘古智库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武海宝: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博士后

 

     自2013年底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后,中国政府于2015328日在博鳌论坛上正式提出《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文件,希望有关各国秉持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的理念,全方位推进务实合作,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在中国及有关各方的共同努力下,一带一路构想正在得到越来越多国家的认可和支持。今年5月举办的高峰论坛更是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的盛事。然而就在高峰论坛举行前夕,韩国却显得非常焦虑,因为作为亚投行创始成员国的它尚未收到中国政府的正式邀请,出席高峰论坛。韩国对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有着怎样的认识和态度,韩国国内对一带一路倡议有哪些具体反应;在中韩关系上,中国政府应该如何切实处理好政治安全议题与经济议题之间的关系,韩国看法值得关注。

 

一、韩国对一带一路的认知和态度

     自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韩国国内大体出现以下两种声音和两种态度,一种是积极支持,另一种则是满腹犹疑,呈现两极分化态势。

 

(一)积极支持

      新闻界、学术界以及政府工商部门、民间工商界人士一般都倾向于支持韩国积极对接中国的一带一路。这派观点认为,韩国现在的经济处于低迷状态,对接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可能会使韩国经济有一个较为乐观的前景。他们看到一带一路与朴槿惠提出的欧亚倡议非常契合,认为如果两大倡议实现对接,将推动地区一体化进程,联通活跃的东亚经济圈和发达的欧洲经济圈,尤其可以把韩国与能源丰富的俄罗斯及欧洲和中亚的广阔消费市场紧密连接起来,[1]在助推中韩两国更加紧密地与世界经济融合发展的同时,激活欧亚大陆的经济增长潜力,并进一步影响和带动全球经济复苏。因此,他们积极支持更加紧密的对华经济互动,高度赞扬习近平主席提出的通过合作共赢的方式建设全球命运共同体的观点,在他们看来:中国通过一带一路计划试图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即世界各国相互商议、共同建设、共享利益的秩序。不论社会主义国家或资本主义国家,不论宗教、价值观,所有国家都能相互合作[2],同时他们也对一带一路倡议实施最终取得成果充满信心。韩国中央日报把习近平的外交解读为围棋外交一带一路战略构想是三边通中央必胜,即如果将亚洲、欧洲和非洲三个大陆通过‘一带一路’计划连接就一定会取胜的围棋打法。[3]

 

(二)满腹疑虑

      除了积极支持的声音外,韩国国内还有另外一种声音,即对中国一带一路持保留和疑虑态度。持这种态度的主要包括亲美人士以及一些国内智库机构。他们主要从政治上考虑问题,认为中国不可信任,一带一路的政治风险太高。在他们看来,一带一路虽然被描述为经济倡议,但其中掺杂着中国的地缘政治意图。他们惧怕中国正在增长的地区优势,且担心一带一路最终变成排挤目前占主导地位的美国所主导的安全结构的手段,使中国成为该地区唯一一个有决定性影响的大国,进而侵蚀到包括韩国在内的亚洲邻国的经济和政治自主性。对于那些向中国借钱用于建设的国家而言,如果项目进展不顺利,就有可能因为负债而被中国牵着鼻子走“‘一带一路并非单纯像中国所主张的那样是为了实现互惠互利,稍有差池便有可能会导致国家经济主权落入中国的手中。[4]韩国有可能再次被纳入中华秩序之中。在那种秩序下既没有公平正当的交易,也没有朝鲜弃核与韩半岛统一。[5]同时,这些人对实施一带一路的可行性也抱有疑虑,认为其不可能成为一个改变亚洲和欧洲间经济和物流联系的计划。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他们持消极的看法,但是并没有彻底否定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可能性,只是强调要综合平衡经济上获得的收益和政治上所冒的风险。

 

