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盘古观察
盘古观察
大乱之后:2015金融大动荡教会我们什么?




背景2015年即将过去,这一年金融市场动荡不断,乱局与新势裹挟来袭,而这一切似乎还没有结束,经济学家们对2016年全球经济仍然悲观,社科院最新报告预测,明年爆发金融危机概率为20%…

乱局的存在是有意义的,大乱之后必有大治。顺势而为、把握机遇的关键,不仅在于等待和希望,还在于观察和发现。2015年金融市场大动荡都教会了我们什么呢?

 

文/程实盘古智库学术委员,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在刘慈欣的科幻小说《三体》里,乱纪元和恒纪元反复交替,文明身处时间夹缝之中,不断毁灭,不断重生,每一次涅槃,都是为加速进化积攒动能。金融发展的路径,也是如此。危机摧毁了旧格局、颠覆了旧秩序、击碎了旧共识,从而给创造新世界埋下了希望的种子。

 

在我看来,这恰是金融乱纪元存在的意义:它是一种创造性的破坏,让金融在自我膨胀之后自我毁灭,并重新认清自己的本质;

 

它是一种建设性的否定,让认 知在自我固化之后自我纠偏,并重新找到自己的方向;

 

它是一种回归性的混乱,让市场在自我震荡之中自我进化,并重新完成基于现实的新陈代谢。

 

乱纪元的存在是有意义的,大乱之后必有大治,我们正悄然拉开一个金融大时代的序幕。顺势而为、把握机遇的关键,不仅在于等待和希望,还在于观察和发现。

 

实际上,国际金融乱纪元已经持续了8年,新元素、新力量、新趋势已经在悄然酝酿。无论国家、企业还是个人,只有前瞻性地捕捉关于未来世界的先行信息,才能在纪元转换的过程中自我保全、不断创新、续盘发展。

 

在我看来,2015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金融大年,不仅因为这一年国际金融市场的动荡超出了最大胆的预期,还因为这一年,乱纪元中蕴藏的丰富信息也远超出最乐观的期望。

 

这一年在发展坐标系上的重要意义,也许只有在很多年之后才能被充分挖掘。就我浅薄的感悟而言,藏在2015乱纪元中的金融发展信息,可能包含以下几条:

 

第一,霸权稳定是有经济基础的。2015年教会世人,霸权之所以稳定,恰由于它不那么容易被颠覆,货币是生长在经济泥土上的草木,强国必有强币,大树可能老去,但不会一天倒下;小花固然芬芳,但总要经历风雨。2015年是美元强势归来的一年,美元不仅在指数上节节攀升,还在重建市场对它的信仰。

事实表明,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并不是线性的,危机8年之后,不仅人民币没有根本性动摇美元的地位,甚至连真正的挑战者欧元都已败下阵来。

 

新兴市场货币竞争性贬值如落英缤纷,市场又一次见证了美元的凌寒绽放。美元强势的背后,是全球经济多元化的退潮,美国经济向上,其他经济体向下。危机演化表明,霸权是霸权者的通行证,美元强周期得到美国经济强周期的根本支撑,多元化的未来也许是笃定的,但在最近几年里,它可能还只是潮起潮落间的一个愿景。

 

第二,货币进化永远只有进行时。2015年,地缘政治动荡最是震人心魄,前有乌克兰危机,后有ISIS制造的法国暴恐袭击,中间夹杂着各种老旧又新鲜的地缘话题。

 

即便如此,黄金价格却没有像前几年那样,逢乱就涨,黄金周期越来越无法独立于大宗商品周期之外,黄金的神话正在真正老去。意念中的过去的货币已经老去,穿越来的“未来的货币”也难以生存。

 

2015年,比特币们还在继续着大起大落的故事,但慢慢已经淡出大众的视野,未来的东西,最终还是不属于现在。货币进化,永远只有进行时,金融不讲情怀,只重现在。

第三,新兴崛起总是坚定又曲折。2015年,人民币终于在成为世界货币之路上迈出关键一步。人民币加入了SDR,即便在比例上有些许不尽如人意,但入篮就是胜利,不仅是人民币国际化的阶段性胜利,也是新兴市场崛起的标志性胜利。虽然美元霸权短期内难以撼动,但至少,我们看到了改变的希望。

 

