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研究报告
研究报告
盘古智库国际形势月报2018年5月(总第14期)(中文版)




 

 

 

 

 

 

盘古智库

国际形势月报

2018年5月(总第14期)

 

 

特朗普退出伊朗核协议加剧中东局势复杂性

朝美峰会准备工作跌宕起伏

东亚区域合作注入重振新希望

马来西亚政局陡变

 

执笔人:安刚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

 


 

 

 

 

 

 

 

 

 

特朗普退出伊朗核协议加剧中东局势复杂性

 

 

 

 

 

 

5月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即将签署一份总统备忘录,开始对伊朗重新实施“最高级别的经济制裁”。特朗普此举无异于不顾英法德等盟国的劝告,单方面退出伊朗核协议。美国在宣布重启对伊朗制裁的同时,也给同伊朗保持生意往来的欧盟企业提出了90天的退出期限。


伊朗核协议历经八年艰难谈判,于2015年在奥巴马任期内签订,其基本框架是伊朗在国际监督下放弃铀浓缩项目,换取解除相关国际制裁。协议签署方包括五个常任理事国及德国与伊朗,签署后取得联合国安理会决议2231号认可。


美国的这次退出又是一次典型“特朗普式”作法,只签署行政令,未提出更完整的政策规划。特朗普甚至暗示他愿同伊朗领导层签署新协议。


特朗普有关决策的背后,是美国右翼及以色列的推动,旨在限制伊朗“地缘战略扩张”的能力。美国在中东的盟友们出于同样心态,对美国退出伊核协议没有表示明确反对。


特朗普这样做也是企图再次使用“长臂管辖”手腕,遏制俄罗斯在中东影响力的复苏。


伊朗总统鲁哈尼随即发表谈话严厉谴责美国不尊重自身做出的承诺,同时宣布“我已命令伊朗原子能组织,准备开始工业级别的铀浓缩。”不过,鲁哈尼也表示,在重启铀浓缩项目之前,伊朗将等待几星期,与伊朗的盟友和支持核协议的国家进行商讨。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则表示,伊朗核协议是“灾难性”的协议,以色列完全支持特朗普总统的“大胆决定”。


尽管以色列在特朗普宣布有关决定前发布大量经秘密手段取得的所谓伊朗继续研发铀浓缩项目的情报资料,但有关资料相当一部分曾经经过国际原子能机构审看,欧盟国家也认为伊朗遵守了核协议的主要内容。


欧洲和中国方面已表示将竭力维护伊核协议的执行,但特朗普退出协议并单方面对伊重新施加制裁的行为仍将不可避免地提升中东局势的复杂性,增加国际安全的不确定性,加剧恶性冲突的风险。


5月21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阐述了与伊朗达成新协议的12点要求。根据有关要求,伊朗必须向国际原子能机构报告所有与核计划相关的军事方面的情况,永久、可核查地放弃其核计划;停止所有铀浓缩行为,包括关闭重水堆;允许国际原子能机构无条件进入其境内所有相关地点;停止扩散弹道导弹、停止发射或发展核导系统;释放所有被扣押美国公民;停止支持中东恐怖组织;尊重伊拉克主权;停止对胡塞武装的军事支持;从叙利亚全境撤出所有受伊朗指挥的军事力量;停止支持阿富汗塔利班等恐怖组织、停止庇护“基地”组织领导人;停止伊朗革命卫队支持恐怖分子等行为;停止威胁其邻国的行为等。伊朗当局当即断言予以拒绝。


美国不大可能与伊朗重新谈出新协议。伊朗的国内经济和民生当然会受影响,但不会向美国卑躬屈膝。


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尽管符合以色列的战略安全需要,但将进一步收窄美国在中东的影响力空间,“以色列-沙特轴心”将在中东问题上更轻易地选择冲突。


