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盘古观察
盘古观察
梁启东:为什么当前各地方改革的动力在减弱?




文|梁启东,盘古智库学术委员、辽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来源于“启东视野”


最近在辽宁、吉林、黑龙江、内蒙古东部等地进行实地调研,围绕经济新常态和新一轮东北振兴问题,走访了一些市、县区、乡镇和企业。调研中,突出感到,在相当一部分干部群众中对改革存在“疑虑症”“疲倦症”和“虚幻症”,广泛存在改革动力不足、动力减弱的问题,影响改革思想的发动、改革措施的落实、改革绩效的评估。


   改革动力不足、动力减弱突出有以下六种表现:


   一是对改革方向有质疑,存在“不愿改”的思想。在经济形势比较严峻的形势下,将改革与发展、促改革与稳增长对立起来,以为要增长就是投资刺激,投资刺激就是要大上项目,最终又回到上项目靠投资拉动的老路。甚至对市场化改革有质疑,认为发展和稳定中面临的许多问题皆由改革产生,进而借口条件“不成熟”淡化改革,借口“路径不清楚”回避改革,或者借口“经济压力大”“社会阻力大”放弃改革。实际是对新一轮全面深化改革的目标、重点缺乏基本共识,对实现国家治理体系、治理能力现代化缺乏信心。


二是对改革有畏难情绪,存在“不敢改”的思想。比如在28号文件和7号文件中,专门谈到了“妥善解决国有企业改革历史遗留问题”。国企改革遗留下来的最大问题,是厂办大集体、分离企业办社会职能、离退休人员社会化管理等问题。这些问题,在东北普遍存在,谁也不敢碰这一巨大的包袱。所以“爹不亲、娘不爱、舅舅不管”,实际是“爹不敢亲、娘不能爱、舅舅管不了”。结果是,一年往后推一年,一届政府往后推一届政府,包袱越背越重,压力越来越大。当前在地方对改革的畏难情绪和求稳怕乱思想比较盛行。


三是对改革观望,存在“等”“靠”的问题。一些地方的自主改革意识不强,存在等中央的声音,靠中央的命令行事的倾向。改革只是“放空炮”式的“口号改革”,主要表现是空谈改革、实际不改革。比如公车改革,一些地区率先进行的改革,在补贴额度和补贴方式上和中央新近出台的政策有矛盾,所以改革的内容要调整,原本启动的改革措施也停下来了。有关土地制度改革,在地方抢跑被中央叫停后,一些地方政府出现了“等上头”“左顾右盼”其他地区的倾向,自主改革的动力不足,怕担责任、担风险。


四是对改革有倦怠情绪,存在改革“疲倦症”。一些人认为,事业单位改革,喊了多少年,实际上效果不大,事业单位人员越改越多,包袱越来越重。所以普遍对事业单位改革不抱太大信心 。一些改革举措操作性不强,实际效果大打折扣。比如有关房地产市场调控的措施,实施的方向、时限不明确,前后解释不一致,执行力道有差别,违反的惩戒措施不明晰,在房地产市场实际已经分化的情况下,仍“一刀切”地普遍实施,必然造成市场对改革举措的倦怠。


五是对改革有抵触情绪,执行改革举措“留一手”。在对一些市县调研中,很多同志对十八届三中全会的财税体制改革的内容有意见,认为中央和地方事权、财权不匹配、不对应,“中央财政亮亮堂堂、省级财政喜气洋洋、市级财政勉勉强强、县区财政水水汤汤、乡镇财政哭爹喊娘”。而当前民生改革任务几乎全落在基层政府头上,财源少、任务重、要求急,所需的自筹配套资金很难到位,特别是在县区、乡镇一级,除了依靠土地几乎别无他路。所以许多人认为现在是“逼良为娼”的财政体制,那么“土地财政”“房地产财政”就是不二之选。推进改革过程中,由于一些政策规定过于模糊,地方政府选择对自身有利的做法,对改革举措“挑三拣四”,有利则快改,不利则不改,所以出现中央精神与地方落实之间出现了“上令下不通”的现象。


