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盘古观察
盘古观察
以色列:在占领和威胁中他们互相看到了彼此




导读以色列有四个选项:一个在占领区实行民族清洗的有罪国家,一个实行种族隔离的国家,一个包容两个民族的国家,或者一个带着巨大痛苦退回到分界线的犹太民主国家。作者认为大多数人会选择最后一个选项。只是以色列现在不具备领导这一撤退所需要的政治力量。右翼依然强大,他们有自己的武器,那就是恐惧:以色列人当然也害怕阿拉伯人。

 

文|昝涛,盘古智库学术委员、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副教授,原文首发于东方早报

 

《我的应许之地》 [以]阿里·沙维特著 简扬译 中信出版社 2016年1月第一版 448页,68.00元

 

以色列人阿里·沙特写的《我的应许之地》一书专注于宏大史背景下的个人和故事,涉及到史与现实争与和平、痛苦与拯救、离散与重聚、排斥与包容、成功与挫、开拓与守成、短与永恒、取与防、荣耀与沉、高尚与堕落、理性与激情、任与放、沉默与喊、宗教与世俗、个人与集体……每一个人都承着一部史,或者丰富,或者凑,或者喜悦,或者落泪,他的故事与以色列深深地葛在一起,是无数个这样的人成了以色列的史。

 

是一部“内在角”的作品,它不是在以色列辩护,也不是一味地批判,它很客,能视这个民族的各种思想和作各种人物依次出的表达时间和空。中穿插着作者自己的评论,有同,有疑,也有批。作者毫没有掩自己的情,尤其是种种失望和怒,他都酣淋漓地表达了。

 

犹太人的悲史命运已有无数的记载写,尤其是二欧洲犹太人遭遇到粹无情而野蛮的屠戮,以至于德国哲学家阿多诺说: “奥斯辛之后,写是野蛮的,也是不可能的。”但奥斯辛之后,史并未终结。在20世中期,我看到的恰是那个悲民族在近两千年后以一个新国家的形在“应许之地”再度重生。是影响人类现史的重大事件。那不是一个促的构想,也不是偶然生的故事,更不是运气使然,犹太复国主安主形成于19世末,但放宽视野来看,它又深植于个悲民族的千年的史脉之中

 

犹太复国主

 

特从追自己曾祖父的1897年巴勒斯坦之行写起,一下子就把作者自己的自然情感与者拉近了。是一个娓娓道来的奏。于沙非特来也是最好的选择,因他的史意不是空穴来,也不是人教化的果,而是源于自己的家族和血脉。在个大部分由移民构成的国家里,就像沙非特在其后所写的大部分人物一,多数人都需要重述个人与片土地的关系,无是建国前是建国后迁来的,都有种种不堪回首的家族史。

 

沙非特的曾祖父是个英国犹太人,生活裕。他并不是一个典型的犹太复国主者,使他来到里的主要是宗教情感——“敬拜上帝耶和”,所以,曾祖父的那个21人小团队被称“朝圣者”。从当宏大的史背景看,促使犹太复国主在19世末形成的当然是犹太精英的危机意:西方的犹太人并未得真正的解放,欧又出了新的反犹主;没有主国家的犹太人靠着传统的宗教纽带把自己系在一起,避免了被同化,但欧洲的世俗化正在侵蚀这些古老的基;所以,从长远看,犹太人要想继续生存下去,就“必将大离散的民族迁徙状态转变为国家状”。就是犹太复国主的思想基

 

也就是使犹太人要重返巴勒斯坦的,是一种有点超前的代和危机意,以及未来犹太人生存和展的期与安排。宗教在其中发挥了将个事神圣化与合法化的部分作用,之所以它是部分的,是因犹太复国主后来的各种践,其合法性是不充分的,就算是在粹大屠之后,把史悲来也并不能完善它。但不管怎么对这问题的争并不能把我们对历史和现实讨论引向正确的方向。

 

沙非特犹太复国主的界定是:“属于孤儿的运,一欧洲孤儿们发起的望的’十字军东征’。当些被基督教大抛弃的子女逃离代孕母的怨恨后,他们发现自己在世上然一身,不再有信仰、不再有父母、不再有家园,而他就将这样继续生存。因为丢弃了一种文明,他建立一种新文明。”

 

