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盘古观察
盘古观察
张弘|美俄关系:特朗普外交中的“道德底线”




从威斯特伐利亚条约结束“三十年战争”以后,伦理道德就成为国际关系史一个永恒的话题,任何时代都不可回避。


在进入21世纪以来,伦理道德越来越已经成为国际关系和外交政策设计所难以回避的问题。无论是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希拉里的“政治正确”和特朗普的“美国第一”之争,还是最近发生在叙利亚的“化武袭击平民事件”无不渗透着国际政治中的道德因素。


尽管在选举中一直强调“美国第一”,特朗普外交同样无法回避伦理道德问题。发生在4月6日的叙利亚化武袭击事件对于国际社会来说,是一场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


俄罗斯与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基于不同的立场和信息得出了相反的结论。美国指责叙利亚政府使用化学武器袭击平民导致87人丧生,国务卿蒂勒森认为证据确凿。而俄罗斯方面则认为,化学武器有可能来自反对派和极端组织,认为美国应该推翻这一论断。


在强大的社会舆论和国会压力下,特朗普政府选择了对叙利亚政府军进行军事打击。特朗普将化学袭击儿童行为形容为“人类的耻辱”,“穿越了道德底线”。围绕谁是化武袭击事件的责任方,美俄双方展开了持续的“口水战”,并导致本以十分困难的美俄关系再次降温。


特朗普声称,与莫斯科的关系可能已经降至“历史最低点”。普京则表示:“特朗普上任以来两国关系继续恶化,美俄之间的关系出现倒退”。可以说,“惺惺相惜”的两个领导人不但没有扭转美俄关系不断下跌的“颓势”,反而再次被不断恶化的叙利亚人道主义危机所“绑架”。


叙利亚化武袭击事件使美俄关系再次陷入低谷,俄罗斯社会舆论如今已经完全失去了对特朗普的好感,俄罗斯人开始相信,俄美关系改善的前景已变得十分黯淡。在美俄关系中存在共识的中东反恐合作也因此出现新的“闪失”。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之初曾表示将调整其叙利亚政策,不再把颠覆叙利亚政权作为优先选项,从而消除了两国反恐和打击“伊斯兰国”展开军事合作的一个主要障碍。不过,在对叙利亚发动袭击事件之后,特朗普宣布他对叙利亚政权的态度已经“大大改变了”。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表示,美国已经把打击“伊斯兰国”和推翻巴沙尔政权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可见,化武袭击事件已经对特朗普总统的外交政策产生重大影响。


 

外交是国内政治的延伸,本身也包含其社会主流的价值观特征,反映了这个国家基本的伦理道德观。外交政策制定首先是国家利益,这里不仅包括物质利益,还隐含着一定的精神利益,也就是价值观和伦理道德准则。因此,外交政策必然包含着一定的道德底线。正如孔子所言:“道不同,不相为谋”。


尽管特朗普在竞选期间一直宣传“美国第一”的原则,放弃在其他国家和地区进行民主输出,透露出“实用主义”和“孤立主义”的外交倾向,但是,媒体恰恰忽略了美国社会一直以来存在的深厚的伦理道德基础,这种建立在西方价值观和基督教文化的社会道德基础已经固化为西方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无关党派和领导人的立场,甚至超越宗教的差异。特朗普总统虽然出身于“非建制派”的政治家,但是从其经商和从政的经历看,包含着美国社会的基督教文化和主流价值观。


目前在美俄关系中至少存在着似有两个突破“道德底线”的事件,伦理道德冲突这也是困扰双国关系未来发展的核心问题之一。


首先,俄罗斯干涉美国总统大选的嫌疑是美国外交的一个道德底线。自二次大战以来,一直是美国向其他国家“推销民主”,或者经常干涉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国内选举案例。凭借其强大的综合国力,却鲜见其他国家干涉美国国内选举的案例,此次炒作“俄罗斯干涉美总统大选”的事件不仅关系到极其敏感的美国大选合法性,而且美俄关系上也是极具杀伤力。美国自独立以来,一直自诩为民主和自由的风范,漠视他国干涉美国大选无异于损害美国的核心价值观,这也是美国外交中的道德底线之一。