      总的来看,韩国国内尽管有两种不同声音,但是,随着中国政府推动一带一路战略的务实举措不断出台,亚投行和丝路基金的设立,以及周边外交攻势的加强,韩国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态度有逐渐向好转变的趋势。即使是一些持消极看法的人士,他们也认为,至少从目前看来,‘一带一路’带来的中韩贸易壁垒的削减、交通运输基础设施的合作都是值得欢迎的,而政治风险也是可控的。[6]近期,朝鲜日报的一篇文章《中国一带一路打入希腊港口》就很能说明问题。该文指出,习近平最初提出一带一路时,很多人认为这不过是一种政治性修辞。中国媒体报道的44亿人口(全世界人口的63%)和21万亿美元经济圈(全世界的29%)连系在一起,让人感觉不过是个梦。然而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39月首次提出一带一路战略后时隔2年零4个月,一带一路就打到了欧洲的眼皮底下。习近平每次巡访海外时,都强调“一带一路”,中国当局已慢慢将自己的旗帜插在了海外据点港口上。中国进军的世界主要港口,已多达20多个。[7]这些充分说明,中国在推动一带一路上越是务实,越能给相关国家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也就越容易得到包括韩国在内的多数国家的认可。

 

二、韩国矛盾性认知的原因分析

       韩国对一带一路的矛盾性认知主要来源于其特殊的地缘政治和经济利益,其经济诉求高度依赖于中国,而政治和安全诉求高度依赖于美国是造成这种精神分裂的主要原因。

 

(一)经济上高度依赖中国

       韩国是中国的重要邻国。中韩建交之初,双边贸易额约50亿美元。2014年,双边贸易额接近3000亿美元,比建交时增长约60倍。截止到20156月,中国是韩国最大的贸易伙伴、最大海外投资对象国、最大出口市场、最大进口来源国、最大旅行目的地国、最大留学生来源国。中韩双边贸易额超过韩国对外贸易总额的五分之一,超过了韩美、韩欧贸易额的总和。2015年签署的中韩自贸协定为推动两国经济增长增添了新动力。据测算,中韩自贸协定能够拉动中国实际GDP增长0.34个百分点,拉动韩国实际GDP增长0.97个百分点。[8]中韩经济的这种高度依赖性使一带一路倡议在韩国有着深厚的经济基础。韩国政府以及国内民众对于这一点有着非常明确而又清醒的认识。韩国在经济上高度依赖中国不是一个观点,而是一个事实。时任中国外交部国际经济司副司长刘劲松曾拿一带一路陆海联运为韩国朋友算过一笔账。他指出,长期以来,亚洲国家沿海地区比较发达,海运比较成熟,也确实便宜。但是近年来,随着中国高铁技术的成熟和高铁建设的蓬勃发展,欧亚大陆正掀起新一轮铁路建设的高潮,铁路运输的性价比正进一步优化。一个集装箱从东北亚的港口运至北欧,需要35天左右时间,花费两、三千美元;现在如果用铁路运,只要15天时间,花费七、八千美元。虽然运费还是高一些,但时间省了不少。而且从中国渝新欧等中欧班列运营的情况看,中外企业认为内陆地区的货物用铁路运输、陆海联运或多式联运的效益日益明显。中国各地已经创建了十多条中欧班列路线,它们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早期收获,给沿线国家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9]前面提到韩国的工商界积极支持对接一带一路倡议,其主要原因就在于他们从中尝到了与中国开展互利合作的甜头。比如作为韩中两国共同开发的韩中FTA产业园区的新万金地区建设主要把一带一路视为该项目建设的主要机遇和依托。只要新万金开发项目与中国的一带一路政策、中国的资本相结合,韩国和中国就能双赢。[10] 

 

       另外,韩国近年来经济发展一直比较低迷,GDP增速由2011年的3.7%大幅下滑至2012年的2.3%2013年和2014年分别增至2.9%3.3%,但2015年至2016年,连续两年保持在2.8%的水平。[11]中国作为韩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对韩国经济能否企稳回升具有绝对的影响力,这也使韩国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更加倚重。

 

(二)政治和安全上高度依赖美国

       尽管一带一路带来的利益诱人,但韩国依然不无戒心。这主要是因为,韩国在处理一带一路的对接问题上,不仅要考虑自身的利益以及中国的态度,还要同时考虑美国的态度。韩国在加入亚投行的拉锯战表现出的犹疑不定,就充分体现了这一点。而这种矛盾心态是韩国所处的特殊地缘政治和经济状态所决定的。从经济上说,中国已成为韩国的第一大伙伴国,但安保上,韩国却严重依赖美国的军事力量。近期韩国不顾中国的强烈反对而坚持引进部署萨德可以看作韩国对于自身安全的隐忧和对美国安全依赖的集中表现。这种双重户籍的现象使韩国很难独立地决定自己的政策,或者说,韩国总是试图在平衡与中美两个大国的关系,希望在中美间尽量做到左右逢源,并在这个过程中争取最大的国家利益。韩国外交部长尹炳世曾于2015年表达出这样一种观点:如果韩国能够通过现行外交策略来平衡中美这两个地区大国的影响力,韩国就应该能获得并享用自己的那份蛋糕。[12]而韩国的这种平衡术也确实发挥了一定作用。比如它曾不顾美国反对而加入亚投行,同时也不顾中国反对引进部署萨德系统。