后来者,沙非特不禁追自己的祖父,在他的朝圣之旅中,什么会存在的大量的巴勒斯坦阿拉伯人而不。沙非特得的答案是:“我的曾祖父没有看,是因他不想看。他不想看,因如果他一旦知,他也就不得不打道回府。……他选择了‘看不’,这样他才能继续前行。”个追放在第一章是耐人味的,它后来的各种围绕冲突的叙事做了很好的铺陈,因问题中了当代所的“巴以问题”的本

 

拨拨来到巴勒斯坦的犹太人,最初是不带恶意的,“带领来到里的是望,以及在望中滋养出来的解决问题定决心和信念。”“他是欧洲的造就的受害者。”就是作者“祖父”的看法。他在当几乎是凭着史的直觉选择了巴勒斯坦,并为这选择定不移的辩护。当然,他并不只是朝圣者和呼吁者,更是身体力行的践者。曾祖父最在去世三年前定居在了以色列。

 

在写完曾祖父之后,沙非特选择了1921年来到哈德山谷的青年拓荒者是“一个组织良好、明、具有社会主义结构的新社群”,他要做的是建立共式的的殖民地——“基布”。型的社群犹太复国主做出了巨大的献,他是先锋队,通拓荒殖,开出一片新天地,他承受了最初的物生活上的苦;他们赋予自身以及后来的复国主以道德越感,也就是基布的的共成分社会主犹太复国运动赋予了合法性,否,“他措也将被视为不公正的殖民运”。“只有基布社会主给锡安主来社会凝聚力、定的意志以及在那个革命代所需要的道律令。”当然,跟曾祖父一群人也阿拉伯人“选择性失明”,“种天真庇着他咒着他。”共义类型的安主义虽模小,但意,他没有造一个大国的期望,他希望的是在实现社会主之梦。不,后来他也遭受到了批的所社会主只是侵略性民族扩张的道德掩

 

社会主者的描述,无是他的理想、是做派,我来属于一个新的内容,且不管他的自我宣称是后来的价,从那个代背景来这样一群有着独特意追求的青年,他在巴勒斯坦的拓荒,跟当的那个国境并不是脱的,也不是个的,它有明的代特色,不要忘,那个候共方、在中国也开始生根芽了。所以,通过这样的一个叙述角,一下子就将犹太复国主代性和复性生地呈出来。

 

作者还讲述了一个1930年代的柑橘园的故事。通西方的技,利用阿拉伯的工和自由放任经济,雷霍沃特的柑橘种植蓬勃展,量迅速增加,欧洲的出口也造了记录这时,巴勒斯坦的犹太人口已人口的四分之一,他们对当地阿拉伯人造成的不公是有限,人雇佣和被雇佣的劳动联系在一起,“犹太人的本、犹太人的技、犹太人的医,都当地居民来了福祉,给绝望的巴勒斯坦社会来了步。”当安主者相信两个民族可以避免冲突,阿拉伯人不是一个问题。尽管北方的阿拉伯民族主正在醒,小模的、以宗教名的反犹太“圣”正在酝酿生。但人并没有预见到可怕的未来。

 

早期的冲突

 

到了1936年的候,人不得不承,阿拉伯人已经觉醒了,那些此起彼伏的冲突是“阿拉伯-巴勒斯坦地区集体的民族主大起”(p. 71)。犹太复国主再也无法忽阿拉伯人的存在,血腥、冲突和暴力也促使犹太人生了转变,他的心硬了起来,“不再有清白、自欺欺人、道德自律”。你我10人,我干掉15人,你暗,我夜,你我老弱,我孺,一轮轮复和反复、谋杀和复仇、恐怖和反恐怖,在1936-1939年期了看起来温情脉脉的现实。此安主去相比已面目全非,它需要找一个新的象征和圣地。就是马萨达。

 

示,公元70年8月,罗马军攻入耶路撒冷城中,无数犹太人惨遭屠。犹太残部撤退到马萨达要塞,顽强抵抗罗马军攻,持两年多时间。最后,他决定在公元73年4月15日犹太教逾越日集体殉。殉领导表演:“我宁愿自由而死,不奴隶而生!”是一个广人知的悲故事。

 