众所周知,美国自独立以来,深受早期清教徒流亡者的影响,并形成了在基督教的伦理道德基础上发展出以“美国例外论”和“天赋使命观”为核心的外交理想主义。在美国的政治文化中,基于个人主义的自由主义具有强大的国内民意基础,主张将美国人的价值观向外输出,这就包括美利坚民族的伦理道德观,并用美国式的伦理道德哲学来影响世界。


由于美国始终标榜自己是基督教伦理道德的楷模,因此,破坏美国大选无疑是破坏美国社会倡导的价值观,这也成为美国社会的伦理道德底线之一。从宣布当选总统以来,特朗普就一直深受“通俄门”丑闻的困扰。虽然特朗普是极力否认得到了俄罗斯“帮助”,但其政府高官内接连受到调查。


今年2月,由于被曝出曾与俄驻美大使多次通电话并“误导”副总统彭斯,特朗普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迈克尔·弗林上任不久就被迫辞职。此后,前特朗普竞选团队外交政策顾问、现任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又被媒体曝出去年曾经两次与俄罗斯大使面谈。无论美国国会调查俄罗斯干涉大选的结果是否成立,传闻本身已经造成国会中的民主党和共和党巨大的“反俄”情绪,特别在美国情报系统和国防部门引发强烈的反弹。


来自共和党的美国众议院议长瑞安、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和来自民主党的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分别表态,支持国会对俄罗斯政府是否涉嫌发动网络袭击影响美国2016总统选举结果展开调查。共和党参议员麦凯恩和格雷海姆就准备开展独立调查。麦凯恩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采访就表示,“毫无疑问,黑客攻击是存在的。”格雷海姆在接受美国电视新闻网采访时就表示:“我会采取一切形式追查俄罗斯。他们是世界舞台上最不稳定的因素之一,我想他们确实干扰了我们的选举,我要让普京本人为此付出代价。”


其次,叙利亚化武袭击事件再次突破美国外交的“道德底线”。不同与传统意义上国家在经济利益、安全利益和宗教文明上的纷争,人道主义危机挑战的是人类社会共同的伦理道德底线。冷战结束后,联合国和西方大国在涉及人道主义危机议题上越来越表现出干涉主义倾向,在世界许多战乱地方派出了维和部队。


尽管美国自独立以来的外交一直奉行现实主义的国家利益为主要出发点,但是也从不否认包含着基于道德、自由和多边主义的自由主义外交基因。叙利亚爆发的化学武器袭击事件本身有违背人类社会最基本的道德底线和人本价值观,任何正常政府和组织都不会漠视这种“暴行”。无论是美国国会中的建制派政治家,还是特朗普政府内部的重要成员都表现出一致的道德立场。正是基于美国获得的事件信息和伦理道德观,特朗普做出打击叙利亚政府军的行动,因此导致美俄关系再次遇阻的是伦理道德冲突。正如孔子所言:“道不同,不相为谋”。美俄两国在叙利亚化武事件中基于不同的立场和信息得出相反的结论,除非能够出现令双方都信服的独立证据,否则美俄在叙利亚的立场分歧在短期内难以化解。


发生在美俄关系中的叙利亚化武事件和干涉大选嫌疑事件都显示,道德底线是现代国际关系中无法回避的重要问题之一。遵守基本的道德原则这不仅反映出美国外交中一直存在的自由主义政治文化传统,也是美国社会道德认知水平提升的结果。


随着人类受教育水平的不断提高,以及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媒体出现,使得信息传播的速度日新月异,公众对于人道主义危机和道德认知事件表现出更大的关切,迫使各国政府和政治家必须拿出实际行动加以应对。如果美俄在一些涉及伦理道德的原则问题上不能取得共识,至少是信息认知取得共识,那么双方关系实质性的改善将是一条漫长的道路。


 

主编邮箱:xinshuping@pangoal.cn


盘古动态

- 盘古新闻

- 大事记

盘古观点

- 盘古专栏

- 媒体采访

盘古研究

- 研究报告

- 出版物

关于盘古

- 盘古简介

- 学术委员会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才

关注我们

公众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