美国与欧洲盟友的嫌隙将继续扩大,美国履行国际承诺的信誉也将进一步受损。


伊朗将更加靠拢俄中两国,俄联合土耳其和伊朗主导叙利亚战争局势的动力将更加充足。


5月中旬,伊朗外长扎里夫急访中俄和欧洲国家沟通立场。在与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的会谈中,扎里夫表示伊方高度重视发展伊中传统友好关系,愿同中方在共建“一带一路”框架下开展互联互通、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合作。扎里夫高度赞赏中方维护全面协议的立场,强调伊方愿继续同支持全面协议的各方沟通协调。伊方认为,确保全面协议持续、全面和有效执行是各方共同的责任和义务,伊方愿做出自己的努力。


国际油价将继续上扬,其产生的地缘经济和政治效应有利于俄罗斯以更大决心同美国在中东乃至其他方向上抗衡。


特朗普此举也将加重其与朝鲜围绕核问题进行商谈的难度,对正在向好发展的朝鲜半岛形势产生微妙影响。


面对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伊朗或许有五种应对选择:


一是坚持核协议,加强与欧洲和俄罗斯、中国方面的联络,尽量减少美国重启全面单边经济制裁所造成的冲击。但这种路径选择将在伊朗国内面临强硬派的抵触。


二是运用自身特殊影响力挑起地区冲突,刺激也门、叙利亚乃至伊拉克、阿富汗安全局势的恶化,强硬排挤美国在中东的战略利益。但这种路径选择可能面临“以沙轴心”的迎头打击。


三是限制国际原子能机构对伊朗核设施的核查,并适度扩大铀生产活动和核研发。四是适度重启核活动。五是全面重启核活动。但后三项路径选择将导致伊朗在不同程度上丧失国际同情,甚至与整个国际社会对立。如果没有了美国参与的伊朗核协议能够艰难维持,伊朗不应重启其核活动,哪怕是以局部方式。

 

 

 

 

 

 

朝美峰会准备工作跌宕起伏

 

 

 

 

 

 

在4月20日朝鲜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议决定中止核导试集中精力发展经济、4月27日朝韩领导人签署《板门店宣言》后,朝美首脑会晤的准备工作全面提速,朝鲜半岛局势逼近历史性转折,中国作用得到更多体现。


5月7日至8日,金正恩飞赴中国大连,与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再次会晤。谈到朝鲜半岛形势时,习近平指出,中方支持朝方坚持半岛无核化,支持朝美对话协商解决半岛问题,愿继续同有关各方一道,为全面推进半岛问题和平对话解决进程、实现地区长治久安发挥积极作用。金正恩感谢中方长期以来为实现半岛无核化、维护地区和平稳定作出的重要贡献,表示,实现半岛无核化是朝方始终如一的明确立场。只要有关方面消除对朝敌视政策和安全威胁,朝方没有必要拥核,无核化是可以实现的。希望通过朝美对话建立互信,有关各方负责任地采取分阶段、同步性的措施,全面推进半岛问题政治解决进程,最终实现半岛无核化和持久和平。


8日当天,习近平主席应约同特朗普通电话。在就朝鲜半岛局势交换意见时,习近平强调中方支持美朝领导人会晤,希望美朝相向而行,建立互信,分阶段行动,通过会晤协商解决各自关切,考虑朝方合理安全关切,共同推进朝鲜半岛问题政治解决进程。特朗普表示,美方高度重视中方在朝鲜半岛问题上的立场,赞赏中方发挥的重要作用,愿同中方加强沟通协调,共同推动通过谈判协商解决半岛问题。


5月9日,已获参院批准正式就任美国国务卿的蓬佩奥再度访朝,推进美朝首脑会晤最后阶段的准备工作。据报道,在会见金正恩时,双方商谈了朝鲜弃核框架。韩国《东亚日报》报道,作为解除制裁和建立保障体制的条件,美方要求朝鲜把所拥有的大部分核武器和导弹运往朝鲜半岛以外的中立国家,并通过国际社会的监管将其废弃。蓬佩奥重申美国不会重走过去的老路,在没有达到目标之前不会解除对朝制裁。返美时,蓬佩奥同机带回了因在朝从事“敌对”和“间谍”行为被朝鲜扣押的最后三名美国公民金学成、金盛德、金东哲。