 

三、韩国对“一带一路”倡议的反应 

     

       韩国国内对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反应随着时间的推移,经历了一个从犹疑、发展到理解、接受再到积极推进两国倡议对接合作的过程。这个过程大体分为以下几个阶段。

 

(一)“欧亚倡议”:韩国对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最初反应   

        韩国欧亚合作倡议是朴槿惠201310 月提出的重要国际合作倡议和国家发展战略,该倡议以朝鲜半岛和俄罗斯远东地区为中心,主要合作对象是中国、中亚、俄罗斯、蒙古、土耳其,旨在通过与欧亚地区国家的经济合作,形成团结的、创造性的、和平的大陆,以实现欧亚地区的可持续繁荣与和平。“欧亚倡议”具体包含三个方案,即建设丝绸之路快车(从釜山出发,贯通朝鲜、俄罗斯、中国、中亚,直到欧洲),构建欧亚能源网,实现欧亚经济统合。韩国“欧亚倡议”的提出在时间上紧随习近平总书记于20139月、10 月首次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之后,可以看作韩国对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最初反应。朴槿惠在20156月会见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时提及中国推进的一带一路构想,表示韩国政府正在推进的欧亚倡议一带一路有很多共同点,希望两国携手合作,创造协同效应。[13]对于欧亚倡议一带一路的关系,韩国对外经济政策研究院欧亚室室长李载荣曾解读到:欧亚倡议一带一路的契合点主要在中国的东北三省和俄罗斯,中方的财力资源、韩方的技术支持加上第三方国家的资源优势可以实现互惠共赢。[14]在朴槿惠提出“欧亚倡议”后,20131129日,韩国《中央日报》以读者投稿” 栏目(即评论)的方式,在题为《30亿丝绸之路经济圈起步》的报道中,首次提及中国的一带一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3 年9月曾提议中国与中亚各国连接各国交通网,建成从太平洋直通波罗的海的大通道,这个所谓构建30亿人口的丝绸之路经济圈计划的核心,就是将中国与中亚的巨大市场连成一个单一经济合作体

 

        随着2014 73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韩国的国事访问,一带一路在韩国的关注度进一步升温,韩国媒体开始对中国一带一路概念进行较为深入的介绍与解读,包括亲诚惠容的理念和中国领导人的一带一路外交。韩国主流媒体《中央日报》甚至向政府建议,认为有必要探索韩国的欧亚计划和中国的新丝绸之路构想之间的联系如果两大构想能联系起来,那么中国将成为连接韩国与远东亚洲、中亚、中东、欧洲的桥梁,两国的竞争力也会得到进一步提高。

 