犹太复国主精英在1940年代意到,尽管巴勒斯坦的犹太人抵住了阿拉伯人的起造了经济的繁荣,但危不会消除。他需要激励犹太人的斗精神。马萨达成了当造的一个精神圣地。犹太的青少年,开始在朝圣的程中接受洗礼。沙非特详细记录了一次到马萨达的朝圣之旅。马萨达精神鼓舞了安主。在了解到粹的大屠之后,马萨达精神更是被予了新的意:“它不仅仅是在以色列土地上召犹太人场绝争做准奇,而是代表犹太民族的寂寞孤独的神般的、几乎是超自然的隐喻。”在当巴勒斯坦内外的情使犹太人得出了一个结论:延生命的唯一方式就是抗争。

 

作者没有沉浸在马萨达精神里犹太人的所有言行做辩护。他重新翻出来1948年7月犹太对吕大城的攻,阿拉伯人的戮和逐。在中,沙非特直了那段史。需要巨大的道德勇气和良知。他而言,“大是我的故事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没有什么可以掩的:“或者因为吕大拒绝锡安主;或者,大一起,接受安主。”赞赏度。也因此可以理解他“假惺惺的以色列自由派”的嘲弄:“些人在几年后谴责大做下的事情,却享受他的成果。”

 

代化与“背弃”

 

从1948年5月14日建国,直到今天,很多人都认为以色列直就是个奇迹,它于数量大的敌对势力的包之中,但它不但生存了下来,而且还创造出科学、技经济、文学、艺术、体育、事等域数不清的成就。以色列快速地得了独立争,战胜了一系列威,并埋于国家的代化,埋个新国家的富从1950年代开始,新来的移民越来越多,人口迅速膨,但人里找到了希望,得了重生。

 

沙非特并没有数物上的成就,他关注的是背后更深西。 以色列的国家重生是以“四重背弃”前提的:背弃了巴勒斯坦的去,背弃了巴勒斯坦的灾,背弃了犹太人的去,背弃了犹太人经历的大灾。很想象,在以色列,“大屠话题没有生存空,”它更多地是在与国社会的周旋中被提及以及被利用。沙非特的解令人信服:在了生存和未来斗的、散乱的社会里,人不需要多愁善感,甚至是拒绝伤痛、拒悲惨的回,年的以色列没有壮到足以应对过去的恐怖。

 

背弃的回是巨大的物成就,但是精神的后果也是巨大的代价:“了生存,他清除了他去;发挥作用,他了自己。他们变成了只会行的人,个性僵化形,灵性肤浅,他失去了犹太文化的博大深邃,而是构建了一种新式的合成文化,缺乏传统习俗,缺乏精微玄妙,缺乏反精神。他经丢失了根基,不知道将走向何方。”

 

个人来,犹太人的“背弃”也是容易理解的。注于工作可以麻木自己,使自己忘记过去的痛苦。因于恐怖、悲惨与痛苦,所以,人的精神出于自我保而拒是一个正常的反,但并不是有效的,孩子知道他的父母都有一段不能提及的去,可能会在晚上听到母惊慌的梦,看到母亲难以治愈的偏痛。实际上,那很可能是在布拉格的火上,她苏军士兵奸所留下的后症。于男人来,“工作就是一切:一种收入来源,一种安全网,一种法。……工作可以使他离不好的思想和记忆 。”

 

“一切都是了孩子。”在后,他们选择来到以色列个新的国家,无非是吸取了惨痛的史教,无非是想用一代人的背井离,以一代人的斗,取下一代的重新开始。只是孩子在背弃的道路上走得更,他只愿相信1957年的以色列告的一切:利属于犹太人,我将成以色列利的新种族。所以,50年代的以色列,不能用不幸来定,而应该用人大来定它:一代新人从这时诞生,并成未来各行各的精英人物。

 

定居点与犹太极端主

 

在作者看来,犹太复国主一直因其内在的悖(解放与殖民)而具有一种克制的品性,就算是有核武器后,以色列在核武的度上,也表出了美德。1967年,凭借犹太人的明、能力和狡黠,以色列有了核武器并得了美国的可,但它一直奉行核模糊政策。沙非特认为是以色列的本之一,核武器即源于以色列的不安全感,但它代表着以色列的理智,象征着1960年代以色列最好的一面:野、想象力、冷静、勇气、坚韧、力量、束以及决心,是理性的章、非帝国主格思想与非沙文主国主

 

