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盘古观察
盘古观察
张礼立:百度、携程接连“作恶”,中国互联网企业该放眼全球




导读最近携程假票事件、百度“卖贴吧”事件成为了舆论的热点,网上有段子戏言“Facebook已经在研究生命科学了,新浪还在卖淘宝;亚马逊已经在造火箭了,京东还在秀老板娘;Airbnb已经在研究共享经济了,携程还在卖假票;谷歌已经研究量子计算机了,百度还在帮人卖假药”。那么“中式互联网”和“美式互联网”究竟有哪些不同呢?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又该如何更好的融入到全球化竞争当中去呢?对此盘古智库学术委员,玖道科技首席战略官,上海市海外经济技术促进会理事张礼立谈了他的一些观点。

 

创新是别无选择

 

一个文明的再崛起,唯有创新,我们别无选择。

 

美国近来摆脱了一场为期两年的经济衰退,细数从1912年到2012年间这一个世纪里的惊人的经济增长中,所伴随出现的经济衰退共有19次之多。撇开通货膨胀等自然因素不谈,今天的美国人比当初富裕700%。从百年前到今天,当工业电气化、电话、汽车工业等新技术的产生,并伴随着不锈钢和无线电通信技术的出现,美国式的高速增长让世界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在事实面前,我们这些当今后人无不为这样的历史发展进程惊叹不已,相信这也会让当初的观察者们始料未及。

 

往事像一场梦,将我们的心轻轻触动。 如果我们穿越到90年代,比尔.盖茨先生曾说,未来的21世纪,人人都可随身携带一部电脑。真是一语道破,手机不就成为了目前我们大家最常用的通讯娱乐工具吗? 今天,我们每一台手机上都有一个摄像机,也就是理论上未来全球一共会有超过60亿台摄像机。企业如何抓住普适计算带来的机遇,通过植入全渠道思维模式,不断敏捷进化产品开发,让创意变得民主化。 我们要将普适计算的想法投入到文明与文化的过程中,将整个商业过程简化而不是杂化,借助互联网实现全球文化和经济交流。

 

斯坦福大学物理系张首晟教授认为那就是能量、信息与时空的结合,从而产生能量密度与信息密度的概念。类似生物世界是通过基因传播信息的,伟大的人类则是通过语言和文字创造了一个几乎平行于基因的信息体系,代代相传,我们称之为文化。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中,我们探索并发现了文明的主线,就是能量与信息的交融。科学是不可以创新的,但科技是可以创新的。漫步云端的互联网时代,传统界限态势消失了,世界变小,但依旧复杂。追求个性化的前提就是必须共享化,把你的想法让世界知道,在互联网的开放性下,我们才会实现创新的服务化。

 

中国模式的互联网

 

热销书《未来在等待的人才》中,美国趋势专家丹尼尔·平克(Daniel H. Pink)提到: “我们正从一个讲求逻辑、循序性与计算器效能的信息时代,转化为一个重视创新、同理心与整合力的感性时代。”真是言简意赅, 我基本认同这种观点。

 

在我看来,这更多的不像是“中式互联网”,而是一个“美式的互联网”。众所周知,美国的信息革命始于上世纪60年代,美国仅上世纪20到30年代,通过“高速公路计划”直接成为世界超级大国。1984年1月,美国总统里根签署了第116号国家安全指令,正式批准“战略防御计划”(亦称“星球大战计划”)。通过该计划,美国摆脱了当时的全球性经济危机,迈入高科技时代,其国力目前世界第一。

 

里根总统称“星球大战计划”是一个可使对方进攻性武器失效的“空间绝对盾牌”,这种思路依然存在于新近全球公演的星球大战之原力觉醒。这能给人类文明和文化带来什么我们姑且不论,但确实造就出了美国式的“数字化的一代”。以数字资源为核心是这一代最大的特点,他们的产业与日常家务,工作与娱乐都与互联网密不可分。在这样的互联网技术背景下,80后的马克·扎克伯格能够和50后的乔布斯、60后的杰夫·贝佐斯、70后的拉里·佩奇同台竞技就不足为奇了。而最为重要的事情是互联网把文明和价值观延伸到了全世界的各个角落

 

中国式的互联网与美国式的互联网相比截然不同,即便是BAT,我们在互联网世界里还算不上主流,这与中国特殊的经济环境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这不应该成为中国模式的互联网走向世界的阻碍,更不应该是借口。

 