(二)犹疑再三加入亚投行

        20141024 日,包括中国在内的21个国家代表汇聚北京,正式签署了《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备忘录》,由此,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实践进入亚投行时间。针对加入亚投行问题,韩国政府起初一直持保留态度,表现出较大的犹疑,这种犹疑的焦点主要在于考虑美国的态度和影响。在美国看来,亚投行的成立,是中国与美日欧的国际金融秩序主导权之争。而韩国与美国是军事同盟关系,因此,韩国不得不考虑美国的立场和态度。但是随着中国在博鳌亚洲论坛2015年年会上发起的外交攻势,韩国政府的态度有所变化。国内开始出现把经济考虑与政治考虑分开的论调:对于中国的新丝绸之路战略,要从经济角度而不是从政治角度来处理。只有这样才能营造加入的氛围新丝绸之路战略的核心地区中东和东南亚是韩国的第一、第二大建设市场。如果中国在该地区社会间接资本建设中投入巨额资金,对于韩国来说也是个机会[15]。同时,韩国舆论也公开讨论中美两个大国在亚洲的角逐,认为习近平提出的一带一路与奥巴马提出的亚洲网相冲突,而韩国既是“一带一路”的后方,又是亚太再平衡的前方。[16]在这种讨论中,国内舆论开始明显倾向于务实的国家利益经济实用主义等,认为韩国应该从务实角度出发加入亚投行。最终,在英国的加入掀起亚投行参与的高潮后,韩国政府顺应大势,从两国关系的现状和未来发展考虑,在中国政府设定的申请成为亚投行创始会员国的最后期限来临之际,毅然选择加入亚投行,将中韩关系提升到新高度。随后,国内还出现了对于美国干扰韩国加入亚投行的不满声音。《中央日报》援引美国前国务卿鲍威尔的文章称:亚投行是一个不错的构想,美国过于性急地对亚投行和加入亚投行的国家进行批判,这种批判应该停止。[17]随着韩国加入亚投行,韩国国内民众对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认识逐步深入。韩国国内媒体也加大了对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宣介力度。《中央日报》社还组织实地采访组,分两组赴中国连云港、郑州、兰州、乌鲁木齐、霍尔果斯,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以及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采访,并推出了以《中国“一带一路”促进现状及对韩国产生的影响》为题的系列报道。  

 

(三)中韩签订一带一路合作备忘录

      20156月,《中韩自由贸易协定》正式签署,为中韩在一带一路倡议与“欧亚倡议”实施的对接上奠定了坚实基础。10 31 日,在李克强总理和朴槿惠的见证下,双方签署了《关于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以及“欧亚倡议”方面开展合作的谅解备忘录》。两国领导人商定加强在制造业政策、设计领域研究、绿色工厂等领域的交流与合作,尤其是加快建立工业机器人领域的长期合作机制,推进韩国拥有的技术优势和中国的筹资能力相结合,携手进军第三国的基础设施建设和成套设备市场,积极推动韩国政府提出的《制造业创新3.0战略》与中国政府提出的《中国制造2025》挂钩,实现两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双方还商定将韩国的“欧亚大陆倡议”与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联动,通过中国倡议建立的亚投行促进韩企进军海外。为此,两国决定研究共同设立基金提供资金支持的方案。在金融领域,两国商定在上海建立韩元对人民币直接交易市场,允许韩国政府发行人民币债权。  

 

(四)商议合作项目,构建对接平台

      随着合作的深入,一带一路倡议与“欧亚倡议”的对接也逐步进入务实操作的层面,韩国副总理兼企划财政部长官柳一镐在第14次韩中经济部长会议上表示,韩中两国应通过双赢合作实现韩中梦,并提出构建中国一带一路战略和韩国欧亚倡议对接平台,在重点推进一带一路战略的亚洲、非洲及基建、信息通信技术、能源、钢铁领域与中国展开联合调研,为开拓第三方市场加强信息交流,探索通过多边开发金融机构和进出口银行为企业提供金融支持,加快推进中国珲春和俄罗斯扎鲁比诺港开发试点项目。中方则提出以东北三省为重心对接两国倡议。两国还公布了参与共同开拓第三方市场试点项目的两国企业配对结果,并签署了关于创投合作的谅解备忘录。双方务实合作进一步深入。韩国企业也积极行动起来,今年3月,韩国大韩贸易振兴公社(KOTRA)组织的机器人路演登陆武汉和西安,并与当地10多家企业进行合作洽谈,推动韩国机器人企业大举进军中国市场。[18] 

 

