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研究报告
研究报告
盘古智库国际形势月报2017年9月(总第7期)(中文版)




盘古智库

国际形势月报

2017年9月(总第7期)

 

“金砖+”的广阔空间

朝鲜第六次核试验

美国的阿富汗南亚新政策

默克尔在德国蝉联执政

中日关系渐解冻

伊拉克库区独立公投

美联储正式锁定“缩表”


执笔人:安刚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

 


 

 

“金砖+”的广阔空间

 

9月3日至5日,第九届金砖国家领导人会议在中国厦门举行,会晤的主题为“深化金砖伙伴关系,开辟更加光明未来”,重点在深化务实合作、加强全球治理、开展人文交流、推动机制建设等方面推进合作。

 

金砖国家机制性合作始于2006年,之后不断走深走实,已成为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合作的典范。10年来,金砖国家经济总量占全球经济比重从12%上升到23%,贸易总额比重从11%上升到16%,对外投资比重从7%上升到12%,对世界经济增长率贡献超过50%。2016年,金砖国家经济总量占到世界的23%,但贸易、吸引外资和对外投资总额仍分别仅占世界的16%、16%和12%,说明无论在贸易还是投资领域,金砖合作都有巨大潜力。

 

金砖国家已建立全方位、多领域的对话合作机制,以年度领导人会晤为引领,包括安全代表、外长等十多个部长级会晤,以及工商理事会、智库理事会、反恐工作组、网络工作组等,还在开拓立法机构之间的交流合作。

 

第九次峰会发布了《厦门宣言》和“厦门行动计划”,主要成果涵盖“价值理念”“工作架构”“制度建设”“长期目标”“力量源泉”五大方面,最终纳入成果文件的成果超过60项,涉及政治、经济、安全、人文四大领域,为金砖合作第二个金色十年开局。这其中最具实质意义的成果包括核准金砖国家《服务贸易合作路线图》《电子商务合作倡议》《知识产权合作指导原则》《投资便利化纲要》《经济技术合作框架》,并就支持多边贸易体制和反对保护主义达成共识。中方宣布设立首期5亿元人民币的金砖国家经济技术合作交流计划。

 

金砖国家不仅属于五国,更属于所有的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埃及、几内亚、墨西哥、塔吉克斯坦、泰国领导人也出席了厦门峰会。厦门会晤进一步巩固和拓展了“金砖+”概念,即,金砖国家进一步加强与其他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的联络、互动、对话与合作,通过金砖国家合作更好地体现发展中国家的共同立场和集体意愿,使金砖合作成为引领南南合作和南北对话的主要平台。在“金砖+”模式下,中国可以更为积极主动和有效地发挥对全球治理和区域经济合作的引导作用,推动国际社会共同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

 

厦门会晤成功克服了中国与印度在洞朗边界地区对峙事件带来的不利影响,使人们看到了世界最大两个发展中国家超越分歧、坚守合作的志愿和能力。x9月5日在厦门会晤印度总理莫迪时指出,中印互为重要邻国,也是两个最大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一个健康稳定的中印关系符合两国人民根本利益,也是本地区和国际社会共同期待。中印两国要坚持双方互为发展机遇、互不构成威胁的基本判断。要向世界表明,和平相处、合作共赢是中印两国唯一正确的选择。莫迪表示,印方愿同中方共同努力,确保两国关系稳定发展。双方不应视对方为对手,而应使合作成为两国关系主流。

 

朝鲜第六次核试验


9月3日,朝鲜进行了第六次核试验,并自称取得了“氢弹试验的巨大成功”。


9月11日,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第2375号决议,决定对朝实施新的制裁。根据安理会的新决议,国际社会对朝鲜追加的制裁措施包括,减少对朝鲜的石油供应,禁止朝鲜纺织品出口以及禁止朝鲜海外务工人员向国内汇款等。


此项决议是安理会针对朝鲜3日进行的第六次核试验作出的反应,是2006年以来安理会第九次通过针对朝鲜核导计划的制裁决议。朝外务省13日发表公报说,决议是“非法的”,朝鲜对该决议予以“严厉谴责和全面反对”。


