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盘古观察
盘古观察
“萨德”部署纠纷 中韩媒体“隔空骂战”|热点透析




文|朱锋,盘古智库学术委员、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来源于“国关国政外交学人”公众号


最近一段时期以来,中韩两国媒体和社会围绕着韩国总统朴槿惠在星洲郡做出的“萨德”导弹防御系统的部署决定,展开了一浪高过一浪的媒体对骂。


萨德导弹防御系统部署问题不仅正在冲击两国关系,而且对两国社会和普通人士的心理也在造成创伤。


这种借一项武器装备部署决定而掀起的两国社会和媒体对立,是继2004年“高句丽事件”之后,又一次打击两国国民相互之间的好感度、实质上扭曲中韩关系的事件。


小贴士

2003年6月24日在《光明日报》发表署名边众的文章《试论高句丽历史研究的几个问题》,随后引起韩国国内学术界、政府和民间的强烈争议。为避免事态的升级影响到两国关系,2004年8月22日,中韩两国就高句丽历史问题举行了9个半小时的紧急磋商,并达成《五项谅解事项》。此后,两国领导人都在不同场合表示遵守《五项谅解事项》,学术与政治分开、现实与历史分开,正确对待、妥善处理,不让争议影响两国关系。


“萨德”导弹防御系统是一种陆地部署的机动导弹拦截和防御系统,全称为“战区高空导弹防御系统”(THAAD)。


这一系统的主要作战目的是对来袭敌方导弹进行飞行末端高空拦截,射程可达200公里。


比较韩国现在装备的、主要用于中低端来袭导弹的“爱国者”II导弹拦截系统,“萨德”系统拦截高度更高,搜索、跟踪、咬定和拦截的来袭导弹的范围更广,更适合拦截来袭的中程弹道导弹。


朴槿惠政府在2016年7月8日作出了和美国联合部署“萨德”导弹拦截系统的决定。


由于在这之后紧接着菲律宾南海仲裁案即将出台,中国政府和媒体都顾不上对该导弹防御系统的部署做出集中反应。


7月下旬以来,特别是随着万象东盟地区论坛和东亚峰会外长会议的结束,万象会议上中韩外长的“萨德”交涉流产的新闻传出,两国媒体瞬间拉开了“萨德”部署问题上的媒体对攻战。


中国主流媒体,如“新华社”、《人民日报》《环球时报》等纷纷连续发表批判性文章,指责朴槿惠政府一意孤行部署“萨德”系统损害中韩关系、蓄意在东亚挑起新冷战和阴谋压中国在朝鲜问题上让步。新华社连发了五篇评论文章反对“萨德”入韩。


中国媒体在一片喧哗声中,要求对韩国进行制裁、给首尔“立规矩”和利用“萨德”部署对韩国下重手、以儆效尤的声音不断高涨。


在这样声势浩大的“批韩”声浪中,甚至有人要求北京重新审视和评估朝鲜政策,考虑放宽和取消对朝鲜核试验所进行的金融和经济制裁。


中韩“萨德”对立,带动起了中国媒体自冷战结束以来难得一见的对中韩朝三边关系的反思。


韩国各大媒体当然也不示弱,纷纷推出评论和专家采访,抨击北京在“萨德”问题上显示中国式的“霸权心态”,认为中国不仅不能理解韩国基于朝鲜的导弹威胁而不得不提升防御能力的安全需求,甚至是中国有意借助“萨德”争议给韩美军事同盟打进离间和分化的“楔子”;指责中国“盛气凌人”,韩媒表示,中国坚定的反对“萨德”入韩的态度是中国这几年来一贯的民族主义情绪和咄咄逼人的外交攻势的延续。韩国社会针对中国的“反萨德”舆论攻势,不甘示弱,频频回击。


朴槿惠政府对中国坚定的反对态度,似乎也是无动于衷。7月15-16日在盟国举行的欧亚峰会上,朴槿惠和中国总理李克强甚至未能举行双边首脑会晤。


7月26日的万象会议,中韩两国外长一天之内两度见面,在“萨德”问题上也是“颗粒无收”。


毫无疑问,韩国政府对中国“萨德”问题的高度关注所展示的“不为所动”的立场,更是给中国媒体的“批萨倒韩”火上浇油。


然而,中韩两国之间的这一波“萨德”系统部署问题上的外交战和媒体战,最倒霉的还是中韩关系,受伤害的是两国已经日益密切的社会和经贸关系。


“萨德”系统的部署,当然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和削弱中国的战略核威慑力,但中国并非没有反制的手段。


将“萨德争议”变成两国媒体和社会的“隔空骂战”,事实上于事无补。朴槿惠政府的“萨德”部署决定,本来就在韩国国内引发了巨大的争议。


不仅三大反对党纷纷表示质疑和反对,青瓦台决定的“萨德”部署基地——韩国的星洲郡更是群情激昂,民众反对和示威行动持续不断。


连日来的民意调查,更是显示50%的韩国国民不支持“萨德”系统部署。中韩之间的媒体战,反而给了韩国朝野在本来极有争议的“萨德”入韩问题上“调转枪口、一致对外”的借口。


中韩“萨德”争议的最大赢家是美国。美国让韩国考虑部署“萨德”,从1999年就开始。其中历经金大中、卢武铉、李明博三届政府到朴槿惠政府。


前三届政府都对美国说“不”,以平衡韩国与中美两国的关系。朴槿惠总统在美国持续游说和压力之下,面对朝鲜金正恩政府“并举战略”——“一手拥核、一手发展经济”的拒绝弃核政策的压力,为了拉住美国保护和支持韩国,决心对美妥协。


以韩国人高度的民族主义自豪感和“一根筋”似的国民性格,北京本来需要高度警觉“反萨德”系统进程中的方式、方法的有效性和敏感性。一味通过中国国内媒体对韩国施压,其结果只能适得其反。


中国政府和社会对“萨德”入韩的关切是真实而又强烈的。韩国需要认识到这一部署举动对中国带来的伤害。


然而,影响韩国“萨德”决策的最好方式,是通过“静悄悄外交”——中国政府持续而又坚定地对韩国表达忧虑和担心。同时,安静地观看韩国国内政治和民众情绪对“萨德”部署决定的反对和打击。


中韩两国都不需通过制造民族主义的声浪和情绪的大潮想要“淹没”对方。中韩两国之间的“萨德缠斗”不管以什么方式结束,中韩两国的民意和民心不应该受到伤害。



盘古动态

- 盘古新闻

- 大事记

盘古观点

- 盘古专栏

- 媒体采访

盘古研究

- 研究报告

- 出版物

关于盘古

- 盘古简介

- 学术委员会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才

关注我们

公众帐号

智库简介 招贤纳才 联系我们 官方app下载

技术支持:才高八斗@2013-2015 盘古智库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01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