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盘古观察
盘古观察
庞中英:欧美日要抛弃WTO?其实他们是在抢先筹谋全球经济的新规则




 

 

 

贸易战反映了治理新的全球经济的新规则尚未达成,不能管理全球经济中主要经济体之间的差异,不能调节或者消除各国内部的经济民族主义或者利益集团的压力。

本文作者系盘古智库学术委员、高级研究员,中国海洋大学特聘教授、海洋发展研究院院长庞中英,文章为《华夏时报》专栏2018年第32篇。

 

 

全球贸易战,不管将达到多大范围,是仅限于美国与中国之间的,或者以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战为主,还是美欧之间也陷入贸易战?这些看起来是表象,是症状。但在深层,贸易战反映了治理新的全球经济的新规则尚未达成,不能管理全球经济中主要经济体之间的差异,不能调节或者消除各国内部的经济民族主义或者利益集团的压力。

 

如果全球经济的主要国家行动者(国家行为体)仍然强调“规则为基础”,而不是强调“实力为基础”,那么,关于全球经济的新规则需要尽快形成。

 

 

“规则为基础”的全球治理

 

 

目前,好的消息是,国际上有的力量继续推动管理全球经济的新规则,“规则为基础”仍然是国际经济关系的原则正确;但是,坏的消息是,有的国家心口不一,在外交辞令或者话语上是一套,好像“规则为基础”十分重要,把自身说成是“规则为基础”的全球经济秩序或者全球经济治理的维护者,但是,实际上在国际合规上存在许多问题。

 

目前管理全球经济的规则(全球经济治理),确实不适应全球经济的现实。但是,我们要看到,过去20年,研究全球经济治理的国际学术界,一直在提出种种的重大建议。这些建议快到了汗牛充栋的地步,只是这些建议没有得到采纳或者根本就没有受到重视。2008-2009年金融危机后,著名学者罗德里克(DANI RODRIK)在2011年就提出了“全球化的悖论”(the paradox of globalization)的深刻论述,呼吁世界制定新的全球经济规则(New Rules for the Global Economy)。但是,诸如罗德里克的重要呼吁在过去7-8年并未受到真正的重视。结果,一系列国家,尤其是美国和欧盟,选民就用投票与(民主过程)要求政府协助他们对付“全球化的悖论”。在西方,他们选出来的特朗普政府等,是否将有助于解决他们面对的“全球化悖论”,那是后话了。

 

最近,一直强调“规则为基础”的欧盟,与强调“美国第一”的特朗普政府发表了《联合声明》,这看上去有点不可思议。欧美同意开展以实现“零”关税和“零”非关税等在内的贸易和解、贸易谈判,而非剑拔弩张的贸易战,也决定推动WTO的改革。表面上,这是欧盟对美国的让步,但让步是因为美国特朗普政府仍然没有说不要“规则为基础”,而且还要与欧盟一起推动WTO的改革。欧盟再次以退为进。经历了目前的贸易战,也许特朗普政府意识到,“美国第一”与有规则的全球经济并不矛盾。美国要统治这个世界,即便按照特朗普的逻辑,规则也是很重要的,即美国著名国际关系理论家Nicolas Onuf说的“通过规则的统治”(rule by rules)。只是特朗普不会要不利于美国的规则,或者,不要那些美国在当年参与制定规则时对美国国内情况考虑不够的规则。特朗普政府之所以要推翻这类规则,就是因为他们对美国“不公”。特朗普所说的改革,就是要让这些“不公”的规则,变得对美国“公平”起来。

 

喜欢不喜欢特朗普,公平(包括平等、正义等)原则等,是新的全球经济规则的核心。

 

不管欧盟是否听懂,或者理解,或者接受特朗普的“不公”论,只要特朗普政府还要“规则为基础”,他们欧洲人就觉得与特朗普这样的美国人还是有交集的。

 

日本对全球经济规则的需要更显著。所以,在美国退出的情况下,日本主导了没有美国的TPP。TPP志在全球经济的新规则,而不在于代表了多大比重的全球经济GDP。日本与欧盟于7月17日签订了贸易协定,核心也不是什么欧日之间的“零关税”或者“零非关税”,而是日本与欧盟一起在制定管理全球经济的规则方面走在了前头。贸易战起于全球经济缺少规则,而贸易战可能终于新的全球经济规则的形成。

 

