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盘古观察
盘古观察
特朗普百日新政将满,看盘古智库三个月前预测应验几许(四)





三个月后回头看之四:

特朗普的亚太和半岛政策

 

2016年11月7日,特朗普赢得大选前两天,他的两名政策顾问彼得·纳瓦罗(现已获国家贸易委员会主席提名)、亚历山大‧格雷(Alexander Gray,特朗普国防事务顾问)在美国《外交政策》网站上发表题为《特朗普“以实力求和平”的亚太观:共和党候选人将如何重塑美国与亚洲的关系》文章,比较系统地阐述了特朗普即将推行的美国亚太政策概貌。该文批评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太过软弱,断言特朗普当选后会“以实力促和平”,着重加强美国军力,特别是重建海军军力,包括将战舰增至350艘;在让盟友负担一定美国驻军费用的同时,保证美国对其盟友和伙伴的安全承诺。


这篇文章是迄今为止特朗普团队成员对特朗普即将实施的外交政策特别是亚太政策做出的最重要归纳。而特朗普本人除了接连不断地通过挑动具体议题向外界释放错乱、含混、令人担忧无法乐观的信号,以及反复强调日本、韩国应多承担同盟安保费用外,对他即将奉行的亚太政策并无系统、宏观阐述。不过从特朗普在候任期内的所作所为仍能看出,他的意向与前述“以实力求和平”一文勾勒出未来美国亚太政策的两个基本方向---继续履行对盟友伙伴的安全承诺和以海军为重点扩充军备,是相吻合的。


然而,特朗普及其团队在候任期内展示的对外思路仍是严重简单化的,他的“大战略”就是没有大战略,似乎在循蹈一个危险的单向思维模式:把美国的安全和发展建立在实力基础上,将战略与经济混为一谈,对外如不能选择伙伴,就明确定下敌人,基于最坏的可能做准备。这是一种典型的深受“进攻性现实主义”影响的思维方式,如果具体化成系统性的政策行为将促使被美国假定为主要敌手、对手的国家不得不做出同样基于最坏可能的准备,开启一个“准备-反应”的不断升级直至真正发生冲突的危险循环


当今世界已非里根初期的世界,中国也不是前苏联,没有哪个国家可以通过限制、损害他国利益成就自己,道理无需多言,对“以实力求和平”的简单复制非旦不能解决美国自身的问题,更将剪断冷战结束后国际社会逐步建立起来的利益关联及其所赖以维系的战略、政治共识,从根本上破坏美国“重新强大起来”的外部环境,绝无可能重现当年里根对外战略的短暂成功。


特朗普对奥巴马政府的“亚太再平衡”战略调整总体持否定态度。外界需要理解的是,特朗普对“亚太再平衡”的批评并非指向美国将过多资源投入亚太地区,而是认为再平衡的方式过于宽泛、松散,没有找准方向和重点,声高而无效,浪费了美国的资源和信誉。在经贸问题上,特朗普极力反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是依托一个基本认识:美国本来就是亚太经贸关系的主导者,无需“重返”,在经贸问题上行事的重心应是正面狙击不公平贸易,而非绕开不公平竞争搭建新的平台。


特朗普及其团队语焉不详但已做出暗示的调整方向将是:


(1)继续确保美国的全球战略在亚太方向有足够的投入,以因应亚太不断增长的重要性和日趋复杂的变局。


(2)废弃奥巴马政府军事安全、经济、政治、价值输出等几根支柱并重的作法,将资源投放的重点向军事轨道聚集,而在军事轨道上优先照顾海军军力建设,还原再平衡作为一项军事安全战略的“应有面目”。


(3)推动与韩、日等国地区同盟建设的进一步升级强化方向可能是赋予这一区域性同盟体系更多北约特征。促使盟国承担更多美军驻扎开支、支付更多“保护费”则是意在增强同盟协作的整体性,提高盟友的融入度。


(4)调整亚太军事安全战略的基本布局,防范与准备的重点从克林顿时期的印度洋-太平洋框架向东亚集中。


(5)缓和美俄矛盾,使西线(欧洲)战略压力的舒解在东线(亚太)也有所反应,以利在亚太集中精力对付中国崛起和应对朝鲜半岛变局。


特朗普政府实施新的亚太政策的一大棘手问题是钱从哪里来。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就宣称要打破美国防务预算连年下降的模式,重建一支由54万人的陆军、36个营的海军陆战队、350艘舰船规模的海军、至少有1200架作战飞机的空军以及最先进导弹防御系统组成的美军,在亚太则以海军为重点强化前沿威慑。这种追求绝对实力的思维与共和党传统相契合。然而,他要在确保美国债务不冒顶的前提下同时做到扩大防务开支、实施万亿美元超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减免公司税赋等“数箭齐发”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如果特朗普政府开动印钞机筹集军费,那么其经济任务的实现将变得更加艰难。