5月10日,特朗普发推宣布,“我本人与金正恩令人高度期待的会面将于6月12日在新加坡举行。我们双方都将努力让这次会面成为推动世界和平的一个非常特殊的时刻。”


5月11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华盛顿与韩国外交部长康京和举行会谈后公开表示,“如果朝鲜能勇敢地快速实现去核目标,美方已做好了与朝方合作,在韩国朋友的支持下帮助其实现经济的繁荣。”美韩外长强调,两国政府在朝鲜半岛应实现“完全、完整、永久和可验证的无核化”方面持有共识。


5月12日,朝鲜宣布将于23至25日关闭咸镜北道吉州郡丰溪里核试验场,并邀请韩国、美国、英国、中国、俄罗斯记者到现场采访。


如果形势按以上积极方向发展下去,以双方统一对无核化的定义为前提,美朝峰会前景可观,即将谈出的“路线图”大致可能是:朝鲜以可核查方式停止推进其核导计划,美朝相互给予安全承诺,互相明确弃核与签署某种形式安全保障条约的路线图和时间表;朝在国际监督下开始拆卸并运出其核导设施和材料,双方分别引入第三方对朝弃核步骤的担保和双边援助,以及安理会制裁的逐步松动;重启多边会谈,半岛相关方签署和平条约,美朝签署建交意向书甚至互不侵犯条约,互设代表处;完成包括有关国家关系正常化在内的停和机制转换进程。


然而,5月16日起形势急转直下,朝鲜突然以美韩举行刺激性联合军演为由单方面取消原定当天召开的韩韩高级别会晤。朝鲜第一副外相金桂冠发表谈话称,朝鲜对只强求弃核的对话毫无兴趣,将不得不重新考虑是否要答应举行美朝首脑会晤。


综合各方面信息看,朝方之所以重拾强硬姿态,美韩军演恐怕只是个借口,真正的原因在于美方对朝弃核要价过高,在压朝以“利比亚方式”弃核。这种模式本质上是“先弃核,后补偿”,而且要求朝鲜不仅把大部分核武器及相关资料、原料运送到中立的第三国,在国际社会的监管下予以废弃、拆除,还要交出中远程导弹和化学武器,甚至要求朝鲜国内一二百人之众的核专家团队永久移居国外。美国还提出了苛刻的时间表,这个时间表很可能是2020年以前,也就是要确保朝鲜在特朗普任内完成实质性弃核。


而朝鲜坚持“分阶段、同步走”原则,也就是朝方拆除多少核设施,美方就要保证相应的国际援助和补偿及时到位。在这方面,可以是中国、韩国、日本等国在朝鲜弃核中间阶段提供的双边援助,也应包括国际制裁的逐步解除。


美媒分析,在特朗普政府内部存在以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为首的对朝“强硬派”和以国务院官员为代表的对朝“温和派”,前者坚持“利比亚模式”,呼吁朝鲜“把所有核武器处理掉,拆毁它们,把它们送到美国田纳西州的橡树岭”(美能源部在橡树岭有核实验室,利比亚的核项目被拆除后运到了那里),后者主张可以考虑“分阶段、同步走”原则。


特朗普5月8日宣布将签署行政令重启对伊朗最高级别单边制裁实际上单方面退出伊朗核协议的消息加剧了朝方的惶惑感,对朝美首脑会晤的准备工作产生了负面影响。


如果说篷佩奥两次访朝可能已与朝方商妥朝美首脑会晤所将取得共识的大框架,那么朝美双方的预备性谈判很可能卡在了弃核和补偿的具体方式上。在此方面,朝美互信根本不存在:朝方深切担忧如其真将核武器和导弹一股脑交出去,美国会翻脸不认人,把朝鲜变成“利比亚第二”;美方则拒绝复制类似于六方会谈“9·19共同声明”所提出的“同步对等、协调一致、分阶段落实共识;承诺对承诺,行动对行动”原则,十分担心朝鲜会利用有关原则,再次以姿态性弃核搞缓兵之计,待拿到经济实惠得到喘息后又偷偷搞起新的核导计划。


