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盘古观察
盘古观察
安刚:边界上的问题,还是要用军事手段保障尽量政治解决




 

文|安刚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

 

因印度军队侵入而发生在中国领土洞朗的中印边界对峙堪称55年来中印两国之间最严重的危机。


六月下旬,印度方面从已明确划定、并不存在争议的中印边界锡金段多卡拉一带进入洞朗地区。综合各方面信息看,印方这样做的直接原因是,其对中方在相关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感受到压力,遂编造中方“越过边境非法修路”的借口,进入洞朗对筑路工作施加干扰。


后来,印度方面改口说中国人并没有越界,同时辩称自己是替不丹在其与中国“争议地区”维权。然而中不两国在洞朗并无争议,也有报道说,不丹方面人员并不了解印度的“好意”。


根据中国驻印度大使罗照辉7月4日接受印媒采访时做出的定性,这是印军首次越过中印之间已定边界,侵入中国领土,形成两军近距离对峙。


现在,印度企图将洞朗西南侧经过法定的中印(锡金)不三国交界点(吉姆马珍雪山)扩大为所谓“三国交界点的范围”,人为制造争议区。对此图谋,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及时做出批驳。


耿爽说,“所谓三国交界点,顾名思义是一个点,而不是一条线或一个区域。1890年《中英会议藏印条约》中有明确规定,中印边界锡金段的东起点是吉姆马珍雪山。此次印军非法越界的地点位于中印边界锡金段的边界线上,距离吉姆马珍雪山约有2000多米之远,与三国交界点问题没有关系”。


洞朗地区战略位置重要,纵贯那里的春丕峡谷好似“喇叭口”一样向南突入印度锡金邦和不丹之间,扼住了印度的南亚次大陆领土和其东部领土之间狭长连接地带的咽喉。因此可以认为,印度挑起这次洞朗对峙事件的背后,是其日趋严重的战略焦躁在起作用。


印度的这种紧张感来自其对中国边防人员在洞朗地区巡逻线“不断南伸”、修筑从日喀则分别至亚东和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的铁路计划已在实施等“事实”的认定。而与此同时,印度自己加强南亚次大陆领土与东部领土连接带基础设施建设的工作进展缓慢。印度非常担心一旦其与中国发生重大冲突,中方会采取措施截断其东西国土。


以上是对迄今为止“洞朗危机”已发生事实的大致勾勒。尽管经过连日来的反复交涉,印方并无撤出洞朗的意思,还准备安营扎寨长期对峙下去。


形势发展令人担忧,忧虑的根源在于印方、特别是印度军方对形势有“错判”,而且这种“错判”是多维度的。


印度把中国看作一个对印度有“领土野心”、对南亚有“染指企图”的紧邻大国,始终没有跳出在1962年中印边境战争、1967年中印(乃堆拉山口)边界冲突留下的“创伤情结”,历史报复心多年挥之不去。


印军自以为富有同中国打交道的经验,谙熟中国军队的战法,认为中国军队的行动准则是“不开第一枪”,所以多年来在中印边界地区惯用挤占、骚扰的“见得不光”的策略以及配套政治手段,固化、强化其对争议土地的非法控制,同时积极推进适应“未来边境战争”的战术转型。


印度自视为政治和战略大国,近年积极开展大国外交,莫迪政府上台后尤其在发展与美国、日本、澳大利亚、东盟特别是越南的战略安全伙伴关系方面采取主动,与美国共同推进所谓“印(度洋)太(平洋)战略”,外交政策“选择美国”的态势明显,以为可以借此有效平衡中国影响力的增长。


印方另有一个时机错判,以为中国要办金砖国家峰会等大活动,对中印纷争总会采取息事宁人的态度。


这些错判加在一起,导致了印方的胆大妄为。印方把事端引向非争议地区,迈出改变现状的主动一步,正迫使中国对印度的政策重新做出判断。


对中国而言,洞朗地区正在发生的事确已构成近年罕见的外交和军事挑战,从某种意义上讲这种挑战甚至具有战略属性。


棘手态势下,中国处理洞朗危机需要体现什么样的应对原则?笔者有如下几点个人建言。


首先是切实体现“不惹事也不怕事”。中国是大国,大国需要立威,威望不仅来自与邻为善、乐济好施,也来自能有效维护自己的核心利益不受损害。中国对南亚次大陆和中南半岛没有地缘战略野心,但一旦自己的领土完整受到侵犯,“老祖宗留下来的地盘”有可能被“搞小了”,事情便没有什么退路了。无论如何应对,都需要让事端制造方有所失,从而使其认识到,试图采取非常规手段挤压中国的地盘,是战略战术双重错误。