借由第72届联大一般性辩论,美国和朝鲜打起的口水战,两国领导人互以“火箭人”与“小疯老头”斥骂,相互战争恫吓升级到荒唐的地步。美国总统特朗普9月19日在联大发言中说,“如果美国被迫自卫或保护盟国,那么将别无选择去彻底摧毁朝鲜”。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对此声明回应说,他本人正在考虑如何采取最强硬的反击措施。


9月21日,特朗普总统宣布美国追加对朝单边制裁措施,签署行政令授权美财政部制裁任何与朝进行贸易往来的个人或实体,以及协助促成相关贸易交易的金融机构。任何到访过朝鲜的船只和飞机在180天内将被禁止入境美国。24日,特朗普签署新旅行禁令,禁止包括朝鲜在内若干国家公民进入美国。26日,美国宣布对8家朝鲜银行及其26名长驻海外的高管人员实施制裁。


朝核问题形势的发展令人沮丧。虽然缺少具体信息,仍能对事态的大致脉络做出基本判断。


首先,朝鲜的拥核意志已无法回头,决心冲破阻挠成为事实上的核国家。


其次,朝鲜的核导计划目标是拥核保安全,以有核国家和具备远程导弹发射能力的事实状态,强化自己的谈判地位,与美国直接商谈朝鲜半岛的未来安排。这种最高目标的设定超越核导计划本身给朝鲜带来的一切困难和压力,是朝鲜的核心利益所在。


第三,特朗普政府处理朝鲜核导问题的思路仍然没有偏离美国长期以来以拖待变、以压促变的基本轨道,内心不大可能放弃长期以来改变朝体制和政权的终极期待,同时执意将向朝施压弃核的责任推卸给中国,逼迫中国为其“火中取栗”,甚至对中国公司发起“长鞭制裁”。这种态度显示出美国并无解决朝核问题的诚意,要为朝核问题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负主要责任。


第四,美国对朝动武的军事准备工作日臻完善,但近期主动掀起对朝战事的可能性不大,这一方面是因为特朗普政府强调“美国优先”,需集中主要精力处理内部事务,并不愿在海外轻起战端,一方面是因为任何对朝军事手段---无论是有限军事打击还是大规模乃至全面战争行为,后果都难以预料和控制。同时,美国认为经济和政治施压的手段仍未穷尽,中国与俄罗斯的作用也仍未穷尽,正如白宫发言人萨拉·桑德斯9月25日所说,“我们继续寻求朝鲜半岛的和平无核化---这是我们的重点---通过此刻尽可能最大化的经济和外交压力来实现它”。


但随着美国国内政治的进一步发生变化,如果朝鲜继续采取刺激性试核射导举措,以及半岛南北之间或东北亚地区朝美、朝日之间突发重大意外军事摩擦和冲突,形势急转直下的可能性是存在的,特别是在特朗普首个总统任期进入后半程之后。武力解决朝核问题的概率正在上升,这是一个基本趋势。


第五,半岛无核化看似走进了“死胡同”,但除朝鲜外的相关各方推动半岛无核化的方向仍保持一致,超越它们在朝核问题上的利益分歧和差异。朝鲜拥核将带来一系列连锁反应,包括刺激日本、韩国的“核武装说”,使亚洲成为一片“核丛林”,严重威胁国际核不扩散体制的严肃性,仅从这一角度来说,持“默认论”者的意见绝不具哪怕名义上的可取性。


9月15日,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在就半岛局势接受中外媒体采访时明确表示,中国不会承认朝鲜是有核国家,中国解决好朝核问题的决心是坚定的。核武器不会给朝鲜带来安全,同样的逻辑也适用于日、韩,核武器也不会给他们带来安全,只会使地区局势恶化。希望各方都能清醒地认识到这一问题的严肃性。


第六,过去十几年来,特别是自美国奥巴马政府确定“对朝战略忍耐”政策以来,朝核问题在螺旋下降的恶性循环里趋向无解,目前前所未有地逼近“临界点”,面临战与和的抉择,何去何从取决于各方的理性,没有人会自取灭亡或战略衰败,和平仍有机会。


9月27日,在朝韩《10·4宣言》即将迎来发表10周年之际,朝鲜“实践6·15共同宣言民族共同委员会”北方委员会、南方委员会和海外委员会发表联合呼吁书说,为恢复北南相互尊重与信任,应彻底清算陈旧政策,本着民族问题自主解决的精神,消除助长分裂的一切法律和制度障碍,构建朝鲜半岛巩固的和平体制。