5月17日,似乎是为缓和朝方不满,特朗普在白宫面对记者喊话说,“利比亚模式和我们的朝鲜对策完全不是一回事。在利比亚,我们摧毁了那个国家,没有协议要保护卡扎菲。利比亚模式跟现在完全不一样。现在这个会让金正恩留下,他还会统治那个国家,他的国家会很富裕,他的人民很勤劳。”


几乎同时,应韩方要求,美军B-52战略轰炸机取消了赴韩参加“超级雷霆”韩美联合空中演习的计划。


5月19日韩国通过板门店联络管道向朝鲜发送获邀赴朝鲜见证丰溪里核子试验场拆除活动的8名韩国记者名单,朝鲜没有接收,但在5月22日其他国家记者乘朝方专机飞赴朝鲜后又予以批准。


5月21日,美国副总统彭斯接受福克斯新闻记者采访称,“朝鲜可能重蹈利比亚的覆辙”,“针对朝鲜的军事选项从未被排除过”,“美国所希望的就是彻底、可验证且不可逆的无核化”。


5月23日,美国国务卿彭佩奥会见访问拉美取道华盛顿回国的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会见后的记者会上,彭佩奥说,我们谈到总统于6月12日会见金正恩的准备工作。我有机会听取中国的看法。我们讨论了我们坚持对北朝鲜施加压力的做法,继续要求全面执行联合国安理会的各项决议,直到我们看见朝鲜半岛以完全、可核查及不可逆的方式实现去核化。中国、美国、韩国、日本都全面承诺,如果平壤愿意实现去核化,将为朝鲜实现光明的未来。在这个时刻到来之前,压力将继续实施。


5月24日,朝鲜副外相崔善姬发表谈话,对彭斯的言论表示惊讶,称朝鲜从未向美国请求对话,美若不愿同朝进行对话,朝就不会挽留美国。崔善姬警告说,如果美国官员继续发出类似言论,朝鲜将不得不重新考虑朝美领导人会晤问题。


也是在这一天,朝鲜在各国记者见证下耗时五个多小时炸毁了丰溪里核试验场北、西、南三个方向的坑道以及营房等地面设施。朝中社发布消息称,朝鲜已彻底炸毁了丰溪里核试验场,“彻底封闭了坑道入口”,“以确保中止核试验的透明性”,其中两个坑道本已具备进行“大威力地下核爆”的能力。获邀采访的《今日俄罗斯》记者报道称,在场的朝鲜官员向他们解释,此次被炸毁坑道中有两条是新坑道,朝鲜本来打算日后用来核试。此名俄罗斯记者同时称,他留意到核试场地面建筑物里的设备已于正式爆破前被搬空。


同日晚些时候,白宫发布特朗普致金正恩的亲笔签名公开信。特朗普在信中宣称,这次会晤的邀请是朝鲜提出的,他本来非常期待与金正恩会面,但遗憾的是,有鉴于朝鲜近来“无比的愤怒与公然的敌意”,他感到在这样的情况下会面“不合适”,因而“新加坡会晤将不会举行”;“你在谈论你的核能力,但我们的核武器是如此之多、之强,以致于我向上帝祷告,它们将永远不会被使用”。不过,特朗普仍然赞赏金正恩释放被扣美国人的举动,称“如果你改变想法,觉得有必要进行这场极为重要的峰会,别犹豫,给我打电话或写信吧。整个世界,尤其是朝鲜,失去了一个保持和平、繁荣与富有的重大机会。这个逝去的机会是历史上真正悲伤的一刻。”