第二是真正像一个大国那样进行危机管控。中国要能意识到,任何一个正常的实力足够的大国,在人类文明已进步到讲究国际法和共同体内相互行为底线的时代条件下,只要行得端做得正,处理与邻国在边界线上的利益分歧都不会畏惧冲突,冲突起来后也自有能力管控烈度和后果。


中印之间有1962年的战争作先例,然而历史从来不是简单的重复,像洞朗这样的地貌特点,依中国目前实力和藏南基础,把非法进入者“赶出去”恐怕犯不上像几十年前那样大动干戈,“速战速决”“见好就收”也不必像几十年前那样留下困惑。


印度也是个大国,至少是地区大国,如果中印两国都能像大国一样行事,那么一场“硬碰硬”的较量即使在所难免,摩擦升级为冲突,冲突的发展也应有适可而止的默契。


第三是给自己留出时间,既做足军事斗争的准备,也做足外交解决的努力。不穷尽外交手段,军事行动是师出无名。中国不必讳言外交努力,也有必要增加相关披露,让外界看到中方的诚意和努力。此次洞朗事件,道义和公理在中国一边无可质疑,越是这样越需要强调穷尽外交手段,这个世界终归是讲理的世界。


现在需要搞清楚印度到底想通过进入洞朗的行动和“不退让”的方针要什么,进占领土?还是做给不丹、尼泊尔这样的紧邻小国看,与中国在南亚小国之间来一场影响力的争夺?不搞清楚这个问题,军事应对和外交沟通无法对症下药。中国在处理这场危机的过程中要的东西应当很简单,就是印度军人撤出中国领土。


边界上的问题,还是要用军事手段保障政治解决。适度但大胆地使用军事威慑,最终是有利于外交政治解决的。目前中国的主要应对是政治与军事手段并用,两者的运作显现出统筹配合的意识。《印度斯坦时报》等印媒已报道了最近两个月印海军在印度洋发现潜艇、驱逐舰和情报收集船在内的十多艘中国军舰的消息,认为这“非同寻常”。


第四是把边界问题尽量控制在边界问题的范畴内。中印在潜意识上互为战略竞争对手,加上至今仍在产生影响的历史纠葛,彼此任何争端都极易扩大到地缘政治层面。笔者不赞成将目前事态上升为一场全面的地缘政治较量,当前危机也不宜过早简单生硬地定性为“地缘政治危机”。


在中印边界问题上,守住已属不易,拿回更需耐心。有人提议重新利用锡金地位问题“惩罚”印度。这不是好主意,真要实行,将把中印间的所有问题全都翻上台面。当然,印度方面有人在搜肠刮肚寻找可以“打痛中国”的牌,这是一个事实,但部分人极端情绪的表达与印度政府的应对还不能完全混为一谈。中印牌局并非两人牌局,双方手中可打的牌都打出来,牌桌上的第三方就赢了。

 

有人会说,中印在边界打起来了,这就是一场地缘政治危机。这话也许没错,但从广义的战略布局角度和历史纵深看,一场就事论事、结果可控的边界冲突,并不必然带来一方转而实行全面反对另一方的战略改变。印度同样有一个将来如何在亚洲“过活”的问题。边界问题就是边界问题,最复杂棘手的边界问题处理好了,积极的地缘政治效应自会到来。


敌人可以选择,邻居不可选择,边界纠纷降温后大家在亚洲还是要归于常态。中国对外战略的立足点在亚洲,这一点无可选择,没有良好的周边环境,中国在世界上寸步难行。一方面,中国自己的修为决定邻国对中国崛起的基本态度。另一方面,美国已无法单独遏制中国,但很容易拉着印度、日本等国给中国在亚洲制造麻烦。一个基本平稳发展的中印关系仍是双方根本需求。


最后说一句题外话:正是因为中印国情有一些相似之处,对不断崛起的中国来说,印度提供了一面“镜子”。从印度对洞朗事件的应对,我们可以得到一个难得的换个角度看问题的机会,比照印度人的做法检思过去中国人遇到同类事情做出的反应是否合情合理。我们通过这面“镜子”照出来的,应是一个自信、果断、收放自如的中国,而不是那个百般纠结,号称具有全球大国思维却始终跳不出自我中心主义情绪和南亚“小圈子”的印度。


盘古动态

- 盘古新闻

- 大事记

盘古观点

- 盘古专栏

- 媒体采访

盘古研究

- 研究报告

- 出版物

关于盘古

- 盘古简介

- 学术委员会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才

关注我们

公众帐号

智库简介 招贤纳才 联系我们 官方app下载

技术支持:才高八斗@2013-2015 盘古智库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01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