(五)未被邀请参加峰会表现焦虑

      随着韩国亲信干政事件的发生,朴槿惠被弹劾,并被批捕入狱,韩国政局正在发生重大变化。但是,这些变化似乎并没有影响韩国对于一带一路倡议实施的热情。20173月,韩国舆论对于未收到中国即将于5月举行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的正式邀请表现出一种失落和焦虑的情绪。《中央日报》34日以醒目标题《中国举行一带一路论坛韩国政府人士无一受邀》发布文章称,中国政府已经邀请全球60多个国家的领导人和部长级官员出席今年峰会,但韩国至今未曾接到任何邀请。连日本、澳大利亚等与中国存在矛盾或者与一带一路关系不大的国家,中国都向它们发出了经济部门部长级邀请函,甚至还正尝试邀请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代表出席会议。然而,韩国政府不仅没有接到总统或总理邀请函,连部长级别的与会邀请也没有收到。该报道还称,韩国不止没有接到邀请函,中国甚至从未试探过韩国出席会议的意愿,只有国际交流财团和对外经济政策研究院的代表接到了参加智库下属委员会的邀请,也就是说从邀请规格来看,韩国沦为了规格最低的邀请对象。该报分析称,中国可能是因为部署萨德的问题而故意冷落韩国,同时也援引了东南亚国家某外交官的言论表达了一种忿忿不平的情绪:韩国作为与一带一路密不可分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理事会年会举办国,却被排除在会议的受邀对象之外,感觉有些过分了[19]据悉,韩国驻华大使金章洙已向中方商务、文化、旅游等相关部门申请面谈,但已过去几个月,却未得到任何答复。关于未被邀请参加高峰论坛一事,除冷落韩国说之外,韩国国内还有另外一种声音,即对韩国的外交政策进行反思。这种观点认为,不能将责任全部推给中国,因为韩国在努力解读中方战略意图、消除中国不必要忧虑一事上存在疏漏。韩国某外交官员表示:去年6月底时任总理的黄教安访华,在会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时曾称未就萨德做出任何决定,但在距此还不到十天后就突然宣布部署萨德我们不成熟的应对引发中国政府的不信任,这也是导致事情如此不顺利的重要原因之一[20] 

 

(六)亚投行第二届年会表现积极

 616日,亚投行第二届年会在韩国济州岛开幕。在开幕式演讲中,新任总统文在寅对“一带一路”倡议给予了高度评价,称韩国是丝绸之路在远东这一端最东面的国家,非常明确地把韩国与中国的丝绸之路倡议连接起来。[21]而对于“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组成部分——亚投行,文在寅也给予了很高的期望,认为亚投行在基建投资方面的追求,与韩国政府的追求一致,将会为韩国带来更多的就业机会和更好的经济前景。文在寅尤其提到朝鲜半岛铁路南北中断的现状,并希望朝鲜和韩国的铁路能够实现重新连接。据分析,文在寅此番发言向国际社会公开表明,韩朝铁路连接工作是亚投行推进的亚洲基础设施开发项目的重要组成部分,并致力于实现地区和平与稳定。[22]

     

       总的来看,自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韩国的反应是比较积极的,其对接步伐逐步从务虚走向了务实,其中,在最后时刻加入亚投行和与中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之事,是迈出实质性步伐的两大标志性事件。

 

四、政策建议

 

(一)加强一带一路的宣介力度

      韩国在一带一路的认知上经历了一个由浅及深的过程,尤其是随着韩国本身加入亚投行,成为创始会员国,使韩国实际上卷入了一带一路的战略进程之中,积极对接一带一路是韩国的主流看法。但是,对于一带一路的发展模式、发展理念,也有部分政府官员、智库机构和民众仍然抱有消极和负面的看法。他们认为,中国崛起必然会对韩国等周边国家构成威胁;中国搞一带一路是为了挑战由美国主导的现有国际秩序,称霸亚洲、称霸世界;设立亚投行是为了独占利益、独霸话语权,担心亚投行的治理结构不透明、不符合多边治理模式;担心韩国利益因此受损等等。韩国最初对参加亚投行表现犹豫迟疑,不能说和这种负面认知无关。韩国国防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相国曾表示,中国一带一路政策的追求目标有二一是经济发展,另一个是军事扩张。这些负面舆论充分说明,在韩国讲好一带一路的故事仍然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二)防止过度的民族主义