1967年以色列得了六日争的利,占了大片土,超1947年合国决定的界:以色列占了加沙地、西奈半旦河西岸、耶路撒冷旧城和戈高地。六日争使得数十万阿拉伯平民逃离家园沦为难民,也使得以色列人无比喜悦,耶路撒冷在一千九百年后重犹太人的控制之下。那,以色列的地区霸是空前的。

 

沙非特将1973年的罪日争作犹太复国主的重要折点。也被称第四次中东战争的罪日争,与以往的利相比,以色列得并没有容易,尤其是在争初始段,阿拉伯军队节节胜利,以色列差一点就了。阿拉伯人明白,在事上战胜或消以色列是不可能的;但争中的一系列挫,也以色列人认识到,阿拉伯人的大和威是不可避免的,以色列的安全无法完全得到保是一被以色列人视为几近失争,是以色列人深刻反思的争,它碎了以色列曾经拥有的自信。

 

 我们现在新常听到的定居点问题,在沙非特看来就是1967和1973两次争落差的直接回。以色列定居点主要位于旦河西岸地区。截至2010年12月,旦河西岸地区共有121个官方承的居民点,人口327,750;耶路撒冷定居点人口192,000;戈高地定居点人口20,000。1982年,以色列政府拆除了西奈半上的18个定居点。2005年,以色列政府拆除了加沙地全部21个定居点,以及西岸地区4个定居点。

 

在占区建立定居点,并不是以色列官方起的。它是犹太人中的极端派利用了方内部的同情者而“将生米做成熟”的。当的以色列政府是理智的,但定居点的支持者很多,形成了大模的群众运。最是政府迫于力允了定居点。民的一些人支持建立定居点的理由,就是要通巴勒斯坦人的土地,以明以色列人民的精神依然存在。就算有不少人知道建立定居点是非法的、不道德的,但是他以抗拒。这场的背后有极端宗教力,他向世俗的犹太复国主和民主的以色列起了挑。定居点运的基与犹太复国主是不一的,后者是出于望和救,而是前者基于古犹太王国的向往,他要把《圣》里的神话变现实践上是殖民主的。

 

所以,必以一个精神运程来重新审视以色列的定居点问题,它属于犹太复国主之自律精神的某种背离。定居点运背后的精神力是以色列成功西化的嘲弄,推者有宗教背景,批人有一种知,那就是以色列不能没有信仰的深度。沙非特认为,定居点运展的背景,除了罪日来的反思外,有一些现实的外部条件:恐怖主的威,美-以关系的危机,美国在陷入危机引以色列的担。定居点被很多以色列人视为一种精神性的衍生物。当的以色列陷入迷惘,老版本的犹太复国主陷入了危机,宗教精神在刻复,倡以色列王国替代以色列国家,西方民主制度与价值让位于大的犹太传统,他期待上帝介入代史,拯救以色列。

 

是一革命。将圣殿山上的清真寺(根据合国的决,阿克清真寺永属于穆斯林。但自从被以色列人占以来,犹太极端份子制造无数事端,阿克清真寺地下是犹太人祖先所罗门建造的犹太神,称阿克萨为“圣殿山”,是将来迎接犹太人复国救世主“弥赛亚”从天而降的地点)视为对以色列史的侮辱,是上帝的亵渎。他们还设想以炸圣殿山上的清真寺。很是一种以复古的面貌出的犹太人的宗教极端主

 

1984年,以色列情报组织逮捕了一些极端分子,但民仍有不少人支持他。他们对定居点的未来抱有信心,信心来自于一种信念,即相信大灾的降,或者相信神的干。他在心灵深埋藏着对伟争的信念,通过战争他自己的救,而即使从史的角度来看,并非毫无依据,本·古里安早就说过,以色列的根基明了争的合法性。

 

但是,作者是非常理性地指出了定居点以色列的害:它就像是癌症玷了整个以色列的身体,它使得以色列在全世界被孤立,它原本想以色列因此而大,却削弱了以色列。作者洞悉犹太复国主的本,它既是一个民族解放运,但同也是一个殖民主,因此,早期的犹太复国主非常慎地避免跟殖民主扯上关系,它尽可能多地是与步、启蒙和民主的力量合作。但在1960年代末之后,自我束和史主的洞察开始褪色,它“将国家之的冲突转变为移民社区与本土以色列社区之的冲突。”

 

在作者看来,种以宗教极端主义为背景的定居点划,最是否定了犹太复国主逻辑害了它的利益。所以,作者认为这是一种愚蠢的、自欺欺人的行对临近的和国现实选择性失明了。

 