特朗普将全面重审美国的对朝政策。奥巴马执政八年间,对朝奉行“战略忍耐”政策,即不回应朝核导行为背后的谋求正式成为“有核国”要求,朝进一步美对朝制裁便收紧一步,期图以压促变。然而朝执意前行,完成了拥核战略部署和入宪程序,正加紧推进核导合一,日益接近对美确立核威慑力的目标。2016年是朝首次进行核试验10周年,而朝迄已进行的5次核试中有4次是在奥巴马任期内发生的,朝远程导弹技术也在快速进步,华盛顿上空“容忍”朝鲜的空气更加稀薄,奥巴马对朝政策实际破产


特朗普在竞选期间曾严厉否定奥巴马的对朝政策,声称可以同金正恩“边吃汉堡边对话”。特朗普当选后,对涉及朝鲜的问题置评十分有限,但在朝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发表新年讲话宣称“朝洲际弹道导弹试射的准备工作已进入最后阶段”之后,立即通过推特做出措辞非专业但内容实质的回应,称“这不会发生”,片刻之后又发推噎喻中国:“中国在完全一边倒的贸易中从美国获取了大量金钱和财富,但在朝鲜问题上却不帮忙。太好了!”


“这不会发生”非指朝再次试射远程导弹。两条推文折射出特朗普在朝核问题上的逻辑线,显露了特朗普团队处理朝核问题的基本轨迹:首先,重新评估朝鲜的核导能力是否已经跨过美国安全利益所能允许的“红线”;其次,加紧做应变准备,包括实施定点军事打击、对朝进行全面制裁等,绝不允许朝继续利用核问题“讹诈”美国;第三,不排除外交对话,劝说与威吓并用;第四,拉住中国合作应对半岛局势变化,将中国在朝核问题帮不帮忙作为定义美中新关系的一大标尺。


如前所述,特朗普当选后不久,他本人及团队成员即对外披露,已要示中央情报局把按管理向当选总统所作的“每日简报”缩减到每周一次,重点汇报涉及国家安全的问题和与朝核问题相关的动向。这说明,朝核问题在特朗普外交议事日程上的位置非常靠前。华盛顿政治、外交圈和韩、日等东亚国家战略界的一个普遍估计是,特朗普就职后,将在东亚优先处理朝核问题


韩国国会及其下属研究机构人员2017年1月初赴美试探得出阶段性结论,特朗普准备实施综合性的对朝战略,运用广泛的外交手段而不是只盯住制裁,“广泛的手段”不排除“次级抵制”(Secondary Boycot,就是根据中国等多国对朝制裁执行情况等启动对涉朝交易的第三国企业进行制裁)、加强运用国内法制裁朝、与金正恩对话、清除金正恩等多种可能


2016年12月20日,候任总统国家安全顾问弗林代表特朗普团队首次就“萨德”入韩问题发声,公开表示“驻韩美军部署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萨德,THAAD)是从韩美同盟出发做出的‘正确决定’,象征着同盟的稳固”。在过渡期内,美韩军方没有停止就部署“萨德”决定落地进行磋商,总的工作方向是加速提前完成部署,争取在2017年4至6月前完成,而韩国军方正是促使朴槿惠政府做出同意在韩部署“萨德”的幕后主导方。


对特朗普就职后初期朝核问题形势的预测有三个“不排除”:不排除朝在特朗普就职仪式后不久进行第六次核试或新的远程导弹试验,以抬高自身筹码,给美国新政府一个“下马威”;不排除朝利用韩国国内政局变动分别主动向韩美双方示好,以分化美韩同盟,牵制特朗普对朝硬的一手;不排除特朗普放低身段采取与朝无条件对话的举措,甚至特朗普亲自出马与金正恩直接接触的可能性也不是不存在。


各方都在观望。可以预计,特朗普政府就职后将立即从战略、军事、安全、司法、行政、经济金融、与韩日同盟关系等层面展开对朝、半岛政策的全面重审,重审可能耗时四至六个月才能提出明确的对朝和半岛政策目标,此前半岛局势又恰逢韩国国内提前大选并正式开始政权转换交接的关键时期,朝鲜半岛局势将进入一个高危期


 

主编邮箱:xinshuping@pangoal.cn


盘古动态

- 盘古新闻

- 大事记

盘古观点

- 盘古专栏

- 媒体采访

盘古研究

- 研究报告

- 出版物

关于盘古

- 盘古简介

- 学术委员会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才

关注我们

公众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