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盘古观察
盘古观察
孙海潮:欧洲舆论对国际形势发展前景感到悲观




 

 

文|孙海潮    盘古智库学术委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欧洲研究中心主任

 

引子

 

欧盟是美国战略盟友最多和最为集中的地方,也是与美国关系最为密切的大陆,但自特朗普当选和就任后却成为与美关系最为复杂和争吵最烈者。欧美关系处于历史最低点。欧洲舆论对特朗普持强烈批评态度,近来更对特朗普执政前景感到担心,评论称国际关系处于“历史最昏暗时期”。

 

欧盟是美国战略盟友最多和最为集中的地方,也是与美国关系最为密切的大陆,但自特朗普当选和就任后却成为与美关系最为复杂和争吵最烈者。欧美关系处于历史最低点。欧洲舆论对特朗普持强烈批评态度,近来更对特朗普执政前景感到担心,评论称国际关系处于“历史最昏暗时期”。主要观点如下:


一、特朗普在国际上声名狼藉,在国内成为跛脚总统,“美国优先”已演变为“外交收缩和孤立主义”。


欧盟认为,欧盟对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极度失望,默克尔有关“欧美互信关系业已结束,欧盟不能再依赖别人,要自己掌握命运”的感叹,已成为欧美战略盟友关系处于破裂状态的注脚。美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对欧美关系的打击难以估量。欧盟追随美国对俄制裁,商定对俄制裁不涉及能源行业,但特朗普签署议会通过的对俄制裁新法案列入欧盟与俄能源合作企业,未与欧盟协调立场。欧盟“被抛弃感”浓烈,更感到美国已不再把欧盟放在眼里,“弃之不顾”。欧盟是“美国优先”和“孤立主义”的最大受害者,特朗普已成为欧盟的最危险的敌手。欧盟对美关系的基本点已不再是配合美全球战略,更多的是要“面对面”地维护欧盟利益和西方价值观。西方已不再是利益共同体,更多的是各个国家的自身利益。


传统和保守势力使特朗普难以按自身愿望行使总统职务。特朗普已由“干他想干的事”变为“干他能干的事”,到现在“干别人要求干的事”,最后成为“不能干事”。特朗普的活动范围有可能逐步缩小到总统府小圈子。美国发生弗吉尼亚种族骚乱后,欧盟率先批评特朗普态度暧昧,指出特朗普与希特勒具有颇多共同之处,应为这一现象负主责。欧盟一直都在“唱衰”特朗普,有的评论在数月前就明确指出特朗普会被弹劾。现传出特朗普遭遇司法调查“官司缠身”,欧盟不感意外,认为特朗普有可能步尼克松或是克林顿后尘。


二、美国的国际处境与上世纪七十年代尼克松决定从越南撤军时相仿,但又有本质区别,全面树敌使国际局势处于极端复杂局面。


欧盟认为,上世纪七十年代,美国深陷越南战争,美苏全面军备竞赛,西方石油危机引发经济危机,美国国内反战情绪高涨,陷于分裂。但当时美国面临的形势要远好于现在。当时,欧亚盟国坚定地与美国站在一起,美欧控制的国际机构完全为西方所用,中俄严重对立使美国可以利用中国因素压俄让步。美国从越南撤军后,积极调整政策取向,在较短时间内恢复经济和军事实力,西方联盟得以巩固。现在的形势是,特朗普对现行国际秩序提出严重挑战,使国际机构、全球贸易及其协商体制、集体安全机制三大支柱均出现动摇迹象。美国与传统盟国关系全面趋紧,与俄中关系日趋复杂并趋于恶化,中俄不仅对现行国际规则提出批评,而且在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领域挑战美国霸主地位,不再接受美国的“安排”。中东局势空前混乱,已由美国的战略筹码变为战略包袱。沙特等国与卡塔尔断交风波影响深远,土耳其弃美欧转向俄罗斯,美支持库尔德民族自治的“双刃剑”效应日趋明显,叙利亚成为继越南之后的第二个美俄角力战场,如何收场难以预料。


特朗普以反对经济全球化为竞选口号,取消北美和亚太两大自贸条约,重新谈判双边贸易安排,对欧盟特别是对德国提出贸易指控,现又对美最大债权国中国启动贸易调查,全球性贸易战一触即发。特朗普眼里没有全球性普遍利益,只有各国自己的民族利益。从今年的北约峰会、G7峰会和G20峰会来看,“美国优先”已变为“美国孤单”,更使世界面临前所未有的乱局。


三、盟国对美国“放弃”世界领导地位感到彷徨,认为保护世界和平的因素和维护国际稳定的因素都在下降。


欧盟舆论认为,有理由怀疑美国已不再支持稳定的世界体系。美国相继发动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大战争,不仅使国力凋敝,更有人抱怨担任世界领袖已成为一大包袱,是特朗普当选的重要原因。现在看来,民族经济主义和保护主义既会阻碍大国间可能的地缘政治合作,也将会扼杀世界经济繁荣。前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湼夫在1978年的华约峰会上说:“帝国主义已无力应对危机。”1979年,时任美国防长和能源部长施莱辛格(James Schlesinger)指出,“美国力量的衰退可能演变为溃败”,“这一趋势从多方面看都已不可逆转。”历史的一幕在重新上演,人们已开始谈论“后美国时代”。


欧盟评论指出,黑暗既可是暴风雨来临的信号,也可是晴天的征兆,但现在看来是前者而非后者。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已不是自由民主的榜样。特朗普外交无能而且变幻莫测,正在使美国梦变成噩梦,也正在使之成为西方世界的恶梦。特朗普是在浪费而不是最大限度地利用美国的优势,在扩大美国社会的分裂而非弥合。有理由相信,特朗普上台至少说明美国现在已背离对国际事务的建设性态度和多边主义,转而采取具有破坏性的狭隘的单边主义。特朗普明显无视世界秩序的态度与多数美国民众的意见相左。美国国务院的外交官已被边缘化,丧失对美国外交的发言权。


特朗普不仅常发疯人痴语,而且极有可能在权力陷入极度困难境地时,转而采取极端手法摆脱困境。8月16日,特朗普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朝鲜最好不要再威胁美国,否则将会遭遇世界上从未有过的烈火与愤怒。”这句话并非事先预备的应对之词,而是特朗普随口说出的话,顿使局势骤然升级。欧洲不会再跟着美国进行军事冒险,但在这种情况下,要对特朗普难以预测的冒险性格,以及善于挑衅和信口开河的特征做好各方面的准备。


盘古动态

- 盘古新闻

- 大事记

盘古观点

- 盘古专栏

- 媒体采访

盘古研究

- 研究报告

- 出版物

关于盘古

- 盘古简介

- 学术委员会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才

关注我们

公众帐号

智库简介 招贤纳才 联系我们 官方app下载

技术支持:才高八斗@2013-2015 盘古智库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01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