在中国,有人评论,美欧日联合起来,在制定治理全球经济的新规则方面发挥主导作用。这一评论是深刻的,抓住要害的。当然,有的评论并不成立,诸如美欧、日欧、美欧日等最终将取代WTO,形成新的管理全球经济的组织,而这样的新组织显然是不包括中国的。目前和将来,欧美日不可能不要WTO。他们另起炉灶建立一个取代WTO,和排除中国的新的全球贸易组织(GWO)是不可能的。

 

 

金砖国家对WTO的关切

 

 

在另一方面,非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或者非G7国家,对于新的全球经济规则议题也是格外关注。7月26日发表的《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次会晤约翰内斯堡宣言》超级强调WTO议题,显示了这一议题是金砖国家的普遍关切。

 

“我们重申以世界贸易组织为代表、以规则为基础、以透明、非歧视、开放、包容的多边贸易体制的核心地位,认识到发展内涵的重要作用,并将尽一切努力加强多边贸易体制。”

 

“我们认识到多边贸易体制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强调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的重要性,让所有国家和民众分享经济全球化的益处。推动其包容并支持所有国家的可持续发展和繁荣。我们呼吁所有成员遵守世贸组织规则,信守在多边贸易体制中的承诺。”

 

“我们忆及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是多边贸易体制的基石,旨在增强国际贸易的安全性和可预见性。我们关切地注意到,世贸组织上诉机构成员遴选进程陷入僵局可能导致争端解决机制瘫痪,损害所有成员的权利与义务。我们敦促所有成员将此作为优先事项,以建设性姿态携手解决这一挑战。”

 

“我们认为需要维护世贸组织的谈判功能,同意进一步建设性地参与,在世贸组织内进一步完善现行多边贸易体制的法律框架,并考虑所有世贸组织成员特别是发展中成员的关切和利益。”

 

金砖集团如此关切WTO议题,显示在西方和非西方之间,关于新的全球经济规则的争论、争执和争议进入到白热化阶段。

 

预计接下来的今年几场大的全球性国际经济论坛,包括即将在阿根廷举行的G20峰会,和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举行的APEC峰会,关于新的全球经济规则,包括关于WTO的未来,将是焦点的焦点。

 

我们到底该怎么看待目前关于“全球经济新规则”的争论、争执和争议?

 

首先,我们要看到,这种争议未必是坏事。说明这个世界的主要经济体,从美国到欧洲,从日本到亚洲,确实在探索和推进他们各自认为的全球经济的新规则,而不是让世界回到“丛林”,回到比20-30年代严重无数倍、更加荒唐的以邻为壑的全球化条件下的贸易战。

 

其次,如果,“规则为基础”没有问题,那到底什么是全球经济的新规则?新的全球经济规则应该体现什么?从目前美国与中国之间的争论看,很清楚,各方面关于什么规则,以及为什么要这样的规则,而不要那样的规则之间的差异不小。有些差异可能是无法调和的。

 

最近,金砖一词的原创者、现任英国皇家国际问题研究院(Chatham House)主席的JIM O'NEILL,就新的全球经济新规则接受了世界舆论网《辛迪加》(PS)的专访。JIM O'NEILL认为,随着旧国际秩序的越来越不适应新的全球经济,全球经济治理的问题日益成为尖锐的挑战。未来,全球经济规则不可能由单一的经济集团来制定,要真正治理新的全球经济,新的全球竞争规则缺了谁都不行。

 

我大体赞同JIM O'NEILL的看法。对我国,有两点建言:第一在形成新的全球经济规则方面,中国能做很多大而关键的事情?其中最大的事情是,中国要力阻世界滑向不以或者少以规则为基础。发达先进的经济体的经验告诉我们,规则为基础的世界对继续走向进步、走向现代化、走向高质量发展、走向更美好生活的中国更加重要;第二,中国一定要求同存异,力阻“新冷战”,最大限度求取与美欧日等世界主要经济体之间,在全球经济的新规则方面的最大共识和交集。


盘古动态

- 盘古新闻

- 大事记

盘古观点

- 盘古专栏

- 媒体采访

盘古研究

- 研究报告

- 出版物

关于盘古

- 盘古简介

- 学术委员会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才

关注我们

公众帐号

智库简介 招贤纳才 联系我们 官方app下载

技术支持:才高八斗@2013-2015 盘古智库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01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