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盘古观察
盘古观察
中国要建设什么样的“海洋强国”?




十八大期间,中国提出要建设海洋强国,但“海洋强国”已远远不是马汉当年所提出的二元结构基础,那么,“海洋强国”新的内涵又是什么呢?针对此问题,盘古智库学术委员、北京大学海洋研究院特聘研究员胡波从三个方面进行了解读与度量,并在此基础上,对南海局势的演变进行了简要分析。


中国要建设什么样的“海洋强国”

 

当今中国的“海洋强国”内涵,应从如下方面去度量:军事、经济、外交和政治。

 

追求世界上第二大的海上力量

从军事上来讲,中国应该追求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的海上力量。这又包括三个层次的考虑:第一,中国能够对第一岛链附近海域及以内的海域进行有效的控制,或者说取得一部分的相对优势;第二,在西太平洋和北部印度洋的环形海域,中国能够谋求一定的有效存在,包括一些基地及两只左右的航母编队;第三,在全球的其他海域,中国应该追求的是一种影响,即更多地通过军事上的临时部署或者临时行动取得一定的政治影响。

 

成为“世界海洋经济强国”

从经济上来讲,中国现在已是世界海洋经济大国,但还不是世界海洋经济强国。要实现这种跨越,中国应以自己三百万平方公里的管辖海域为基础,以公共海洋空间和其他国家的合作海洋空间为依托。但在这一方面,我们国家目前存在着两大问题:一是对海洋经济的管辖效率有限,二是科技创新能力也有限。

 

成为国际海洋政治多极格局中的一极

从国际秩序或者海洋政治秩序角度来讲,中国应该成为国际海洋政治多极格局中的一极。即中国要能够对世界海洋秩序的演进和重要国际规则的制定、修改发挥重要的影响。

 

南海形势演变:从口头对口头到行动对行动

“南海仲裁案”后,南海的形势已经从口头对口头演变成行动对行动。所谓的行动对行动就是指,中国已经明确提出:我们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不执行菲律宾所谓的南海仲裁案的裁决;而美国、菲律宾肯定会千方百计地想办法来证明——这个结果是有一定效力的。这种情况下,双方肯定会进入下一步的博弈,具体包括外交法理的斗争和现场上的斗争。前者将表现在菲律宾、美国有可能在东亚峰会和APEC会议期间对中国发起挑衅;后者则将表现在伴随着南海台风季节的结束,在年底或者明年初,菲律宾、美国有可能拿仲裁案结果当“鸡毛令箭”,在南海现场对中国进行新的挑衅。在上述情况下,中国将别无选择,只能采取坚决的反制措施与行动。而未来南海局势的发展,也取决于中国与菲律宾、美国之间的互动。但显然,球不在中国这边,而是在美国、菲律宾的脚下。

 

嘉宾简介

胡波

盘古智库学术委员、北京大学海洋研究院特聘研究员、中国太平洋学会理事、多个政策部门的咨询顾问、海权及国际战略问题专家,长期从事外交政策及军事战略等方面的研究,主要关注领域为海洋战略与政策、国际安全及美国军事,在《世界经济与政治》《国际观察》《外交评论》、The Journal of Chinese Political Science等国内外核心期刊上发表《中美在西太平洋的军事竞争与战略平衡》等重量级学术论文20余篇。出版学术专著多部,其中,《中国海权策:外交、海洋经济及海上力量》被誉为“理性系统规划中国海权战略的第一本书”;《2049年的中国海上权力》出版伊始,即获得广泛学术、政策及社会影响,受到港澳台地区,以及新加坡、日本、美国等多国政策部门和出版商的高度关注,繁体版已刊印发行,日文版和英文版也正处于翻译、编辑校对中。


盘古动态

- 盘古新闻

- 大事记

盘古观点

- 盘古专栏

- 媒体采访

盘古研究

- 研究报告

- 出版物

关于盘古

- 盘古简介

- 学术委员会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才

关注我们

公众帐号

智库简介 招贤纳才 联系我们 官方app下载

技术支持:才高八斗@2013-2015 盘古智库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01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