和平主

 

和平主晚,它跟定居点出几乎同步。和平主受到了当美国反的影响。他在70年代初就反定居点,倡以色列必撤回到1967年以前的国境线,必与巴勒斯坦人和平判。

 

和平主是一基于理性的运。他定居者,反民族主的宗教主浪潮,甚至反犹太复国主,但他被普遍地解,甚至被当成了全民公。按照作者的看法,和平主问题在于永停留在抗议阶段,却从不负责任:“你没有给这个国家提供一个成熟的政治选择。”作者认为,和平主的占和定居点,并不是问题的根本,和平主的是犹太复国主自身来的问题,那就是另一个民族的不公平逐,他也忽了以色列与阿拉伯世界的宗教矛盾和身份冲突;从以色列的地政治和程来看,“和平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

 

右翼认为吞并旦河西岸就能来安全,左翼认为,只要归还约旦河西岸,就能够带来和平。作者左翼(和平主)的批是,他们对领问题认识的,那就是占是一道德的、人口的以及政治的灾,但是,在和平问题上他太幼稚了,“他指望着一个从来不曾真存在的和平伙伴。” 数百万的巴勒斯坦民根本就不关心占领问题,他要的是“返回他失去的巴勒斯坦”。在个意上,很然,束占,不会来和平。

 

但是,到90年代初,经历了持的巴勒斯坦人反抗后,和平议题回到了以色列人的政治中心。,他不得不承里存在一个巴勒斯坦民族,“他不会离开,他就在里,他里停留定居。在一百年的集体失明后,我突然看到了方的存在。另一方消失的幻想破了。”就是回到了沙非特曾祖父代的那个问题的起点上。他的事开始于假装看不步和展于而不,但有一天,他会承那个事就是左翼和平主的原因。

 

有了化,那就是,以色列人和阿拉伯人将必视对方的存在:“他不曾彼此相。他互相欺。他互相大吼大叫。但是,不管他是否喜欢对方,他互相看到了彼此。”和平或不会很快到来,但是,仅仅这样的一个知上的突破,就已是不小的功了。只有犹太人和巴勒斯坦人的共同存在和相互承,才是巴以关系向前看、往前走的前提。史已残酷地生了,不管是在1936-1939,是在1948,是在1967或1973,有些事是无法弥的,人只能着那些残酷的创伤继续前行。

 

犹太社会内部的反抗

 

在以色列,宗教复古主依然盛行,回宗教算是一种慰藉。从宗教的角度攻世俗的以色列也是直心灵的:“直到我来了,才开始照料所有在偏地区忍受折磨的同胞。就是什么,他【世俗的犹太复国主者】害怕我就是什么,他迫害我是民族的迫害,也是宗教的迫害。然而,他越是羞辱我,我就越。我将改以色列国度的本。”

 

世俗国家控的潮流揭露了以色列社会的分裂。他代表了对强势国家的控。新来的移民遭遇了什么,在个国家有人津。他抵达遭遇的创伤,被同化的痛苦,被歧的感,通通地都需要一个出口。

 

大部分从阿拉伯国家移民来的犹太人,是在1950年代来到以色列的,他被称为东方犹太人。是一个不同的社区,他的文化建立在三个支柱之上:社区、宗教以及父。他没有经历欧洲格的世俗化,没有经历西方的启蒙运和宗教改革;他们过传统的生活。但在抵达以色列之后,他的社群瓦解了,他里遭遇到多重危机,他们觉得是个国家走了他的社会、傲和传统,他被拆散了,感到无比的迷茫,无以应对,无所适从。

 

批人会很容易传统、宗教,甚至是神秘主。他在40年代中期只占以色列人口的10%,但在90年代的候就已了50%。个国家的设计最初不是为东方犹太人考的。方犹太人在里有一种受害的感。尽管人口多,却属于被制和被忽略的一群。

 

在以色列,极端正犹太教社区的青少年教育体系完全独立,他们进入犹太教学校学,与世俗犹太人接受完全不同的教育,而且没有政府在,在世俗学校接受教育的孩子只占38%,以色列的世俗主者担心,未来的以色列文化特性将被改,而一个失去世俗主的以色列,将成一个落后的国国家。世俗精英指国家少数族群的补贴,指国家没有将他们纳代的、民主的教育,果造成的是将近一半的人不国家的未来负责

