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盘古观察
盘古观察
于洪君:从世界的百年嬗变看当前的中美关系




 

2018年是中美两国宣布建交40周年,也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宣告结束100周年。回眸这段跌宕起伏而又波澜壮阔的世界历史,梳理变幻多端而又持续向前的中美关系,人们因视角不同而看法有别。在当前世界格局全面重组、力量对比持续改变的情况下,我们应站在历史与现实相互交汇的新视域,全面而理性地分析中美两国结构性矛盾的发展与演变,正确判断并精准把握两国关系的目前状况与未来走向。

本文来源于“大国策智库”微信公众平台,作者系盘古智库顾问委员会高级顾问、原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副部长于洪君。



1

世界历史曲折发展百年

美国霸权野心一如当初

1914年发生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是资本主义向帝国主义过渡时代世界上各种矛盾的集中反映和总爆发,是列强为争夺势力范围而发动的一场肮脏的掠夺性战争。战前即已成为世界头号经济强国的美国,在战争双方两败俱伤的最后时刻介入战事,最大限度地获得了战争红利,迈出了走向世界霸主地位的重要一步。 

一战结束后,美国通过参与或主持巴黎和会、华盛顿会议等一系列多边外交活动,依据这些会议所形成的多边条约和共同文件,构建了反映西方领导人国际政治思维、力图彰显美国特殊地位和作用的凡尔赛体系,同时以美国总统威尔逊提出的十四点和平纲领为基础,打造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国家间合作组织,即国际联盟(国联)。但是,由于西方国家的利益无法实现真正平衡,美国主导全球事务的野心未能充分实现,美国国会反对美国政府参加由它倡导并且声称以缔造永久和平为宗旨的国际联盟。领导世界不成就要孤立于世界,美国霸权的野蛮性、政策的多变性和手段的荒诞性,当时即已昭然若揭!


战后初年,因发动一战而受到遏制的德国委曲求全,悄然为改变战败国屈辱地位而秣马厉兵。在艰苦卓绝的斗争中建立起来的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与西方国家形成和平共处的新局面。然而,当时世界上的各种矛盾和问题,凡尔赛体系无法解决。积贫积弱的旧中国,成为美国霸权主义和西方强权政治的最大受害国。20年代末,萧杀万物的大危机横扫资本主义世界,西欧与远东同时形成两个战争策源地。一战结束后美国主导建立的世界政治格局和集体安全秩序,涣散无力。再加上美国坐山观虎斗争,采取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不负责的立场,最终导致第二次世界大战全面爆发。国际联盟彻底破产,凡尔赛体系完全瓦解。


第二次世界大战不同于一战。这是世界各国人民共同抵抗法西斯侵略的正义战争,是文明与野蛮、进步与反动、光明与黑暗的较量与决斗,具有不容否定的历史进步性。美国又是在战争后期,在战争结局基本明朗的形势下介入战事的。它通过战争初期大量出售军火,战争后期推动构建雅尔塔体系,使用核武器威慑全世界、战后主导建立以联合国为代表的一系列国际组织,又一次获取了巨大的战争红利,牢牢确立了世界头号超级大国的地位。


中国作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战胜国,参与缔造联合国体系和战后国际秩序重建,国际地位和作用较二战前有所提升。但美国主导缔结的雅尔塔协定,严重损害了中国主权和利益。中国再次成为美国导演的二战后强权政治与霸权外交的受害国。虽然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多边机制建立具有积极意义,为全球治理体系的形成做出一定贡献,但美国在国际事务中强化丛林法则,经常将联合国等国际机构当作其主导世界事务的工具。美国人领导世界的“天定命运”思维和超级霸权主义野心进一步膨胀。

但二战结束后的世界格局毕竟不同于一战结束之时。欧亚地区出现一批社会主义国家。特别是新中国的成立,极大地壮大了世界社会主义力量。越来越多的亚非拉国家获得独立和解放,使帝国主义殖民体系加速崩溃。世界各民族平等交往、共同发展呈现光明前景。


在这种形势下,美国带头对新中国实行孤立和封锁政策,长期阻止新中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它不但参与和制造了朝鲜战争、印度支那战争,在全球范围内挑起无数次地区冲突,而且还发动了持续四十多年的东西方冷战,与二战后成长为超级大国的苏联,展开了你死我活的较量和争夺。人类社会长期处于美苏争霸的“人质”状态,世界和平与发展受到极大破坏。


50-60年代,中国支持朝鲜和印度支那人民取得抗美救国战争的巨大胜利,沉重打击了美国试图以武力征服亚太的帝国野心。70年代初中国成功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最终粉碎了美国试图将中国长期排除在国际社会之外的险恶用心。1972年尼克松总统应邀访华并开启中美对话之门,也是出于对抗苏联、争夺霸权的战略需要。1979年中美建交,时逢中国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美国一方面在经济技术方面介入并支持中国的现代化发展,另一方面又通过《与台湾关系法》,将台湾视为对付中国大陆的“不沉的航空母舰”。这种两面政策,归根结底,都是基于遏制中国发展与崛起的需要,都是服务于其全球霸权战略的。


2

冷战后力量对比失衡

美国一超独霸野心膨胀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东西方冷战以苏东阵营解体而告终。世界战略格局与力量对比因此而发生异常深刻和复杂的变化。美国作为后冷战时代唯一的超级大国,综合国力进一步增强,扩张主义、冒险主义和强权政治野心急剧膨胀。它不但利用中国发生的困难发动西方国家对中国进行野蛮制裁,悍然发起海湾战争,公然制造前南冲突,赤裸裸地打击新南斯拉夫,同时大力推动北约东扩,到处制造颜色革命,最终捅开了中东马蜂窝,把国际恐怖主义和中东战乱的祸水引向了全世界。声称可以同时打赢两场局部战争的美国,将构建一超独霸的单极世界格局,作为其全球战略目标。


