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媒体采访
媒体采访
于洪君:走近中心舞台,中国准备扮演什么角色?




 

 

引子

中国正以前所未有的自信走近世界舞台中央,如何不断适应世界、影响世界,营造自身发展的良好外部环境,关乎中国的未来,关乎13亿人民的福祉,也关乎世界的和平与发展。


盘古智库顾问委员会名誉主任委员、高级顾问,原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副部长于洪君做客新华网访谈“大棋局”,解析“走近世界舞台中央的中国”。

 

文|于洪君    盘古智库顾问委员会高级顾问,原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副部长

 

刘洪:

正因为这些新的理论建树,所以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领导下,中国的外交为之一变。所以,我们今天的主题就是“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央”。为什么是接近的近,而不是进入的进?


于洪君:

“进”和“近”,两个字发音一样,但写法不同,含义上就有很多区别了。我们走近世界舞台中央或者中心,这个提法应该说还是源于习近平主席。他说:“我们前所未有地靠近世界舞台中心,前所未有地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前所未有地具有实现这个目标的能力和信心”。那么,这个走近,就是接近的近。


       之所以这样讲,是因为当前的国际形势纷繁复杂,各种力量相互博弈,有主要力量,有次要力量,有核心力量,有边缘力量,现在世界舞台上的核心力量,最重要的、占据中心位置的还是美国。冷战结束以前是苏美两家,他们占据着国际舞台的中心。苏美之间既争夺又相互利用,他们之间关系的阴晴冷暖,决定着整个国际关系的走向。

 

冷战结束以后,苏联崩溃了,横跨欧亚大陆这个大国瞬间就消失了。世界处于由两极向多极过渡时间,但是现在来看,过渡时间比我们想的要长,从苏联解体到现在25年时间过去了,四分之一世纪是一超独霸,美国处于世界舞台中心,我们还没有进入这个中心,但是我们在一步一步地靠近世界舞台中心。我们的经济实力、综合国力、在地区和国际事务上的影响力在逐步完善,一步步靠近世界舞台中心了。


       习主席在莫斯科的讲话也提到,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综合国力的上升,我们要为人类发展作出更大的贡献。这是他讲的第一条,第二条才是我们要坚持和平发展道路。第三条讲的是,同时也希望世界都坚持和平发展道路,最后希望国与国之间、不同文明之间齐心协力、共同努力建设一个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看看这个逻辑就知道,习主席的胸怀和抱负,这也是中国共产党人的抱负,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抱负。

 

中国在走近世界舞台中心,但是还有距离,我们也不需要定一个时间表,像美国那样充当一个世界警察角色。我们要发挥一个新型国际关系建设者和引领者,引导着、推动着整个国际关系朝着更加公平合理、健康稳定的方向发展。


       所以,习主席这些思想应该说,既有独到之处、创新之处,也和过去的外交思想有一脉相承之处。习主席处理中国的对外关系,处理国际事务,既注意创新、进取和发展,又注意稳定、联系和继承的关系。习主席外交思想是我们党的外交思想连续性与创新性、继承性与开拓性的完美统一。


刘洪:

 高院长,您怎么看?


高祖贵:

 我的理解是,当你前所未有地走到离这个中心位置越来越靠近的时候,在全世界的聚光灯下,就要问自己,准备在这个世界中心舞台上,扮演一个什么角色?到底要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总书记在多次讲话里提到一点,就是中国在国际舞台上要发挥一个世界和平建设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和全球发展的贡献者的作用。有了这三方面,我们在这个中心舞台上给自己的定位和作用就有了一个很清晰的界定。


刘洪:

 中国给自己的定位非常清晰。但是我们也看到,国际上各种各样的中国威胁论甚嚣尘上,甚至对中国采取遏制的态度。我们如何来影响这些国家?如何真正做到近悦远来?


于洪君:

 国际上炒作“中国威胁论”,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应该说从新中国成立时就有。甚至可以说也与欧洲人对亚洲人的这种偏见有关,带有欧洲文明优越论的色彩了。

 

目前,中国综合国力一上升,迅速成长为世界大国,周边世界和整个国际社会缺乏足够的准备,他们不知道如何同成长起来的中国打交道,不知道如何适用中国为推动世界发展变化提出的新主张、新倡议、新构想,尤其是有些国家,感到自己的地位、领导权、主导权受到了挑战和威胁,也在刻意歪曲我们的内外政策,诬蔑中国、丑化中国,这是国际上“中国威胁论”至今不绝于耳的一个最主要的原因。

对这个问题,我们也不必惊慌失措。周边国家可能相当长一段时间都要维持一种经济上借力中国、安全上求助美国这样一种矛盾心态,那就让他们慢慢去调适,中国终究要发展起来,中国走向世界舞台中心的步伐是不可遏制的。


高祖贵:

 那么中国快速崛起之后,我们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影响?我们自己越来越靠近世界舞台中心,该怎样作为?我们也得适应世界的变化,所以在未来这个世界,中国和世界这种相互适应的过程当中,而且相互走近的这种过程当中,可能还会有其他论调出现,我们得既重视它,同时要学会去处理它,但是同时我们要淡定,保持定力。

 

刘洪:

 保持定力也很重要,但是如何处理也很重要啊!

 

于洪君:

我们要适应外部社会,要做到既改造客观世界,也改造主观世界。毛泽东这个名言对我们处理今天同世界外部的关系也适用,我们也要自我调适。这么大的经济总量,在世界上的地位作用甚至都超出了中国人自己的想象了,我们如何把握?现在,世界范围内的民粹主义是沉渣泛起。原来我们觉得,反全球化运动不过是少数人的儿戏,现在看来汹涌澎湃,形成一股潮流,在一些国家都已经上升到制度层面了。

 

所以,我们一定要很好地看待我们同外部世界的关系,这样才能树立起我们这个国家、我们这个民族、我们这个党、我们这个制度的一个建设者的良好形象,一个开明、开放的合作者的良好形象。习主席讲的很好,他说中国对外部世界的依赖越来越大,外部世界对中国的依赖也越来越大,中国对世界的影响越来越大,世界反过来也影响中国,这是一个双向过程。不要以为我们发展壮大了,我们就一定要按照我们的意志改造外部世界,这是一种非常复杂的互动关系。所以,习主席在杭州G20这次峰会上讲,中国这几十年的发展进程是“中国走近世界、世界走近中国”的进程,我们也要敞开胸怀、打开国门,把外部世界请进来。

 

高祖贵: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还有我们要做的一点就是,我们确实需要把中国的故事、中国的发展进程,通过多种形式,包括网络等各种各样的形式进行传播,让全世界能够客观了解中国的真实情况。因为很多偏见、看法乃至中国威胁论,有的是由于主观偏见,有的是由于不了解。如果我们开始让大家敞开怀抱,让大家增进相互了解之后,那么他可能就会认识到客观的中国是什么样。我们不求其他国家完全赞同和认可,因为每个国家自己的历史文化、哲学不一样,每个国家的价值观是不太一样的。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只求大家能够相互理解,客观面对对方,如果我们能做到三个方面,那么未来中国给全世界展示的,将是一个是有利于这个世界的平衡、有利于这个世界的发展、也有利于这个世界的共同安全和繁荣的中国。

 

首发于《新华网》。


盘古动态

- 盘古新闻

- 大事记

盘古观点

- 盘古专栏

- 媒体采访

盘古研究

- 研究报告

- 出版物

关于盘古

- 盘古简介

- 学术委员会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才

关注我们

公众帐号

智库简介 招贤纳才 联系我们 官方app下载

技术支持:才高八斗@2013-2015 盘古智库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01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