9月30日,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访华期间首次向媒体证实,美国正与朝鲜政府就导弹与核试验问题进行直接沟通,“我们有三个渠道对平壤开放。我们可以与他们对话。我们在与他们对话。”。不过随即,特朗普于10月1日发推特抱怨,国务卿同“小火箭人”磋商是在“浪费时间”,“省省力气吧,雷克斯(蒂勒森),我们要做我们该做的事。”


中国提出双暂停、双轨并进对话谈判和平解决朝核问题的思路,是基于主持六方会谈多年斡旋朝核问题得出的经验,其精髓就是2005年第四轮六方会谈达成的“9·19共同声明”规定的原则,也凝聚了各方曾经有过的共识。更重要的是,“双轨并进”思路体现了一种基本认识:在推动解决朝核问题的努力中,绝不应只强调施压制裁的一面,不采取对话谈判的行动,而对话谈判和平解决是朝核问题唯一应有的方向。


第七,在中国国内围绕朝核问题的认识仍存在分歧,至少在公众意识层面是这样。对中国而言,最重要的是尽快厘清自己在朝核问题上的利益和价值,一切从中国自身根本的国家利益和人民福祉出发,根据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决定应对之策。这种政策选择既不应是绝对理想主义的,也不应是纯粹现实主义的。这种政策选择既不应是与历史割裂的,也不应是拘泥于历史的、深陷于历史的。这种政策虽不应是唯中国利益是图的,但绝不应是大讲国际主义而忽略中国自身利益的,当然也不应是违背人类文明进步基本方向和世界和平与安全共同价值取向的。

 

美国的南亚新政策

 

8月2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就阿富汗问题和南亚局势发表电视讲话,确定了美国阿富汗新战略的基调。


特朗普宣称美国将吸取伊拉克战争的教训,不会自阿完全撤军,以确保美在阿“光荣和不朽的结果”,防范恐怖分子卷土重来。


特朗普说,最主要的改变是,“新战略的实行将不再基于预设的时间,而要基于实际情况”。


特朗普宣布了美国对阿和南亚新战略的主要路径:一是决定不自阿富汗撤军,加强对阿恐怖分子的军事打击。二是明确强调不干涉阿内政,美对阿战略不是“国家重建”,而只限于打恐,“我们的支持不是黑洞”,不会向阿政府提供无限制的支援。三是提出要改变对待巴基斯坦的方式,不再对巴成为阿富汗塔利班和其他组织的安全港保持沉默,压巴切实反恐,甚至扬言切断美对巴资金和军事援助。四是突出美国与印度的共同安全利益,希望印在阿问题上发挥更大作用,尤其是在经济方面。


特朗普的南亚新战略在本质上是小布什-奥巴马南亚战略的延续,实际“换汤不换药”。尽管一方面刻意显示“美国优先”原则,拒绝在南亚包揽安全,却又不得不向对南亚反恐形势的复杂化和阿富汗战后重建的异常艰难做出妥协,承认无法轻松甩掉包袱。目前,“阿塔”仍控制着11%的阿富汗国土,伺机反扑;“伊斯兰国”正在阿缓慢复苏,在中东受到严厉打击的“伊斯兰国”人员大量进入阿富汗,还与原“基地”组织进行协调。


特朗普虽然宣布不自阿撤军,但也未明确表示将重新向阿增兵,但美军事、战略界普遍估计美将向阿增兵4000人左右。目前美在阿共有8400名官兵,实际战斗人员6900人,其余人员为培训官和情报人员。有鉴于阿富汗形势高度紧张,2016年7月奥巴马政府调整政策时就宣布了延缓撤军进程和扩大驻阿美军权限。特朗普再度放权,称将“解除对国防部长的限制,使美国军队能够更加彻底、灵活地同敌人交手”。


阿富汗战争已历时近16年,美军一度有超过10万兵力驻扎在阿富汗,但仍无法消灭塔利班,因此再次投入有限军力不会带来实质性改变。


对印度和巴基斯坦“厚此薄彼”是特朗普阿富汗战略的重要特点。但美对印巴的差别姿态无助于阿富汗问题的解决,可能进一步压缩未来美巴在南亚事务、尤其是反恐和阿富汗事务上的合作空间,迫使巴更多地打“阿塔”牌,并与俄罗斯、伊朗走得更近,因而只会加剧南亚局势的复杂性。