进入新世纪以来,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化、文化多元化以及发展模式多样化势如潮涌。各国人民渴望和平发展、谋求合作共赢的意愿,比以往任何时代都更加强烈;各国之间的经贸联系、人文合作、安全对话与科技交流,比以往任何都更加活动;世界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的趋势和特点,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鲜明。但美国的冷战思维和新霸权主义,仍有增无已,恶性发展。奥巴马政府推行的所谓亚太再平衡战略,也是服务于美国新霸权主义目标的。


近年来,民粹主义、民族主义、种族主义、孤立主义以及贸易和投资领域的保护主义,在许多国家,相互推涌,形成风潮。在这一背景下,美式民粹主义代表人物特朗普入主白宫,成为美国新霸权主义的掌门人。他高举“美国第一”、“美国至上”的旗帜,运用“退群”“毁约”“骂阵”“制裁”“威胁”等各种极端手段,恣意挑战现有的国际秩序和国际关系准则,将美国的霸权主义推进到更加野蛮和荒诞的新阶段。世界形势发展的不稳定不确定和不可测性,由此变得分外突出。国际社会对人类的前途与命运,充满了疑惑和忧虑。


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发动的贸易战,是国际力量对比发生新的变化、世界权力中心向东方转移,特别是中美战略关系持续深刻改变的必然反映。这场经济斗争,即是美国发动的全球贸易战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美国提前与中国进行全局性较量的前哨战。对这场斗争的复杂性、艰巨性及其深远影响,对特朗普刚愎自用且言而无信、翻云覆雨且又无所不用其极,要有清楚的认识和多方面的准备。


3

中美结构性矛盾根深蒂固

维持竞合关系势在必行

中国是当今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同时又是独树一帜的社会主义国家。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现代化建设取得了震惊世界的历史性成就。进入新世纪后,中国同外部世界的交往与合作,日益广泛和紧密。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跃居世界前列。“中国需要世界、世界需要中国”“中国走向世界、世界走向中国”,不仅成了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同时也是推动世界格局全面重组的重要动因。面对国际格局的新态势,习近平多次指出:“中国共产党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的政党,也是为人类进步事业而奋斗的政党。中国共产党始终把为人类做出新的更大的贡献作为自己的使命。”


美国作为当今世界最大的霸权国家,对发展中的社会主义中国全面崛起如芒在背,对华政策长期带有“接触加遏制”的霸权属性。近年来,中国对自身的国际角色与历史定位有了新的认识,大大强化了在全球事务中的地位和作用,特别突出中国道路、中国经验、中国智慧、中国贡献的影响力与感召力。与此同时,美国国内两党恶斗积弊如山,应对全球性挑战力不从心而产生战略焦虑,难于接受中国迅速崛起的战略不适心态和全面敌视心理与日俱增。


但是,时代在发展,世界在进步。中美关系如今已成为国际关系发展的最大引擎之一。两国关系走势对世界格局及其未来发展的影响,已相当于当年的美苏关系,但性质和作用截然有别。中美发展利益广泛交融、安全关切深度契合,共同治理责任攸关,早已是无法改变的现实。综观当今世界发展潮流,权衡中国自身发展利益,无论国际形势如何风云变幻,地缘战略博弈如何激烈,亦无论冷战思维多么强势,新霸权主义多么猖獗,中华民族在预定时间内实现全面复兴、实现和平崛起、走向世界舞台中心,这是中国的最大利益和根本目标所在。我们的全部对外工作,包括处理中美关系危机,都要服从这个根本大局,也必须服务于这个崇高目标。


有鉴于此,中国坚持做世界和平建设者、全球发展贡献者、国际秩序维护者,这一历史角色不应因中美关系复杂多变而有任何改变。通过对话协商谈判方式解决中美之间已经出现并且还会不断出现的矛盾与分歧,推动中美关系在即合作又竞争、即竞争又合作的框架下持续不断地向前发展,应当成为中国的不二选择。也是双方共同避免所谓“修昔底德陷阱”的唯一出路。在中美两国非同寻常的历史性博弈中,鱼死网破的思维,两败俱伤的结局,既不符合中国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外交理念,也不符合中华民族全面复兴的根本利益。尽最大努力遏制美国的霸权主义野心,挫败美国阻止中国和平崛起的冒险主义图谋,将当前正在进行的贸易战控制在有限规模内,防止经济冲突危及人文交流并冲击我国的核心利益和重大利益,继续提升中国在全球事务中的良好形象,发挥好负责任的建设性作用,应是我们严防死守的战略底线。


与改革开放之初相比,甚至与新世纪之初相比,中国的综合国力和发展潜能都已今非昔比。尽管美国作为当今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短期内不会有根本改变,遏制中国的战略意图和施压力度还可能进一步加强,但中国有足够的战略定力和耐心,有足够的政治勇气和智慧,也有足够的外交资源和手段,与美国进行长期周旋。既要坚持推动共建新型大国关系的政策主张不动摇,全力争取“斗而不破”的理想局面,同时还要做最坏的打算,准备承受更加严峻的考验,开展更加艰巨的斗争。中国对世界的依靠和世界对中国的依靠同步增强,中国深刻改变自己的同时也将深刻地影响世界,这是我们在国际格局重组中,在与美国进行战略博弈时始终立于不败之地的重要保障。


盘古动态

- 盘古新闻

- 大事记

盘古观点

- 盘古专栏

- 媒体采访

盘古研究

- 研究报告

- 出版物

关于盘古

- 盘古简介

- 学术委员会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才

关注我们

公众帐号

智库简介 招贤纳才 联系我们 官方app下载

技术支持:才高八斗@2013-2015 盘古智库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01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