这个希望,不在于尴尬的欧元,不在于自负的日元,而在于内敛的人民币。纳入SDR,既是人民币的一小步,又是中国金融的一大步,也只有从2015年起,不管以何种方式,中国金融才真正具有和体现出对于世界的“系统重要性”,中国金融开放的大时代正在徐徐拉开大幕。

 

第四,杠杆游戏是不可承受之轻。金融是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而杠杆就是改变水流,让其从平稳变得湍急的关键。虽说本轮金融危机的重要诱因之一就是金融杠杆的滥用,但对于大多数新兴市场特别是中国而言,欧美的危机都不算切肤之痛。而2015年,新兴货币的坠落和中国股灾的发生,都让新兴市场真正体验到了杠杆的危险性。对于兼具金融抑制和较大脆弱性的新兴市场而言,2015年的这堂课,其痛也深,其用也真。

第五,在周期面前谁都无路可逃。2015年,很多金融变量的走势都超出了所谓基本面的理解范畴,在铁一般的事实面前,庙堂经济学的经典结论和金融市场的传统经验都越来越显得老旧、不适用。

 

然而,理论之树终究还是常青,经济学的思维范式对于理解各种新变化依旧是有益且有用的。其中一条再次被2015年证明的规律是,周期是躲不过的,没有只开不谢的花,也没有只涨不跌或只跌不涨的金融变量,任何被抑制的冲动总会迎来爆发时的市场报复。

 

第六,资本激活实体是发展密钥。2015年,全球货币政策正式分道扬镳,美国向左,欧日向右,同样的QE,同样的宽松,结果却迥然相异,美国复苏基调被确定,欧日还徘徊在通缩边缘。

 

事实再一次证明,政策是相似的,效果却未必相近,决定政策成败的,是金融和实体的距离,是对资本时代的理解和认知,距离太远、传导不畅、认知局限,再美的政策也只能让经济复苏望梅止渴。

 

总之,2015年已经过去,国际金融的乱纪元却没有真正结束。有幸的是,乱纪元教会我们,哪些是错的,哪些是对的,而这,恰是金融引领恒纪元重来的希望所在。


【附】社科院预测:明年爆发金融危机概率为20%

12月23日,社科院发布分析、预测2016年世界经济形势的《世界经济黄皮书》,黄皮书预测2016年世界经济在正常情况下将实现3%的增长。具体而言,发达经济体实现增长2%,新兴经济体实现增长3.8-3.9%,全球经济增长3%。

 

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张宇燕在发布会上表示,预计2016年爆发金融危机的可能性大概是20%左右。一旦金融危机规模比较大,而且传染性比较强的话,有可能把世界经济的增长往下拉一个多百分点。

对于2016年世界经济形势的预判,有四点问题值得关注:包括发达经济体增长的可持续性;债务的不断积累;全球对美国加息的反应与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增长。

发达经济体明年如果维持2%,甚至 2.1%、2.2% 的增长水平,存在相当大的难度,主要是数量宽松政策已经开始出现改变:美国已经开始加息,与此同时,日本在扩大日本版的数量宽松政策,欧洲在继续执行欧洲版的数量宽松政策,发达国家内部的货币政策正在分化。这说明欧洲和日本的经济状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乐观,而美国加息后的影响还有待观察。

债务问题也上升为影响全球经济的严峻考验。由金融稳定委员会发布的全球影子银行监测报告显示,2015年影子银行总资产已升至全球经济总量的128%,而 2007 年金融危机爆发前这一数据为 130%。高债务和超低利率连在一起,很多指标已经回到危机前的状况,超低利率导致了资产价格上涨,具体表现在房地产和股市两个领域。

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增长同样不容忽视。过去5年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增长从7.5%降至4%,经济增长已经进入下行通道。而新兴市场经济体的经济总量占据世界经济总量的半壁江山。

值得注意的是,当今世界经济的不断政治化:政治家们制定经济政策时的第一考虑是是否有利于自己的连任,这是很重要的思考、观察经济形势的角度。

但这也同时加大了贸易保护主义的风险和竞争性汇率政策的风险,使全球经济增长受影响。


盘古动态

- 盘古新闻

- 大事记

盘古观点

- 盘古专栏

- 媒体采访

盘古研究

- 研究报告

- 出版物

关于盘古

- 盘古简介

- 学术委员会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才

关注我们

公众帐号

智库简介 招贤纳才 联系我们 官方app下载

技术支持:才高八斗@2013-2015 盘古智库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01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