对中国而言,我们需要关注的是“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的战略处境,以及南亚最大国家印度会不会更多地向美国做出战略倾斜。与此同时,仍需对南亚、中东、中亚地区的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势力的存在保持高度警觉,严密防范不同势力相互串联的动向,坚决维护国家安全利益和“一带一路”建设的顺利开展。

 

默克尔在德国蝉联执政


9月24日,德国举行联邦议院选举,默克尔领导的由基民盟与基社盟组成的联盟党以将近33%的得票率赢得选举,默克尔因此成为继前总理科尔之后第二位赢得四连任的德国政府总理,将继续执政四年。


默克尔赢得此次连任殊为不易,克服了她过于理性和审慎的“技术官僚”作风和敞开国门接纳难民政策在选民当中引起的厌倦和不满情绪,被认为是坚定的意志、对德国利益的承诺以及在经济、社会方面的可靠政策方向取得了胜利。


尽管2015年以来欧洲整体右转的趋势明显,整个欧洲经济表现不佳给欧盟的实际领导者德国造成很大压力,但这个国家在默克尔执政集体的领导下取得了经济“一枝独秀”的表现。默克尔以她作为一名“有效率的政治思想家、建设者和保守民主政策的执行者”的冷静和坚持引导德国和欧洲度过一系列危机。这种无论是在德国国内事务还是欧洲事务中都充分展现的“中流砥柱”作用和形象是默克尔再次获得选择的根本原因。


默克尔的成功连任,保证了德国经济和外交政策在今后四年的大体连续性,对正在加速复苏的世界经济和急需加强治理的全球化乱像是重要的利好因素和信心来源。


但这毕竟是12年来执政联盟得票率最低的一次选举。较之2013年大选获得的41.5%的高额得票率,本次联盟党的得票率下跌了约9个百分点,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德国选择党赢得13.1%的选票,有超过100万(超过选民总数5/1)的选民放弃对联盟党的支持转投选择党。德国媒体把这种态势评价为执政联盟“噩梦般的胜利”“一场政治地震”,认为德国仍然走在迈向“分水岭”的道路上。


选择党一跃成为得票率第三的政党,将成为二战后首个进入联邦议会的极右翼政党,这在德国多地引发民众抗议,但右翼在德国的崛起已是一个客观现实,德国失去了对民粹主义的免疫力,“怀疑情绪”将进一步在欧洲滋长。


执政联盟的伙伴社会民主党(在本次大选中获得20.5%的选票,得票率同样下滑明显)明确表示不再与联盟党组成“大联合政府”,联盟党将不得不与自民党及绿党等组建三党联合政府(黑黄绿联盟),它们之间缺乏合作经验,加上右翼势力的阻击,默克尔推行自己减税、难民、欧盟金融改革和共同安全与防务、气候变化等方面政策的难度将会显著上升,德国政坛长期没有政治观念的根本对立、只有具体政策分歧的“温吞水”状态将被打破。


德国右翼的崛起是欧洲右转趋势的重要组成部分。选择党反对欧元区,主张保留核能,要求对涉及国家重大决策的事项进行全民公投,呼吁保护德国传统的家庭观念、反对多元文化社会。这个政党在对极右当政有着惨痛历史教训的德国堂而皇之地通过选举进入议会,再次印证极右翼势力的抬头已经成为西方世界的现象级问题,将继续冲击世界传统政治生态。


德国政局的潜移默化变动将给中国与德国和欧洲的关系带来复杂影响。一方面,中国会把德国当作自己与西方整体关系中更重要的对象来看,而德国总体对华友好的政策不会发生大的改变。但另一方面,默克尔政府处理对华关系将更加强调应对来自中国的制造业、科技和电子商务竞争,中德、中欧贸易分歧将会更加突出,德国人在人权等政治敏感问题上的“轴”劲儿也可能有所复归。