之后,特朗普在白宫面向记者表示,取消峰会对朝鲜而言是重大挫折,对世界亦然;若朝鲜采取任何愚蠢鲁莽行为,美日韩已经做好准备应对。只有废除核武,才能达致美好的将来。这是唯一的方法。我等待金正恩采取建设性行动,希望他为人民做正确的事,但期间美方会会继续对朝鲜施以最大压力。“希望有关北韩的所有事情能顺利发展。很多事情仍可以发生,包括下月峰会继续召开,或稍后再举行”,“我们一定要把它做好”。


随即,朝鲜第一副外相金桂冠根据指示发表谈话称,美国单方面宣布取消会谈让我们不得不重新思考朝鲜为此所作出的努力和重新选择的这条路。朝鲜决定结束长达数十年的朝美敌对和不信任关系,以认真探索和积极努力致力于建立朝美关系新里程碑,这也得到了国内外的一致赞同和支持。朝方高度评价特朗普开美国总统之先河,果断决定举行朝美首脑会谈并为此付出积极努力,但突然宣布取消会谈令人意外,我们对此感到非常遗憾。同时这也显示出朝美敌对关系根深蒂固这一严峻现实,以及双方亟待举行朝美首脑会谈改善关系。朝鲜全力实现半岛和人类和平稳定的目标和意志没有改变,朝方有意以大气敞开的态度随时给予美方时间和机会。


韩国总统文在寅当天午夜紧急召集国家安全保障会议,随后对美国总统宣布取消朝美首脑会谈表示遗憾,并期待两国领导人通过更直接、密切的对话解决问题。半岛无核化和建立永久性和平机制是不可放弃、不可拖延的历史使命。为解决问题一直努力的有关各方的诚意没有变化。以现在的沟通方式很难解决敏感的外交问题,有必要进行对话。随后,韩国外长康京和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通电话,劝说美方继续通过外交努力保持对话势头,通过对话解决问题。


美东时间5月25日,白宫官员向记者做背景说明称,朝方态度出现转变,还强调自己是核武国家,这些都推翻了之前的承诺。白宫办公厅副主任乔黑根(Joe Hagin)上周率队到新加坡准备与朝鲜官员会晤,但空等三天未等来朝方人员出现,朝方也未做任何说明,特朗普总统仍希望敞开沟通的大门。


一些国际舆论分析评称,特朗普突然取消会晤安排,表明美朝双方对对方的无核化立场存在误读,一时难以弥合。但无论是美方的声明还是朝方的回应,都口气委婉、留有余地,显示对话窗口仍然打开,形势发展或有转机。新加坡《联合早报》援引该国外交部前常务秘书比拉哈里、国际事务学会安全与全球事务总监方国威、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关系研究院副教授张家菘等人观点指出,朝鲜释放三名美国人质及废弃核试验场,可被视为寻求和解的高调举动,显示朝方并未预料到特朗普会突然取消会晤。而特金会标志着特朗普任总统期间的重要成就,并且是他个人非常期望举行的会晤。会晤的举行是迟早是事,归于三大因素:即特朗普在处理国际事务上的作风、各国对朝鲜施加的强势制裁,以及韩国领导层急欲在南北峰会基础上取得突破的决心。取消特金会是美国单方面的决策,“也许不是最终定案,两人说不定下周就会再来个急转弯。”


事实上,在国际媒体发表上述评论之际,“机会窗口”已经重新打开。特朗普前往安纳波利斯出席海军活动之前,在白宫南草坪告诉记者,他的政府与朝鲜恢复了联系,双方可能会重新安排他与金正恩的首脑会议,甚至可能在最初确定的的6月12日举行。“我们现在正和他们沟通。他们非常想要这样做。我们愿意这样做。我们看看会发生什么。”随后不久,特朗普发推特说,“我们正与朝鲜就重启峰会进行卓有成效的对话。如果峰会重启,很可能还是于6月12日在新加坡举行。如果有必要,则会被延长到这一日期之后。”