六是对改革缺乏统筹布局,改革的系统性不足。一些改革的方向和重点还不明确、任务还不具体,先改什么、后改什么,还缺乏通盘考虑。如在基本养老保险实现省级统筹的情况下,一些省份需要在做到政策上的统筹的基础上,尽快实现基金管理上的统筹。简政放权是个大方向,但是也要注意的一些倾向。比如审批制度改革步子迈得很大,但从前置审批到事后监督这一环节没做到位,工商注册中,注册企业的条件大大降低,大量新企业出现,但与之相匹配的事后监督机制缺位,信用体系建设尚未启动,大量良莠不齐的主体进入市场,那么对市场正常运行就形成了挑战。再如,审批权力下放,基层政府承担起越来越多的审批职责,但责任重了,人员编制、技术支撑、工作规程等方面都到位,出现了权利下放接不了、管不好的问题。


改革的动力不足、动力减弱问题,客观上讲,是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建设的复杂性、艰巨性、长期性认识不足,对经济“新常态”和“三期叠加”条件下全面深化改革的规律认识不足。主观上讲,就是改革主体的思想认识和精神状态问题,就是怕担责任、怕担风险的问题,根本上说是责任意识、担当意识不足,宗旨意识不强。


针对上述六种倾向,要解放思想,提振精神,解决改革的动力不足、动力减弱问题,为全面深化改革提供坚强的精神动力、智力支持和思想保证。


加强宣传和舆论引导,凝聚改革共识。对重大改革方案举措,要及时发布信息,并通过理论宣传、专题辅导、专家评说等多种方式,进行充分解读、解释疑惑,正确引导社会预期,回应社会关切,对何时改革、为何改革、为谁改革、改革什么、谁来改革等基本问题清晰认识,消除模糊观念和片面理解,最大限度凝聚社会共识,为改革创造良好的社会环境。


把握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改革推进到现阶段,系统性、复杂性显著增强,配套性要求越来越高,“单兵突进”“各自为战”的改革难以取得实质性进展。必须从整体、配套和系统的角度来设计和推进每一项改革,做好各项改革措施之间的有机衔接。各地区要按照中央的统一部署,健全改革机构,加强改革力量,完善推进机制,强化改革的组织领导和工作责任。明确改革的方向和重点,通盘考虑先改什么、后改什么。要立足全局制定改革方案,扩大征求意见的参与面,切实防止改革利益诉求“部门化”“集团化”,改革方案“碎片化”倾向。


调动社会各方面参与改革的积极性。改革不是一个部门或几个部门的事情,而是全社会的事业。要充分调动人民群众和社会各方面关心改革、参与改革、支持改革的积极性,尊重人民群众的首创精神。特别是重大改革方案的制订,要进行认真细致的调查研究,认真听取、充分吸收社会各方面和人民群众的意见,集中民智、体现民意。使改革进一步兼顾到各方面利益、照顾到各方面关切,始终得到人民群众拥护和支持。


分类有序、综合配套推进改革。全面深化改革,一要积极,二要稳妥,结合各地工作基础、资源禀赋上的差异,确定改革的重点和时序。对已经出台的改革方案、已经启动的改革任务,要周密组织实施和不断深化完善;对已有共识、基础条件较好的改革事项,要加快推进实施;对方向已经明确、但实施条件尚不成熟的改革事项,要抓紧研究制定方案,适时启动;对利益关系复杂、意见分歧较大的改革事项,要选择部分地区、部分行业开展试点。要充分发挥专家学者、智库的决策咨询作用,重视发挥各类改革试点、试验的示范带动作用。


加强绩效考核和督促检查。加强和改善对经济体制改革工作的领导,着力构建改革的运行与约束机制。贯彻落实中央统一部署,按照“问题导向”和“共识导向”原则,以解决事关发展全局的重大问题和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为抓手,防止和克服“改革疲倦症”和“改革虚幻症”,积累改革正能量。充分发挥经济体制改革工作协调机制的作用,加强改革工作的绩效考核,搞好重点任务的督查督办。对已经出台的改革方案,要加强跟踪落实,善于发现苗头性、倾向性、潜在性问题,及时纠正偏差、完善政策。



盘古动态

- 盘古新闻

- 大事记

盘古观点

- 盘古专栏

- 媒体采访

盘古研究

- 研究报告

- 出版物

关于盘古

- 盘古简介

- 学术委员会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才

关注我们

公众帐号

智库简介 招贤纳才 联系我们 官方app下载

技术支持:才高八斗@2013-2015 盘古智库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01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