时值特朗普当政后美国大面积搁置、放弃对世界事务的“领导权”,默克尔的继续执政使其成为当前西方国家当中最有资历的领导人,不情愿地被加冕“西方价值观的继承者、领导者”,但德国不大可能成为世界议程的实际制订者,默克尔也只能在现实中尽量推动解决各种属于德国、欧洲和世界的棘手挑战,因为这个国家尽管对欧洲“太大了”,对世界来说却是“太小了”。今后的全球治理将更加体现全球多方协调的特点,谁都不会成为这个世界的单一领导者,正如默克尔本人今年5月28日在“啤酒屋讲话”中强调的,“我们完全依靠别人的时代过去了”。

 

中日关系的缓慢解冻

 

中日关系处在“好不起来,但也不致全面恶化失控”的状态已有时日了,之所以难以得到实质性改善,透过历史问题、钓鱼岛争端、东海海上摩擦等表象,归根结底是两国战略互信缺失所致。


随着中国崛起,东亚地缘政治已发生根本性变化,中日力量对比重新呈现历史上大多数时间曾经呈现的“中强日弱”格局,中国的GDP在2010年超越日本之后只用短短不到几年时间便将日本远远甩在身后。日本无法适应这一历史性的变化,拒绝被吸入中国主导的地区秩序,锁定“夺回强大日本”目标,政治继续右倾,军事安全上加紧提升自主防卫能力和强化与美国的同盟协作,外交上积极拉拢印度、东盟和非洲国家构筑以平衡中国影响力增长为重要目标之一的“价值共同体”,与中国在地区和全球层面上形成总体平淡、局部竞争、多点对峙的关系态势。


中日经贸和人文关系本是两国关系的“压舱石”“推进器”,但近些年越来越显示出与政治关系相分离的趋势。以2012年为拐点,中日贸易连年下降。中国公民赴日旅行数量连年增长,却没有起到改善两国人民彼此相互认知在较差程度上徘徊的现状。


但中国与日本的关系毕竟是亚洲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其走向对东亚格局的基本面貌具有直接的塑造作用,也决定着未来这一地区区域合作的兴衰。中日不睦,亚洲不安,两国终归应该相互调适出一个合理的关系状态。


2017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2018年还将迎来《中日友好和平条约》签订40周年,双方都表现出4个政治文件和4点原则共识逐步改善彼此关系到一个彼此和地区国家都能容忍的程度的意愿,但两国能否抓住机会切实改善彼此关系仍然存在严重的疑问。


2017年7月8日,习主席在汉堡20国集团峰会期间应约会见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指出,双方应该增强责任感和使命感,本着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精神,排除干扰,推动两国关系朝着正确方向改善发展。


9月28日晚,安倍在东京出席中国驻日本大使馆举办的庆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8周年暨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招待会。安倍在致辞中表示,日中加强合作不仅对两国自身具有重要意义,对亚洲乃至世界的和平与繁荣也不可或缺。今后愿基于战略互惠关系的思路,为推动日中关系发展作出努力。

 

伊拉克库区独立公投

 

9月25日,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不顾国际社会反对和伊拉克联邦最高法院作出的裁决,执意举行了独立公投。27日,库区选举委员会公布公投结果,有超过92%的投票者支持独立。公投前后,库区高级官员表示,公投并不意味着立即独立,库区愿以公投结果为基础,同中央政府展开为期一至两年的谈判。


伊拉克中央政府明确表示不接受这次“违宪”公投的结果,也不会就公投结果同库区展开谈判。伊拉克国民议会25日通过决议,要求中央政府关闭库区所有边境口岸,切断伊拉克其他地区与库区间的通道,还建议外交部敦促相关国家关闭在库区的领事机构。


伊拉克的邻国土耳其、伊朗等也明确反对库区公投,拒绝承认其结果。伊朗向自伊拉克库区的商业航班关闭了领空,禁止本国公司与库区开展原油贸易。土耳其威胁关闭与库区间的边境口岸和切断库区经过土耳其的石油出口渠道。土耳其和伊拉克在双方靠近库区的边境地区举行联合军演,意在向库区独立运动施加军事压力。除伊拉克外,库尔德人也分布在土耳其、伊朗和叙利亚境内,这些国家担心伊拉克库尔德人谋求独立的举动会在本国境内造成连锁反应,危及本国的领土完整。


