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盘古观察
盘古观察
昝涛:客观认识土耳其的五大优势与五大问题




【导读】土耳其的战略地位、综合实力以及在经济、政治和文化等方面跟中国的相关性,都不容我们轻视。发展中土关系,在未来还存在很大的进步空间,客观地认识土耳其的优势与问题,对于中国来说非常重要。

 

本文系盘古智库学术委员、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副教授昝涛在2015年12月16日在人民大学中土智库对话上的发言。原标题为《发展中土关系需要客观认识土耳其的优势与问题》。

 

今天,我们谈论中土关系,首先要对土耳其这个国家有所了解和认知,尤其是从可以对接与合作的角度,需要了解土耳其有哪些特点,包括积极的和消极的两个方面。这样,在以后推进双边关系方面可以做到有一个大致的概念。这里我尝试提出十个点来,五个优势和五个问题。

 

土耳其的五个优势

1.地格局上,土耳其是一个地跨欧的国家,这样一个独特的区位优势,使得土耳其成沟通西方经济与文明的梁,就像土耳其理阿赫麦特·达特奥(Ahmet Davutoğlu)曾说过的,土耳其可以同时讲两种文明的言,是她的优势从推“一一路”的角度来,我不能忽土耳其的区位优势

 

2.在经济上,土耳其在面临经济增速慢的挑,但回二十一世以来的十余年时间,土耳其在政党(AKP)的领导下,经济与社会展取得了步,全球经济实力排名第十六位,在穆斯林国家中情况属于非常好的。土耳其有7800万人口,而且平均年龄还不到30,非常年,潜力很大。另外,土耳其也不是个自然能源丰富的国家,其经济发展模式和产业结构,比主要依靠能源收的国家要健康得多。与中国有相似之,不理解。

3.政治上,土耳其是一个较为稳定的民主制国家。土耳其建国自1923年以来已有92年的史了,1946年以来,土耳其就行了政治体制改革,向多党民主制度。然,目前关于土耳其的民主制有很多争,但是,在世界范内的非西方国家中,土耳其的政治制度和体制,是相对稳定和成熟的,是非常得的。从制度境来,土耳其的政治、经济、投、社会福利、文化、媒体等方面都以欧洲为标准,然并没有完全达到,但由于土耳其存在一个期的加入欧盟的程,在个方面可以期的是土耳其会得更好,更加范,更适合外国投。也因此,土耳其不是一个完全自主的国家,欧盟和北都是它行事的重要外部定性。

4.土耳其是个世俗国家99%的人口都是穆斯林,但是,土耳其向来以国父·阿塔图尔克(Kemal Atatürk)确立的世俗主体制而名,的世俗体制是土耳其各方面都尊重的底线,目前尚未受到根本性挑。也因此,土耳其是一个较为不同的穆斯林国家,表现为其国民素很高,文化上是很开放的。

 

5. 土耳其在教育方面,体制和源都很达且丰富。土耳其的高等教育水平比高,大部分秀高校都已经实现了英文教学,也是以西方的模式和准来学,土耳其也承中国的高考成应该说在教育及相关产业领域,未来合作的空很大,此外,土耳其的宗教教育也很达,有丰富的“去极端化”经验得研究和重

 

土耳其的五个问题

 

1.土耳其于特的地区境与格局中不只是中地区一直存在的各种期的动荡和冲突,更突出的是,最近些年来,伊拉克、叙利的复局面,土耳其作为邻国都涉其中,一是“达伊沙”问题(DAESH,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国) 、库尔问题(Kurdishissues),二是200多万民滞留土耳其的问题,三是目前因为战机事件与俄斯交问题

 

2. 当前的土耳其领导层理内外危机方面,引起了很多争比如正党政府与居动(Fethullah Gülen 领导的运动,又叫cemaat或hizmet hareketi)的关系、俄土机事件、购买中国的旗九导弹问题,等等,问题的争议对于土耳其当下领导层的威望和“靠性”都是有害的。

 

3.在经济上,土耳其当前陷入增长缓慢,力不足,面中等收入陷阱。土耳其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一万美元,达到了中等偏上收入国家水平。2006年,世界行在《东亚经济发告》首次提出了“中等收入陷阱”(Middle Income Trap)的概念,其意是指:一个国家在经历中等收入以后,往往陷入了经济的停滞期,既无法在工方面与低收入国家争,又无法在尖端技研制方面与富裕国家争。因而很难跻身成高收入国家。在问题上,中国和土耳其面相似的问题,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关新。

4.土耳其的民主制度在入21世以来,日益面被教俗冲突撕裂的挑这对土耳其的定存在面影响。土耳其在的政党正展党,有深厚的伊斯背景,自2002年上台以来,然大部分时间经济上搞得不,但是党代表着土耳其的保守主义势力,他一直想在持世俗主的土耳其复伊斯文化,正党的包括取缔头巾立法在内的一系列“小作”已引起了传统的世俗派力量的警些年方与正党政府的关系、世俗派与保守派的关系一直是引土耳其政治与社会不定的因素。

5.土耳其面极端民族主的挑,具体表库尔问题,在2015年的两次选举中,库尔问题一直都是核心关注,新出库尔德人政党——人民民主党(HDP)已土耳其政治上的黑;而当前土耳其政府与恐怖组织库尔德工人党(PKK)的“和解程”已经终止,PKK恐怖主库尔德分裂或自治向的担心,日益引土耳其主体社会的民族主PKK在叙利北部存在的炸,迎合了种情,提升了埃多安的支持率。极端民族主也表在2015年7月的反事件上,涉及到中土两国之的敏感问题,由于已经扩散到大众媒体上,所以就会影响到两国关系和两国人民的感情,双方政治家迫切需要巧妙且智慧地“管控”一信任危机。

目前,中国土耳其的了解和研究非常不足,但是,从大众舆论的角度看,土耳其在中国的形象在几年日益呈面化的展。实际上,有些情化的渗入关系的正常展是不利的。中国提出的“一一路”倡,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有潜力的略构想,但是,放眼沿线国家,地区局和双关系的复杂情况,需要中国真地研究和理性地待每一个国家。土耳其的略地位、力以及在经济、政治和文化等方面跟中国的相关性,都不容我们轻视展中土关系,在未来存在很大的步空,客认识土耳其的优势问题于中国来非常重要。


盘古动态

- 盘古新闻

- 大事记

盘古观点

- 盘古专栏

- 媒体采访

盘古研究

- 研究报告

- 出版物

关于盘古

- 盘古简介

- 学术委员会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才

关注我们

公众帐号

智库简介 招贤纳才 联系我们 官方app下载

技术支持:才高八斗@2013-2015 盘古智库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01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