 

方犹太人的问题,代表的就是犹太社会内部的分裂。方犹太人来了阿拉伯世界的文化,然而,在以色列,是令人尬的,因为传统的犹太复国主是西化的。方犹太人,一开始来到里就被怀疑,他需要时时证明自己不是阿拉伯人。于一个有摩洛哥家庭背景的犹太女孩儿来,她从小就被教育要搭上个有欧洲背景的犹太小伙子(白种犹太人),比如波人。个犹太姑娘如是自嘲:“我必与白人的力交配。我不得不用白人的精子稀我体内的黑。”方犹太人向于支持有宗教气袖,通过对传统的肯,重新肯定自我,找回自信。

 

作者看到的另一种反抗来自于青年人的享。不管是同性恋是异性恋,是互网一代,是21世的新青年,他生活主是游、网、速食情,他要忘犹太复国主,甚至忘犹太人,因们对一切都不在乎,除了欲望及其立刻的。他要及,用性、毒品来反抗犹太复国主义强加在他身上的要求、法令和束。去的青年也追求享,因那体活着的意,因知道有人正来之不易的生活在斗,明天他也将为别斗,在的及与此不同,它是要人忘那些任和意

 

不可期

 

沙非特认为,当下以色列然遭遇上述反抗,但根本的问题个国家的虚弱、混乱和缺乏领导力。旧的精英已失去了,新的精英又不负责任,公共部门现在虚弱了,民族精神破裂了。以色列之所以下去,是幸于它的周边处在混乱之中,世界格局也经历了大化。

 

沙非特以色列有四个选项:一个在占行民族清洗的有罪国家,一个行种族隔离的国家,一个包容两个民族的国家,或者一个着巨大痛苦退回到分界线的犹太民主国家。作者认为大多数人会选择最后一个选项。只是以色列在不具备领导这一撤退所需要的政治力量。右翼依然大,他有自己的武器,那就是恐惧:以色列人当然也害怕阿拉伯人。

 

作者认为,以色列人是幻想一个常,却从根本上忽了一点,那就是以色列本就是个不正常的国家,它与周格格不入,本不幻想真正的常作者而言,幻想常态对以色列来狂的。“在里,一个享受生活的社会是没有未来的。”在21世,以色列的真正挑不是占,不是意,也不是和平或争的选择,而是如何恢复国家效能。

 

作者清了以色列个国家的本和威些年来,周的威在上升。以色列从外到内面七个威伊斯、阿拉伯人、巴勒斯坦人、国内的多重挑、精神的失、道德堕落引的民主危机以及世俗希伯来身份属性的失。的不暂时对以色列的生存有利,但长远看潜在着更多的风险,阿拉伯世界的混乱和伊斯的狂令以色列的未来充不确定性。

 

沙非特以色列未来的期是:够战胜内部的弱点,把宗教上的极端正派拉近代社会,巴勒斯坦人融入社会,并予他平等,投近海刚发现的天然气,凭着理智、建性的度和前的深切愿望,以色列将得到复

 

像沙非特国者,往往“虔着、至信而深厚”,他的里面没有无病呻吟的文腔儿,而是一个国者的深刻反思。作一个喜英国的以色列中产阶级人士,他本也可以着妻儿到英国,回到祖上之地,的生活,但他选择了以色列,这让他的内心丰富,更重要的,其实还是他犹太个民族与以色列个国家的挚爱。犹太复国主义对作者来是一个必接受的存在,因,它深重的犹太人来了真正的希望。犹太人无于生存的危机之中,去是反犹主和种族灭绝在是日益危的同化,了犹太民族的生存,他有必要聚成一个社群,也是以色列国家存在的意。“一切大的成就都是接续奋斗、接力探索的果,一切大的事都需要在承前启后、往开来中推。”沙非特犹太复国主有着无比冷静且成熟的思考,他的度是明确的,他的选择是理智且负责的。


盘古动态

- 盘古新闻

- 大事记

盘古观点

- 盘古专栏

- 媒体采访

盘古研究

- 研究报告

- 出版物

关于盘古

- 盘古简介

- 学术委员会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才

关注我们

公众帐号

智库简介 招贤纳才 联系我们 官方app下载

技术支持:才高八斗@2013-2015 盘古智库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01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