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盘古观察
盘古观察
上下其手的“美式民主”难以服众




一旦希拉里当选,下一个特朗普恐怕会来得更快更猛烈。而那个时候,精英们口中的“国家利益”与代表大众的民主原则之间的冲突可能会更加剧烈。可见,如何协调好精英和大众的需求,重新弥合美国社会,将会成为美国政治制度的一大长期挑战。

文|尹伟文,盘古智库研究员,首发于央视网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可谓好戏连连,让人目不暇接。先是自称为“民主社会主义者”的桑德斯在民主党内初选让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吃足了苦头;出人意料地获得共和党提名的“大嘴”特朗普更是抓住“邮件门”等话题对希拉里穷追猛打。在美国政治经济精英们看来,无论是左翼的桑德斯还是右翼的特朗普,代表的都是危害美国国家利益的极端“民粹主义”,为了美国的国家利益,必须除之而后快。然而,在捍卫其建制立场的过程中,我们看到的是美国所标榜的民主原则和民主制度在“保卫民主”的口号下受到破坏。可见,即便是为西方主流媒体和知识界所称道的美式民主,也不能不为他们所定义的“国家利益”让路。

7月举行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可谓相当尴尬。本来这是一场宣布总统候选人的盛事,却因维基解密爆出民主党高层在提名过程中对桑德斯的打压,引发桑德斯的支持者抗议连连、嘘声不断。显然,从最初开始,“政治圈局外人”桑德斯就没有得到能跟希拉里公平竞争的机会。更耐人寻味的是,民主党的内部电邮曝光以后,《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日报》等美国主流媒体——民主党公关主任路易斯·米兰达曾将桑德斯的信件故意泄露给后者的记者——在网站首页均以大标题的形式突出民主党要“团结”的呼声,并继续批判特朗普的主张。这样的报道是否客观持平,可谓见仁见智。当然,属保守阵营的福克斯新闻(Fox News)也没好到哪里去,网站首页里通篇只看到邮件门和桑德斯支持者的抗议,可谓火力全开、尽情攻讦。美国各大媒体在报道时往往预设立场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所谓的“客观中立”恐怕是自欺欺人——这一点即便是美国民众也颇为不满。

建制势力之所以不愿意看到桑德斯或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原因之一是因为此二人一旦当选,可能会削弱美国在国际上的地位。桑德斯和特朗普均明确反对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而该协议则被现任总统奥巴马视为能让美国而非中国主导规则制定的法宝。美国著名国际关系专家约瑟夫·奈更是直接点明,特朗普的“孤立主义”政策会削弱美国的联盟体系,而联盟正是美国全球权力的基础,是宝贵的资产而非负担。

美国的战略家们从美国的国家利益出发对选情忧心忡忡,是人之常情,也无可厚非。但是,当民主共和两党的建制势力以“国家利益”为名上下其手的时候,旁观者们不得不感叹,即便是“民主自由”天天挂嘴边的美国精英,也不一定把民主原则和制度看成是最高的价值。当然,按照国际政治的现实主义思路,道德价值为国家利益让路是再正常不过了,否则我们无法解释为什么美国极少公开批评作为其盟友的独裁政权,哪怕他们作恶多端、血债累累。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对美国而言,民主和“民意牌”往往只是维护美国自身利益的手段,而非目的。一旦“美式民主”和“新闻自由”妨碍了美国精英阶层所定义的“国家利益”,那就只能靠边站了,到头来还是“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美国的政治精英们一直以来都在鼓吹一种连自己都无法实现的民主理念和自由主义,实在是南辕北辙,难以服众。

从最新民调来看,代表白人草根势力的特朗普正处于下风,而“桑德斯旋风”带来的“政治清流”也会随着他的失势而渐渐减退。一旦希拉里最终当选,在精英们看来,美国的“国家利益”和霸主地位似乎就能得到保障。然而,正如一位政治哲学家所预测的那样,正是希拉里这种毕业于“常青藤”法学院的精英忽视了中产阶级和低收入者的呼声,才导致了特朗普的崛起,一旦希拉里当选,下一个特朗普恐怕会来得更快更猛烈。而那个时候,精英们口中的“国家利益”与代表大众的民主原则之间的冲突可能会更加剧烈。可见,如何协调好精英和大众的需求,重新弥合美国社会,将会成为美国政治制度的一大长期挑战。


盘古动态

- 盘古新闻

- 大事记

盘古观点

- 盘古专栏

- 媒体采访

盘古研究

- 研究报告

- 出版物

关于盘古

- 盘古简介

- 学术委员会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才

关注我们

公众帐号

智库简介 招贤纳才 联系我们 官方app下载

技术支持:才高八斗@2013-2015 盘古智库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01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