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盘古观察
盘古观察
梁海明:香港经济发展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日前,盘古君特别采访了盘古智库学术委员、丝路智谷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梁海明,请他就香港经济发展现状及其所面临的问题作了深入解读



谈及香港国际金融中心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区别,梁海明表示,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相比,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发展方向更具全球化的特征,即倾向于参与全球治理及国际金融规则的制定。此外,与内地资本管制较严格不同,香港的资金流通较为自由,这也为香港维持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同时,香港作为除纽约与伦敦外的第三个美元集散地,在扩展美元业务、扩大美元金融影响力方面扮演着重要角色,这也是香港维持国际中心地位的关键要素。


近几年来,与内地的经济增速相比,香港的经济增速维持在较低水平,一度有人认为香港处于衰退期。对此,梁海明给出了不同意见,他认为,将香港的经济增速情况与内地相比是不合理的,香港作为一个发达经济体,若按发达经济体的增长速度来看,同欧美日相比,香港每年2%-3%的经济增长率已经是相当高、相当稳定的水平了。


梁海明指出,目前,香港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尚未找到一个新的引擎带动其进一步发展。他分析称,香港经常会出现一个产业带动其他产业发展的景象,而金融行业由于其可观的盈利性颇受人追捧,香港人现在更倾向于赚快钱,而置其他行业(如收益不确定的创新与制造业)于不顾。这便为香港带来风险,即万一未来金融业出现问题,香港将去向何方尚不可知。纵观未来几年,香港面临机遇也面临挑战,但总体来说,机遇大于挑战。


解读实录


梁海明:香港作为一个世界金融中心,大家都把香港称为国际金融中心。但在英文的概念里面呢,它不叫国际金融中心。它叫全球金融中心,global financial center。为什么叫全球呢,因为香港原本就是一个国际城市,它未来的发展方向不仅是与国际接轨,它更多地是想参与国际的经济与金融领域的顶层设计,这是香港所扮演的角色。所以很多人说香港与上海两个国际金融中心有什么不同?中文意义差别不大,但在外国人与欧美市场眼中有区别,最大区别从英文名字就能看出来,上海是international financial center,就是国际金融中心,而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欧美国家将香港称呼为global financial center,区别在于“国际”是与国际接轨,“全球”意味着参与全球治理,参与全球国际金融规则的制定,这是很大的区别。


另外,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另一个特点就是钱来钱走都是非常自由。但在中国国内由于有资本管制,钱进钱出目前来说有一些障碍。从这个领域来说,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未来仍会维持住。另一个能维持住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的较大因素是香港与港元在帮美国抬轿子,什么叫抬轿子?美国作为世界第一强国,美元作为世界第一大货币,需要后面有人支持它拓展业务,而港元正支持美元拓展了业务。因为美元除了在纽约的交易市场外,在伦敦也有很大的交易市场,我们称它为欧洲美元,美元的最大交易中心就在伦敦,甚至伦敦每天的美元交易量比纽约还多,而处在伦敦与纽约之间的香港是第三个美元的集散地,香港每天的交易除了港元就是美元,而且港元和美元是联系汇率,就是固定的一个汇率。在这种情况下无论使用美元和港元都是在使用美元,都是在扩大美元的影响力。而目前的国际金融市场与金融体系都是由美国主导的,在由美国主导的情况下,需要香港和伦敦的角色,从这个层面来看,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是能够比较巩固的。


但近期也能看到香港的经济情况,按内地民众来说是比较低的,只有2%-3%左右,因为内地GDP增长率可能达到7%-8%,所以很多人觉得香港衰退了,但我们不能这么比较,因为香港毕竟是一个发达经济体,按照发达经济体的增长速度,香港每年2%-3%的经济增长率在欧洲和美国,包括日本都是比较高和稳定的增长速度。尤其是欧洲某些国家甚至是零增长或者负增长,日本也是1%-2%的增长,所以香港相对于他们来说增长率就是比较高的。另一个需要看到的数据就是香港的失业率,香港是3.1%-3.2%左右的失业率,虽然经济教材上把这个也称作是失业率,但在现实中3%左右的失业率表示了劳动力市场的供求平衡,如果低于3%就是供小于求,所以在就业市场方面香港基本没有问题。


那么,既然香港的GDP与就业市场都没有问题,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没有找到带动香港经济发展的新引擎,因为香港作为一个小城市,只有700万人,比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人都少,所以经常可以看到的是,香港的一个行业发展就能带动其他行业的发展,例如现在香港的金融作为一个支柱,就能带动起其他行业的发展,而很多香港人觉得金融业赚钱,就不用考虑别的行业去赚多的钱,只要把握住这个行业就行。这样就会慢慢导致香港人更喜欢赚快钱与轻松的钱,就没有动力去搞创新与制造业,因为这些创新与制造业需要烧钱,也不知道未来会不会赚钱。这种情况对香港人来说可能是一个危险,危险在于万一金融业不行了,那香港未来的路怎么去走?所以香港未来几年有机遇也有挑战,但总体来说是挑战大于机遇。毕竟未来的路没想好怎么走,那么走的时候可能就会走的比较慢。谢谢。



盘古动态

- 盘古新闻

- 大事记

盘古观点

- 盘古专栏

- 媒体采访

盘古研究

- 研究报告

- 出版物

关于盘古

- 盘古简介

- 学术委员会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才

关注我们

公众帐号

智库简介 招贤纳才 联系我们 官方app下载

技术支持:才高八斗@2013-2015 盘古智库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01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