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出版物
出版物
​世界这么大,我就想静静(程实新书自序)




世界这么大,我就想静静

——《经济学家眼中的别样世界》自序


文|程实,盘古智库学术委员,经济学家


诚实地说,写这样一本有点另类的经济书,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也不是想凑什么戏说经济学的热闹,更无意去迎合任何读者的口味。虽然我一直认为,用简单的语言普及经济常识,于民于国,都是有益的,但我写这些经济学发散思维的小文章,最根本的原因,还是自己喜欢。


用经济学思维去看、去品、去思考每一件生活中的琐事,对我而言,既是一种悠然自生的本能,又是一个妙趣横生的过程。“不做无聊之事,何遣有涯之生?”,陈寅恪老先生的话,就最好地诠释了这种学术旨趣之所在。用严谨的思维方式去思考一些貌似不严肃的事儿,往往能得到一些非常意外却格外有意义的结果,这种精神之旅,只要经历过,就会欲罢不能。经常会有一些关注我的朋友问,你哪来那么多精力,又看电影、又听音乐、又玩游戏,同时还写了1600多篇经济文章?对此我实在无法作答,因为,就我而言,它们经常是同时发生的;而且,它们之间的思想共鸣,是如此奇妙,发现并记录的过程就已让我乐此不疲。


发现,是一种永远新鲜的体验。所以,当有人在辞职时留下一句“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网络就沸腾了。人心,就像关在笼子里的小鸟,只要看到一丝蓝天,就会按捺不住飞翔的欲望。但,绝大多数人,都必须直面现实的牢笼。于是,旅行,便成为很多人的渴望,哪怕短暂,远离熟悉的城市,去另一个陌生的角落,无论风景如何,总会带来发现的惊喜,让人享受自由的逃离。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任性,都能随时随地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大多数时候,大多数的我们,都被圈在重复着平淡的生活里,焦虑、烦躁、麻木。昂着头,盯着一些看似励志的理想;闭上眼,却看不到半点梦想的光芒。于是,我们都被锁上了心窗,身体和心,没有一个真正“在路上”。发现,变成一种陌生的感受,消失在繁华到足够单调的物质世界里。


生命是多彩的,我们都有一颗驿动的心,都无法忍受没有发现的漫长。无法忍受,也只能忍受。我们不是乔布斯或马斯克,所以我们只能做着一份忙碌而机械的工作,身心疲惫却感受不到全情投入的满足,总有一种激情累到无处安放;我们不是阿甘或劳拉,所以我们只能过着复杂却重复的生活,被盘剥之后紧跟着被娱乐,喧闹之外,仅剩空虚。


为什么我们的精神世界如此荒芜?只是因为我们在物质世界入戏太深。入戏太深,就不会有发现,没有发现,就不会感受到生命的迤逦。所以,无论做着怎样的工作、过着怎样的生活,只有跳出戏外,我们才能感受到“重新发现”的无尽乐趣。


那么,如何跳出戏外,如何在我们正在经历的生活中置身事外?就我的体验而言,实际上很简单。如果把生命看做一个“RPG(角色扮演)”游戏,那么,我们完全可以开启一种“第三者模式”,用旁观的视角和超脱的心态来重新观察和重新思考,往往不经意间,这种智慧游戏和精神之旅就会给我们带来意料之外的发现,感受到生活另一种“庐山真面目”的美艳。


发现平凡之中的精彩,感受生命内里的智慧,这才是我写共鸣三部曲的真正旨趣。经济学在我心里打开了一扇窗,透过它,我看到的世界如此绚丽多彩而又逻辑井然,以至于我迫不及待地想把这些发现记录下来,生怕它们一不小心就被遗失在快进着的生活里。


是啊,生活很快,思考很慢,所以,世界这么大,我就想静静。你要问我静静是谁,我会说,静静就是那个思考着的自己。现实很热闹,我们有世界杯,有《中国好声音》,有《生活大爆炸》,有百变的苹果,有苏东坡的美词,有比小说还曲折的乌克兰危机,有比大海还深不可测的中国股市,只有在思考中发现,这些擦肩而过的热闹才会变成亲身经历的精彩,才能在我们平凡的生命中留下永不消失的痕迹。我思故我在,思考,是我们活过、感受过、绽放过的唯一印记。


这本书,就是我想和你一起分享的思考印记。作为共鸣三部曲的中间一个(前一本是《盗梦空间与亚当斯密:电影与经济的思想共鸣》,后一本将是音乐与经济的思想共鸣),这本书记录了世俗与经济的思想共鸣,它也许不是你看到书名后想象到的样子,但希望你能从这里,发现不一样的经济世界,发现思考中的无尽旨趣。


世界这么大,你会想静静。


PS:关于这本《一个经济学家眼中的经济世界》,可能有些朋友会觉得书名有点不谦虚,在文人的世界里,自称为家,会被视作“不爱惜自己的羽毛” 。这一点,我是懂的,我本来也没想取这个名字。原来的书名蓝狮子编辑们觉得不好,于是便换了一个。由于沟通中出了些问题,我本以为会用泛指的方式或“学者”的名字,但等发现的时候,书名已经报至出版署并批了书号,为此,我和编辑沟通了很久,但要换书名只有换出版社了。说实话,心有不忍,因为这本书的编辑过程,我自己并没有做什么工作,编辑付出了不少心血,所以,想想还是算了,没必要把自己谦虚的虚名建立在别人的劳而无功上。当然,我也就没好意思找业内朋友给这本书写推荐语。


其实,仔细想来,非要自称“学者”以示谦虚,多少也有点沽名钓誉。在实业界,“Economist”是一种普通的职业,只不过翻译成了“家”就显得有些高大上了。这是一本以普通老百姓为目标群体的书,经济学者和经济学家,在非业内人士眼里,又有多少区别呢?太过执着于所谓的自谦,也是一种虚伪了。所以,如果你是业内人士,在意“学者”和“家”的区别,那么请原谅我的年少轻狂;如果你就是一个看热闹的路人甲,那就当我没写这段PS吧。最后,谢谢大家对我和我这本任性小书的支持,我会用心写好每一篇通俗的小文章,争取,好好说话~




盘古动态

- 盘古新闻

- 大事记

盘古观点

- 盘古专栏

- 媒体采访

盘古研究

- 研究报告

- 出版物

关于盘古

- 盘古简介

- 学术委员会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才

关注我们

公众帐号

智库简介 招贤纳才 联系我们 官方app下载

技术支持:才高八斗@2013-2015 盘古智库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01631