中国真正的“数字化一代”仅存在于北上广深这些大城市,存在于为数几千万的20-40岁的中产阶级人群中。而多达6亿的互联网用户都是玩QQ的小用户,其中既包括使用苹果笔记本和手机的行业精英,也包括使用廉价手机的普通人。在中国,行业精英崇尚的是美国式互联网,而更多的普通人却不屑与发达国家同步。

 

创业要思考如何经营

 

创新要在一个既已成功的主体中发生是凤毛菱角。 创新发生的大概率也只存在于创业型企业和小企业。要想重新起步,我就必须摆脱多年的旧有观念。

 

K.K在谈到未来的科技发展趋势中提到,数据不应该以它的存储而定义,应该由它的流转来定义在本质上看,这就是数据情报的流动,互通,融合,共享下才会发生的创新经济。 因为为数字给我们带来的价值不是数据本身,而是看世界的视角。这一切离不开互联,离不开分享。

 

互联网数据,中国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为2年半,中国集团企业的平均寿命仅 7到8 年,与欧美企业平均寿命 40 年、日本企业平均寿命 58 年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大数据时代,从商之道远比商业技巧要重要,中华文化以道德和艺术为基石,以求善为主,百年长青的企业大多以此为准。 人心向善,求善事人性化的要求。老子说:“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认为道大,天大,地大,人也大。宇宙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中之一。“万物之中。以人为贵”(《后汉书·同举传》)“夫济大事必以人为本”(《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可见,中华文化历来重视人的地位,中国管理哲学也是以人为本的管理哲学。求其不一定能达到善的层次,但求善应该以求真为基础和前提,善的层次高于真

 

哈佛大学幸福课教授泰勒本哈沙尔,在他的积极心里学课程里讲到,信息的主体远远比幸福的传递者更为重要。数据信息资源能为人类文明进步服务是毋庸置疑的,但这需要我们建立好知识的桥梁,把不同领域的信息孤岛连接起来。跨领域的知识连接能有效提高信息密度,建设好中国式的互联网,不可或缺的是全民的支持和社会的呵护。社会化媒体的兴盛,显然,我们这些在信息化产业耕耘的人还肩负着让人们更快乐些的责任。

 

创新是一种态度和社会责任

 

历史仿佛像一盘棋,其命运又似乎时时刻刻都掌控在那些伟人手中。缔造了古罗马灿烂辉煌历史的凯撒大帝,当年建造出四通八达的罗马大道,这不仅加快了周边地区的文明化进程,同时还使基督教这个犹太小国的小小信仰,发展成为现今世界三大宗教之一。古代马其顿王国英明的缔造者压力山大大帝,得到了亚里士多德的教诲,吸取到世界各地多方面的知识。以至于亚历山大图书馆成为当时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知识信息仓库,还汇聚了许多满腹经纶的大学者,达到了知识储备和知识运用的绝佳状态,从而引导古代人类开启知识之窗、扣响智慧之门。古希腊著名数学家欧几里得,就是通过在图书馆里阅读万卷书之后,写出了千古奇书《几何原本》,该书被广泛的认为是历史上最成功的教科书,在西方是仅次于《圣经》而流传最广的书籍。

 

作为创业企业,都绝对梦想着每天能数钱数到手抽筋。在目前的互联网时代,既有许多打工仔从不到两千元人民币的月薪中拿出几百元在虚拟的游戏世界里消费,也有许多的商业精英,舍得花钱买最贵的手机,用最新款的笔记本电脑,经常出入高级酒店,却在互联网事业上总希望能坐享其成、一本万利。

 

随着《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公报》在 2015年10月29日明确指出的要“实施网络强国战略为契机,我们不能把互联网和大数据简单看作赚钱的有效途径,我们更应该以做事业的态度来对待这一起。

 

加速创新,放眼未来,走向全球,不要仅仅着眼在局部或区域经济, 要把大数据与互联网创新做本分,做厚道,让创新互联网成为我们文明的驱动力。我们一起启程去看看,不要在高速发展文明的过程中抛下了我们的文化,让互联网成为我们的企业和文化走向世界的加速器


盘古动态

- 盘古新闻

- 大事记

盘古观点

- 盘古专栏

- 媒体采访

盘古研究

- 研究报告

- 出版物

关于盘古

- 盘古简介

- 学术委员会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才

关注我们

公众帐号

智库简介 招贤纳才 联系我们 官方app下载

技术支持:才高八斗@2013-2015 盘古智库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01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