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盘古观察
盘古观察
时殷弘:中美关系全面紧张与朝鲜问题




 

中国会坚持自己应有权利和作用,争取扩大和深化对朝鲜问题局势剧变的实质性参与,以维护中国的正当利益和关切,同时会适当地调整对朝经济政策,重筑中朝关系的经济基础。

本文系盘古智库顾问委员会高级顾问、中国人民大学二级教授时殷弘在第四届“盘古智库-韩国东亚基金会中韩战略对话”上的主旨发言。




自金正恩2018年1月1日发出朝韩会谈以讨论朝鲜参加平昌冬季奥运会的倡议以来,朝鲜问题以平壤大致掌握主动权为首要特征,急剧和持续地发生重大变换。首先,朝韩关系和美朝关系大为缓解,特别是金正恩与文在寅的最高级会晤成功发表宣告结束半岛南北军事对抗状态的《板门店宣言》,而且朝美两国近期内举行史上首次朝美两国元首会晤。由此,半岛爆发大规模军事冲突的危险急速消减,以至于在可预见的未来时日里接近于无。朝鲜非核化问题发生重大的良性变化亦成近期必然之势。其次,金正恩戏剧性地突然访问北京,继之以其后短时间内又两次访华,与习近平举行对中朝双方都卓有成效的最高级会谈。中朝关系由此骤然摆脱保持得过久的历史最低点状态,实现了急剧和大幅度的改善。


某种意义上说,后一项急剧变化出自前一项,而前一项则首先出自下述根本事实:朝鲜已经拥有或非常接近拥有可实战的核中程导弹,从而具备了在任何可以设想的一般情况下至少最低限度的核威慑。这一点令平壤可以从事真正的部分非核化(包括切实放弃核远程导弹以及切实保证不再研发核潜射导弹之类新型核武器),只要它从华盛顿得到军事、外交和经济上“阶段性和同步的”重要让步。这“阶段性和同步的”进展是金正恩与特朗普政府谈判的非常明确和最重要的原则,而从2018年6月12日新加坡峰会到目前,朝鲜非核化所以缺乏真正的进展,就是因为特朗普政府无视这一原则,只有巨大索取而无可观给予。


说到底可以认为,朝鲜彻底非核化的可能性甚小,但朝鲜部分非核化和朝鲜对外政策相对和平化的前景颇可期待,加上朝鲜国内局部改革和对外局部开放的颇有可能的前景。或者说,颇可期待一个经过大幅度核军备削减、同时对外政策大为和平化和国内局部改革开放的新朝鲜。从讲求实际的观点看,难道还可以得到远为更多?在此形势下,中国有其相关的头等要务:第一,坚持中国的应有权利和作用,扩大和深化对朝鲜问题局势剧变的实质性参与,防止和阻止中国的正当利益和关切遭到其他方面的忽视或损害;第二,维护和增进来之不易的中朝关系改善,为此首先需要适当地调整对朝经济政策,及时和妥善地重筑现已削弱殆尽的中朝关系经济基础。

 


2016年11月至2017年12月,面临特朗普在朝鲜问题上空前烈度的对华压力、威胁和哄骗,中国就该问题接六连七地对他做重大让步。2018年开始后,特朗普显然认为他在朝鲜问题上已将中国的用处大致“榨干”,从而迫不及待地在战略和贸易两条“战线”对中国大翻脸。


在对华关系上,特朗普是个残忍的战略家和精明的战术家阶段性地集中在一个他发动的战役,然后经过时间不长的休战,又集中在同样是他发动的又一个战役。他的战略战术是施加空前程度的压力和空前程度的威胁,间或又给对方“甜枣”吃,都是为在一个接一个战役中获得尽可能最大的利得。2017年全年他在朝鲜问题上对中国就是这么做的,斩获可谓巨大,而2018年年初开始他就将这一套残忍和决绝地应用于对华经贸关系。经过一段时间针锋相对的对美贸易报复,中国必须在对美经贸问题上做出一些空前的让步,主要是巨量增进中国对美进口和大幅度扩大美资中国市场准入,争取一段较长的休战,要不就过不去,也不能为中国进行必要的经济金融结构和政策调整争取一段较长的时间和压力较小的环境。更重要的是,这些对美经贸让步贯彻得妥当,会大有利于中国国内的经济体制改革,大有利于中国自己的高质量发展。