另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5月25日报道,正在俄罗斯访问的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在出席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全会时应询表示,“昨天发生的问题,我看是个小插曲。因为我从电视报道的新闻看,无论美国总统还是朝鲜的发言,都给对方留着余地。而美朝的最高会晤至关重要。现在加了个插曲,我总在想,好事多磨。解决这个问题,我认为,我们还要抱有信心。”“半岛问题对中国利害攸关。中国希望半岛和平稳定,中国绝不希望半岛生战生乱。这是中国的底线。不生战不生乱,半岛就必须无核化,中国政府在这个问题上是坚定的。”


同日,俄卫星通讯社援引中国专家学者观点报道称,今后朝鲜半岛问题要取得突破性的发展取决于三方面因素。首先,目前围绕东北亚的国际体系的结构性变化,是否会为进一步推动朝美会谈营造整体氛围。总体上讲,所有大国、包括美国都表达了要通过首脑对话以和平方式解决无核化问题,整个东北亚已经进入和解氛围。其次,朝美会谈是否重启,甚至有一个圆满结果,还取决于双方能否建立起战略互信。其三,美朝领导人的政治性格也会对局势走向产生一定影响。不管怎样,这次特朗普取消首脑会晤反而让半岛周边相关国家意识到,无核化道路不会一帆风顺,面临很大复杂性和艰巨性,当事方更需要坐下来好好对话。


5月26日,韩国总统文在寅突然前往板门店朝方一侧统一阁与金正恩举行了4月27日以来的两人第二度会面。会晤在当天下午3时至5时之间进行。会谈结束后,文在寅于次日上午亲自出面向记者做了吹风。文在寅透露,是金正恩于25日下午主动约见他的,韩方予以接受。对于此次会谈的内容,文在寅介绍说,金正恩表示,希望办好朝美首脑会谈,终结对峙历史。韩朝领导人一致认为,一定要成功举办原定于6月12日的朝美首脑会谈,并为此继续保持紧密合作。双方还重申,韩朝实现半岛无核化、建立永久和平机制的征程绝不应中断。金正恩又一次阐明了实现半岛无核化的坚定意志。文在寅对记者称,对金正恩来说,无核化决心是不含糊的,而金正恩想弄清楚的是,能否相信美国会在无核化实现后结束敌对政策,保障朝鲜的体制安全。


朝中社发布的消息说,金正恩对文在寅为预定于6月12日举行的朝美峰会付出很大努力的辛劳表示感谢,并就历史性的朝美峰会表明坚定的意志。金正恩建议,今后为改善朝美关系、建立朝鲜半岛持久巩固的和平机制继续进行积极合作。金正恩和文在寅在会谈中就讨论的各项问题达成了满意的共识。


5月27日,来自首尔的消息说,美国驻菲律宾大使、前驻韩国大使金成(KIM Sung)率包括白宫朝鲜事务专家和国防部官员在内的一批美国官员跨越韩朝军事分界线进入朝鲜。与此同时,路透社报道,美方一个工作组已启程赴新加坡,为特朗普与金正恩可能在新加坡举行的峰会作准备,小组成员来自白宫及国务院,共30人。先遣团中包括白宫办公厅副主任秘书哈根(Hagin)和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顾问里卡戴尔(Ricardel)。此消息得到了白宫发言人桑德斯的证实。


5月30日至31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访问朝鲜。拉夫罗夫在与金正恩会晤时表示,俄希望看到一个和平、稳定和繁荣的朝鲜半岛以及东北亚,俄方对朝韩签署的《板门店宣言》表示赞赏,并愿为履行该宣言贡献力量。拉夫罗夫并邀请金正恩访问俄罗斯。在与朝鲜外相李勇浩的会谈中,拉夫罗夫指出,解决朝鲜半岛问题不可能一蹴而就。就半岛核问题而言,如果美国对朝制裁不除,朝核问题就不可能得到彻底解决。拉夫罗夫还表示,俄方希望与朝韩双方推进此前制定的多个三边合作项目,包括共建联通三国的铁路、输气管道与电力基础设施等。

