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盘古观察
盘古观察
许维鸿:如何用好金融工具建设强大国防?




文|许维鸿,盘古智库学术委员、中航证券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首发于环球时报


提及国防,很多人觉得这么重大的事情,肯定都该由国家预算来保障。但当今新型的现代战争所比拼的,是一个国家全方位的作战能力,金融进入到国防领域也是其中重要的保障环节。


冷战前后的美苏比拼,美国之所以在武器装备、信息技术等诸多方面不落后、甚至局部领先于前苏联,还能将更多资源配置于经济发展,最后对前苏联“不战而胜”,美国发达的金融市场是其“功臣”之一。美国是在用全社会的钱支持国防建设。


中国国防建设资金来源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国防建设单纯依靠国家财政拨款,没有利用社会资金。上世纪80年代后,军工企业开始依靠商业银行贷款和军工集团财务公司,开启了“间接融资、被动借贷”。最近几年,进入以开发式金融和投资银行为更高层次的军工产业链“直接融资、主动投资”阶段,将投资银行作为军企智囊和融资平台,帮助国防工业优化资源配置,引领军工产业结构和组织效率提升。


当前中国国营体制的十大军工集团,依然是以财政拨款为主要资金来源。很多单位行政式管理风格惯性大,导致了重复研发、高科技人才不受尊重等问题,人才也在市场经济大潮中流失严重。武器样品即便研发成功,列装武器的单价贵、易损耗、还容易出故障,让本来就不宽裕的国防经费捉襟见肘。


当下,国家也在提倡军工行业的国企改革,即利用资本市场对现有科研和生产企业进行现代企业制度的改革——本着军工企业国有基本属性不变原则,引入民营资本和机制,实现国有经济的“制度自信”。

国防军工现代化改革首先要从顶层设计入手,重视国家层面的“国防金融资本运营平台”,聘用专业化的金融人才,将各大军工集团的资本运营统筹起来、科学管理,用全社会的钱建设国防,用金融影响全球政治军事格局。


中国国防金融有国家财政持续投入,通过现代金融杠杆吸引社会资本,首要问题就是先进武器的持续研究。二战后的美苏军备竞赛,前苏联凭借计划经济优势,一度在航天等领域形成技术先发优势,但美国利用可持续金融杠杆支持,将“产、学、研”通过金融进行整合,通过军民融合,最终在武器装备持续投入上拖垮前苏联经济,起了相当大的作用。


此外,现代战争的规律使得后勤保障和武器维护在国防预算的比例飞速上升,使得“高精尖”武器制造企业和大修维护企业之间的整合,也需要突破思维惯性。国防金融的重要作用,就在于通过现代企业制度,用市场把先进武器维护产业链进行优化配置,充分发挥相关企业每个一线员工的积极性和创造性。


归根结底,现代金融的精髓就是社会资源的优化配置,国防也是要充分利用这种经济规律。通过社会广泛筹资,一方面可以将现有的科研院所“装入”上市公司,通过股权激励机制留住核心技术骨干,另一方面则积极收购拥有核心技术的国内外上下游企业,实现全面国防技术的弯道超车。


盘古动态

- 盘古新闻

- 大事记

盘古观点

- 盘古专栏

- 媒体采访

盘古研究

- 研究报告

- 出版物

关于盘古

- 盘古简介

- 学术委员会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才

关注我们

公众帐号

智库简介 招贤纳才 联系我们 官方app下载

技术支持:才高八斗@2013-2015 盘古智库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01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