       随着萨德部署引发的中韩政治矛盾以及由此带来的乐天事件的发酵,中韩两国的民族主义思潮都有抬头。在韩国看来,他们面对中国这样一个发展中的大国,很是焦虑。韩国哲学家、著名思想家金容沃去年在韩国媒体的一篇采访中道出了这种心态的内涵。在他看来,继孟子以来,中国是数千年来承袭王道的伟大和霸道的威严的帝国。但是,令人担心的不是中国的天下主义,而是在中国的复兴过程中表现出的过度的中华民族主义[23]在很多韩国媒体和民众看来,中国人现在大国病很突出,已经蔓延到连党的下属机构人员都敢肆意提及大国小国’”,他们在对待韩国时展现的是傲慢和无礼中国认为两国发生争执之后,小国让步是理所当然的。”“中国人在南海问题上更加愤怒的原因也在于菲律宾是个小国。随着萨德部署问题以及乐天事件在中国的发酵,韩国对于中国的敌视情绪在上升。一些在中国的韩国人的切身感受是中国人现在已经变得不愿意与韩国人见面,即使见面也会加上一句周围人都不让与韩国人见面的话。在萨德问题上,他们不能理解中国对自身安全的关切,认为韩国为了不死在朝鲜的核武器之下不得不部署萨德萨德是为了防御朝核,而中国对朝核问题负有责任。[24]朝鲜之所以还不崩溃,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中国的保护。[25]种种迹象表明,中韩双方国内不断上升的民族主义思潮严重影响了中韩之间的民心相通,同时也对韩国对接一带一路造成负面影响。中国政府提出的亲、诚、惠、容以及共商、共建、共享等理念还需要进一步以实际举措落地,真正使韩国民众在认识上理解、在心理上接受中国一带一路的构想以及民族复兴的理想。

 

(三)将政治与经济分开考虑

      在由于萨德部署等政治问题带来的中韩关系紧张难以一时缓解的情况下,中国应谨慎地将政治问题与经济问题分开考虑,防止出现政冷经冷的局面。前面提到,韩国的工商界对于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怀有很大的兴趣和积极性,而且对接一带一路对于韩国振兴国内经济、以经济纽带稳定周边安全都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韩国政府对此应该有深刻的认识。因此,在处理政治议题的同时,不排除经济上加大合作的可能。正如中国驻韩大使邱国洪所说的那样,中韩就像是夫妻关系,即使夫妻之间有时吵得很厉害,甚至打碎了玻璃杯或碟子,但最终只能一起好好过日子,这是命运。韩国经济副总理兼企划财政部长柳一镐也强调,中国是韩国最大的经济伙伴,韩国仍须扩大对华出口,部署萨德与否属于政治领域的问题,政治归政治,经济归经济。

 

(四)把握好朝鲜问题的定位

      朝鲜在地域上是东北亚的核心地区国家,在政治上是实现东北亚地区和平与安全的关键国家,在经济上是实现各国互联互通的必经要道。没有朝鲜的参加,一带一路建设将不能实现周边合作圈的合围。但是,由于朝鲜接二连三的核试验已经造成地区局势动荡和中朝关系不协调,这给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带来一定挑战。韩国在对接一带一路倡议的过程中,也非常明显地感到朝鲜问题的掣肘。它积极响应一带一路倡议,从经济上说,是希望借助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借助经济合作本身的力量来实现自身向北看、向欧亚市场拓展的目标;从政治上看,则是希望朝鲜半岛能够通过经济纽带的联系支撑地区的安全和稳定。因此,韩国式的一带一路战略中隐含着重要的经济实用主义和安全实用主义的内涵,其中,朝鲜问题是一个绕不开的问题。中国应在坚持朝鲜半岛无核化原则的同时,走出美日韩对朝压制政策形成的困境,将对朝工作的重点转移至扩大对朝鲜经济交流和合作,推动朝鲜摆脱在朝核问题上的恶性循环,使朝鲜在安全担忧度大幅下降的情况下以更平静和合作的心态对待难以解决的朝核问题,进而推动朝鲜逐步融入东北亚区域合作的进程之中,这也许就是一带一路倡议对于缓解当前日趋紧张的东北亚局势可能做出的贡献。


[1]        [韩]Kim Hee-Jin“AIIB head‘optimistic’about KoreaThe Korea Joongang DailySeptember 102015p. 4.

[2]        [韩]刘尚哲:《习近平拟构建的国际新秩序》,中央日报:http://chinese.joins.com/gb/article.do?method=detail&art_id=134305&category=0020052015422

[3]        [韩]刘尚哲:《酷似围棋的习近平外交》,中央日报:http://chinese.joins.com/gb/article.do?method=detail&art_id=136059&category=002003201563

[4]        [韩]李吉星:《一带一路高铁驶不出中国》,朝鲜日报:

http://cnnews.chosun.com/client/news/viw.asp?cate=C01&mcate=M1002&nNewsNumb=20161046214&nidx=462152016107

[5]        [韩]杨相勋:《在中国遇到的荒唐之事》,朝鲜日报:http://cnnews.chosun.com/client/news/viw.asp?cate=C08&mcate=M1001&nNewsNumb=20160745562&nidx=455632016729

[6]        [韩]Sukjoon Yoon“China’s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The South Korean Perspective”China International StudiesDecember 30, 2015p. 4.