美国和欧盟从维护在伊拉克的战争果实和战后重建进展角度出发,也反对库区独立,支持伊拉克保持统一。


库区独立运动的兴起是美国对伊拉克军事行动所引起的中东地缘政治结构裂解进程的续章,尽管短期内库区爆发大规模军事冲突的可能性不大,库区实现独立的可能也微乎其微,将遭到严厉制裁围堵,但中东局势的不稳定性势将加剧,热点中的新热点正在形成。

 

美联储锁定“缩表”

 


9月21日凌晨,为应对国家债务负担过重,防范恶性通胀威胁,美联储宣布将从10月13日开始“缩表”。


2008年金融危机前,美联储资产负债规模为9000亿美元。金融危机后,经过三轮量化宽松,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扩张至4.52万亿美元,为危机前的近5倍。2014年第四季度以来,美联储总资产稳定在4.5万亿美元,GDP占比约24.2%,为二战后有数据以来最高水平,非正常状态,而是在危机后非常规货币政策的结果。因此,美联储自2015年起开始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


利率政策正常化已在进行中,尤其是去年底以来多次加息,有效制止了经济泡沫的产生,但防范通胀的边际收益衰减,边际成本不断上升。当前形势下,美联储已无法继续加息而不缩表,启动资产组合正常化进程在预料之中。本次“缩表”将是一个五年进程,表内负债规模将降至目前的40%,总体效果约等于三次加息。美联储还预计2017年再加息一次,2018年加息三次,2019年加息两次,2020年加息一次。时间越长,“既缩表又加息”所产生的抑制“泡沫”和补充优质资产的综合效果越明显。


自1920年至今,美国总共经历了6次缩表,其中最长一次是1957~1965年,即将开启的是第7次。“缩表”有利于维持美国经济的稳健运行,但从中长期看,与特朗普政府即将正式出台的大规模减税效应和其他主要经济体事实上早已开始的“缩表”进程相会合,将从全球市场进一步抽走流动性。中国经济仍然处在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进程中,并没有真正从谷底回升,需要持续关注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对新兴市场经济体可能产生的影响。并牢牢销定新的增长动力。

 

2017年9月国际形势大事记

 

●9月1日,肯尼亚最高法院宣布8月举行的总统选举无效,要求重新投票,而此前的计票结果显示现任总统肯雅塔获胜。


●9月3日,朝鲜进行第六次核试验。


●9月3~5日,第九届金砖国家领导人会议在中国厦门举行。


●9月11日,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第2375号决议,决定对朝实施新的制裁。


●9月17日,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证实,美方认为美驻古外交官遭到“声波攻击”,驻古巴外交人员出现听力丧失等症状,闭馆选项正在评估中。


●9月18日,习主席同美国总统特朗普通电话。


●9月1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72届联大一般性辩论中发言。


●9月2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追加对朝单边制裁措施,签署行政令授权美财政部制裁任何与朝进行贸易往来的个人或实体,以及协助促成相关贸易交易的金融机构。


●9月24日,德国举行联邦议院选举,默克尔蝉联总理。


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新的旅行禁令,禁止乍得、伊朗、利比亚、朝鲜、叙利亚、也门和索马里的公民以及委内瑞拉部分官员进入美国。


●9月25日,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举行独立公投,投票率72.16%。初步计票结果显示绝大多数投票者支持独立。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称,伊拉克库库区举行“分裂”公投是不可接受的,土将从经济、贸易和军事等多方面采取对策。美国等西方国家也反对此次公投。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将于28日召集的临时国会伊始解散众院。而之后将在10月10发布众院选举公告,22日进行投计票,即提前举行大选。


●9月27日,泰国最高法院对“大米渎职案”作出缺席宣判,判处已出走境外的前总理英拉5年有期徒刑。


●9月28日,首轮中美社会和人文对话在美国华盛顿举行。


●9月30日,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访问中国。


白宫宣布,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夫人梅拉尼娅将于2017年11月3日至14日访问日本、韩国、中国、越南、菲律宾。


盘古动态

- 盘古新闻

- 大事记

盘古观点

- 盘古专栏

- 媒体采访

盘古研究

- 研究报告

- 出版物

关于盘古

- 盘古简介

- 学术委员会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才

关注我们

公众帐号

智库简介 招贤纳才 联系我们 官方app下载

技术支持:才高八斗@2013-2015 盘古智库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01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