 

 

 

 

 

 

东亚区域合作注入重振新希望

 

 

 

 

 

 

5月9日,久经困顿的东北亚区域合作传来好消息:第七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在日本东京举行,李克强总理与文在寅总统、安倍晋三首相会后发表联合宣言,重申将致力于进一步深化和拓展三国合作,携手应对地区和全球挑战。


联合宣言承诺继续致力于经济自由化,反对一切形式的保护主义,改善营商环境。重申将进一步加速三国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力争达成全面、高水平、互惠且具有自身价值的自由贸易协定。我们也重申加快《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谈判,以期尽快达成现代、全面、高质量和互惠的协定,注意到市场准入和规则方面的谈判需取得进展。


联合宣言也决心通过三方对话磋商加强区域互联互通和基础设施合作,促进东亚整体发展,并继续通过深度交流与协调应对可能的金融波动。


联合宣言还表明了三国在海关和交通领域、知识产权、体育、旅游、文化、领事、公共外交、卫生、老龄化农业、跨境动物疾病、林业以及生物多样性、减灾、打击网络犯罪、恐怖主义和暴力极端主义等方面加强合作和政策磋商的态度。


本次中日韩三国领导人会议成果清单内容之丰富,超出外界预期,有两个重要背景:一是朝韩关系改善、朝美对话重启所引发的联动效应产生更为广泛的影响,东北亚区域合作获得新动力。二是中日关系改善进程稳步推进,日本安倍内阁在稳定发展经济、加强金融治理等方面对华需求也在上升。


5月4日,习近平主席应约同安倍首相通电话。习近平肯定了日方在对华关系上持续释放正面信息并采取积极举措,指出今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中日关系处在承前启后的重要节点,双方要重温和平友好条约精神,信守承诺,按规矩办事,管控好矛盾和分歧,确保中日关系重回正轨并得到新的发展。安倍表示,日方高度重视发展对华关系,愿以日中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为契机,推动两国关系全面改善和发展。


5月11日在北海道新千岁机场为李克强总理送行时,安倍发表谈话表示,“日本与中国的关系今天从竞争进入了协调时代”。


另一个相关重要消息是,在大连会晤中,习近平向金正恩指出,朝鲜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提出了全党全国集中一切力量进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战略路线,宣布停止核试验和洲际弹道导弹试射、废弃北部核试验场,体现了委员长同志对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的高度重视和维护地区和平稳定的坚定意志。我们对此表示赞赏,支持朝方战略重心转向经济建设,支持朝鲜同志走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


中国、俄罗斯、朝鲜、韩国、日本、蒙古国等国的经济与民生发展都与东北亚地区的安全环境直接相关。东北亚区域合作停滞多年,纸上谈兵,一个根本原因就是缘于朝鲜半岛核问题和南北对立的地区内安全环境严峻以及中日、韩日等国家间关系紧张。相信随着朝韩关系急速改善和朝核问题展现出解扣迹象,各方都已感受到了机会的降临,东北亚区域内经济合作的全面启动将会很快提上日程。美国特朗普政府奉行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也从外围驱动着东北亚国家加强彼此经贸协调。


中国、俄罗斯、朝鲜、韩国、日本、蒙古国等国各在制造业、基础设施建设、能源、农牧业、电子通信、金融管理、消费市场、港口联通等方面具备优势条件,完全可以通过全面启动东北亚区域合作培育出巨大的经济增长内生动力。