形势巨变不仅是在贸易阵线上,也在战略阵线、政治阵线和意识形态阵线上。2018年初起,中美各类基本矛盾全面严重加剧,中美关系颇急剧地进入1972年中美冷战结束以来差不多最紧张的状态。中国以及俄罗斯被特朗普政府正式宣告为美国短期、中期和长期的主要对手,“挑战美国的权势、影响和利益,试图侵蚀美国的安全和繁荣”。特朗普签署《台湾旅行法》,其政府显著增进与台湾的公开和秘密的军事合作,急剧强化对台湾的外交支持。美国在南海的“航行自由行动”已变得比先前奥巴马政府时期频繁得多、剧烈得多。主要针对中国的四国印太战略联盟正在得到着力推进。“掠夺”已成为美国抨击中国在发展中世界的经济活动(包括“一带一路”)的标准形容词,这方面对抗和阻滞中国的努力已由美国政府新近正式发动。特朗普行政当局已大力发动美国战略力量整系列的技术更新和升级,决心大大加剧至少在西太平洋的对华军备竞争。对中国人权状况的抨击以10月4日副总统彭斯演说为标志骤然重回中美关系舞台,并且添上了对中国所谓大规模干预美国政治选举、政治体制和社会舆论等的激烈指责。不仅如此,美国还在几轮高关税之外,对中国高技术贸易和发展施加几近于封锁的空前广泛和严厉的限制。对中国政治体制、当前领导、国内治理方式和对外信息传播的攻击可谓甚嚣尘上。



图为盘古智库顾问委员会高级顾问、国务院参事、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二级教授时殷弘在第四届“盘古智库-韩国东亚基金会中韩战略对话”进行主旨发言

 


让我们回到中美关系中的朝鲜问题。虽然中国仍然坚持半岛无核化,坚持将它当作中国关于半岛的基本政策目标和努力方向之一,坚持执行联合国安理会对朝制裁决议,但是美国方面难道有理由期望在对中国全面施压和严重损害中国诸项紧要利益的当今形势下,中国竟会像晚近的过去那般大体配合美国在朝鲜问题上的政策意愿和战略主张?难道中国除了切断安理会决议允许的、与俄罗斯一起年度提供400万桶原油之外,还有任何重要的对朝施压手段?难道中国要舍弃来之不易的、从2018年3月金正恩访华开始的中朝关系显著改善,重新回到朝鲜愈益可能成为中国的经久敌人的局面?难道中国就算这么做便能令朝鲜“俯首听命”?难道中国在所有上述情况下,并且考虑到朝鲜已有的停止核武试验措施和对外态势和平化趋势,不应当与俄罗斯一起(并且与韩国的立场类似)在安理会主张酌情减轻对朝制裁?难道中国作为主权国家,没有权利自主决定执行安理会制裁决议的诸多细节的诸多具体方式?对所有这些问题,回答绝对是否定的。


同样重要的是,如前所述,从2018年6月12日新加坡峰会到目前,朝鲜非核化所以缺乏真正的进展,就是因为特朗普政府无视朝鲜关于“阶段性和同步的”进展这最重要的、合理的原则,只有巨大索取而无可观给予,甚至连商谈发布美朝终战宣言至今也不行。按照特朗普政府迄今的立场,给朝鲜的一切可能的让予,只有在朝鲜迅速的CVID(即彻底、可验证、不可逆的非核化)之后才能浮现,更何况全世界都知道覆手云雨、缺乏诚信是特朗普政府的行为特征之一。在这样的情况下,朝鲜核问题获得重要积极进展的根本先决条件是美国改换行径,接受“阶段性和同步的”进展原则,并且据此行事。就此,中国帮不了忙,即使假定中国在美国对华全面施压和发动“新冷战”氛围的时候竟还愿意像先前那样协助,而且即使假定如此协助不会令中朝关系回到恶劣状况。


2018年年初以来,中国在朝鲜问题上立场已定,那就是:(1)既坚持半岛非核化目标,又不因就此目标过分“激进”而严重损害中朝之间及中韩之间的“新关系”,那分别开始于2018年3月金正恩访华和2017年10月底中韩改善关系协议;(2)中国支持半岛南北双方在核问题解决之前先行消除战争和军事对抗状态;(3)中国赞同朝鲜的“阶段性和同步的”进展原则,认为美朝双方贯彻这原则才可能令朝鲜核问题朝积极方向逐步改观。此外,如前所述,中国会坚持自己应有权利和作用,争取扩大和深化对朝鲜问题局势剧变的实质性参与,以维护中国的正当利益和关切,同时会适当地调整对朝经济政策,重筑中朝关系的经济基础。


盘古动态

- 盘古新闻

- 大事记

盘古观点

- 盘古专栏

- 媒体采访

盘古研究

- 研究报告

- 出版物

关于盘古

- 盘古简介

- 学术委员会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才

关注我们

公众帐号

智库简介 招贤纳才 联系我们 官方app下载

技术支持:才高八斗@2013-2015 盘古智库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01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