[7]        [韩]安勇炫、李伐飡:《中国一带一路打入希腊港口》,朝鲜日报:

http://cnnews.chosun.com/client/news/viw.asp?cate=C01&mcate=M1002&nNewsNumb=20160143368&nidx=433692016122

[8]        肖玮:《中韩自贸协定将拉动国内GDP 0.34个百分点》,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fortune/2015-06/03/c_127872850.htm201563

[9]        刘劲松:《一带一路对接韩国欧亚倡议,中韩如何利益共享?》观察者网:

http://www.guancha.cn/LiuJinsong/2015_07_22_327661_s.shtml2015722

[10]      [韩]金圣虎:《一带一路与新万金共同开创新机遇》,朝鲜日报:

http://cnnews.chosun.com/client/news/viw.asp?cate=C01&mcate=M1001&nNewsNumb=20150640608&nidx=406092015626

[11]      王晨:《韩国央行:2016年韩国GDP增速2.8% GNI仍未突破3万美元》,环球网:http://finance.huanqiu.com/gjcx/2017-03/10389431.html?open_source=weibo_search2017328

[13]      《朴槿惠会见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韩联社:http://chinese.yonhapnews.co.kr/newpgm/9908000000.html?cid=ACK201506110032008812015611

[14]      刘劲松:《一带一路对接韩国欧亚倡议,中韩如何利益共享?》,观察者网:

http://www.guancha.cn/LiuJinsong/2015_07_22_327661_s.shtml2015722

[15]      [韩]韩友徳《韩国要加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理由:抓住中国新丝绸之路战略机会》,中央日报:

http://chinese.joins.com/gb/article.do?method=detail&art_id=132009&category=002005201532

[16]      [韩]蔡秉健《习近平的“ ” 与奥巴马的“ ” 谁能覆盖亚洲?》,中央日报:http://chinese.joins.com/gb/article.do?method=detail&art_id=133308&category=0020022015331

[17]      [韩]金永熙《鲍威尔:亚投行是一个好构想,美国批判过于性急》,中央日报:http://chinese.joins.com/gb/article.do?method=detail&art_id=134617&category=0020022015429

[18]      《韩机器人路演登陆武汉和西安》,韩联社:http://chinese.yonhapnews.co.kr/newpgm/9908000000.html?cid=ACK201703130024008812017313

[19]      [韩]芮荣俊:《中国举行一带一路论坛韩国政府人士无一受邀》,中央日报:http://jciadmin.joins.com/gb/article.do?method=detail&art_id=163978201634

[20]      [韩]芮荣俊:《韩媒:韩国外交不成熟令萨德矛盾加剧》,中央日报:http://chinese.joins.com/gb/article.aspx?art_id=164028201736

[21]      王力为:《亚投行年会│文在寅:半岛铁路重新连接能更好搭建新丝绸之路》,财新网:

http://international.caixin.com/2017-06-16/101102499.html2017616

[22]      《文在寅出席亚投行年会强调韩朝铁路相连重要性》,韩联社:

http://chinese.yonhapnews.co.kr/newpgm/9908000000.html?cid=ACK201706160035008812017616

[23]      [韩]梼杌、金容沃《中国或会成为比美国更宽厚的帝国》,http://china.hani.co.kr/arti/international/847.html2016426

[24]      [韩]杨相勋:《在中国遇到的荒唐之事》,朝鲜日报:http://cnnews.chosun.com/client/news/viw.asp?cate=C08&mcate=M1001&nNewsNumb=20160745562&nidx=455632016729

[25]      《总统候选人必须直视的北韩真面目》,东亚日报:http://chinese.donga.com/3/all/28/884696/12017330

 


盘古动态

- 盘古新闻

- 大事记

盘古观点

- 盘古专栏

- 媒体采访

盘古研究

- 研究报告

- 出版物

关于盘古

- 盘古简介

- 学术委员会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才

关注我们

公众帐号

智库简介 招贤纳才 联系我们 官方app下载

技术支持:才高八斗@2013-2015 盘古智库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01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