对中国而言,在促进东北亚区域合作真正焕发发生方面发挥某种“领导作用”的时机已经到来。中国有必要充分发挥自身独特的生产、建设和市场条件,紧密结合自身东北振兴战略和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的实际需要,紧紧抓住中朝关系全面走上正轨、中日关系改善、中日韩三边合作深化、“一带一路”建设不断推进和北极航道开发等提供的机会窗口,做成做好联通东北亚经济命脉、建设东北亚命运共同体的大文章。

 

 

 

 

 

 

马来西亚政局陡变

 

 

 

 

 

 

5月9日,马来西亚举行第14届全国大选。92岁的前总理马哈蒂尔·穆罕默德领导的反对党阵营希望联共取得116个议席,超过112席的门槛赢得大选。而马哈蒂尔从前的门徒、总理纳吉布·拉扎克所领导的以马来人政党巫统为核心的执政联盟国民阵线仅获得79个席位,结束了1957年以来的连续执政地位。5月10日,马哈蒂尔获得最高元首委认,宣誓就任第7届总理,马来西亚再次进入马哈蒂尔时代。


此次马来西亚发生政治变动的根本原因是,反对派胜选,主要有两大原因。长期执政的巫统继续推行“马来人优先”政策,推动经济发展、基础设施建设和完善教育医疗、改革政治体制、改善人权等方面的进展不能满足民意。2015年美国媒体爆出 “一个马来西亚有限公司”腐败案,纳吉布卷入,涉贪7亿美元,引起公愤。


马哈蒂尔1981至2003年担任马总理,2004年后淡出政坛,后因不满其继任者阿卜杜拉•巴达维和纳吉布的表现退出巫统,组建土著团结党并加入反对派联盟,对巫统及国民阵线的执政地位产生巨大影响。


马哈蒂尔重新当政后,首要工作重点是发展经济,平抑国民生活成本迅速增加的趋势,同时清算过去数年的腐败案件。5月14日,马哈蒂尔宣布将任命新的反腐败委员会负责人,勒令曾为前总理纳吉布脱罪的总检察长休假,将财政部秘书长免职,并对纳吉布及其家人实施限制离境措施,即将启动正式调查。


马哈蒂尔年事已高,将是过渡性人物,他自己也表示将在重新担任总理一两年后让位给所选定的继承者。5月16日,前副总理安瓦尔提前获释,马最高元首在宣布对他的特赦时也取消了服刑人员出狱后5年内不得担任公职的限制,意味着安瓦尔重返政坛的障碍已除。未来马哈蒂尔是将传位于昔日反目成仇的门生安瓦尔,还是极力扶植自己的儿子、土著团结党署理主席慕克力上位,值得观察。


另外,由此马来西亚此次大选没有任何一个政党获得国会简单多数席,纳吉布表弟、国防部长、代理交通部长和巫统副主席希山慕丁·侯赛因也有可能率巫统重新崛起。


马哈蒂尔曾为中马关系发展做出重要贡献,也是“亚洲是亚洲人的亚洲”主张倡导者,但他同时也是一个民族主义者,对经济全球化持戒备态度,曾在率领马来西亚抵御亚洲金融危机过程中坚决实施严厉的金融管制。此次竞选期间,马哈蒂尔发表了一些涉华负面言论,批评执政党“将国家卖给中国”,承诺当选后重新审核中国在马投资,并重启南海问题谈判。不过他也表示支持“一带一路”的倡议。


5月29日,马来西亚新政府以“避免国家破产”为由,宣布重审新马高铁等对外合作项目。


未来中马关系总体上当能保持稳定发展,但在逆全球化成为一种国际现象、部分国家保护主义和经济民族主义思潮重新盛行的背景下,两国经济领域发生摩擦的可能性仍需引起警觉。

 


盘古动态

- 盘古新闻

- 大事记

盘古观点

- 盘古专栏

- 媒体采访

盘古研究

- 研究报告

- 出版物

关于盘古

- 盘古简介

- 学术委员会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才

关注我们

公众帐号

智库简介 招贤纳才 联系我们 官方app下载

技术支持:才高八斗@2013-2015 盘古智库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01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